25 偶遇前度
陶罐2017-03-02 17:233,708

  陆闲亭的目光一直随着陶紫菀移动,直到她和陈典并排着走出餐厅,他才收回视线,猛地吃了一口。

  卿晟以为他愿意接受采访了,感慨一句:“陶大编辑就这么下饭?刚刚让你吃,你偏要看着她,现在都冷了!”

  陆闲亭没有说话,卿晟已经拿出手机,看着最近的时间安排:“师傅,周五和下下个礼拜周一,都有时间接受采访,你想要什么时候?”

  “拒了,以后都不要再来问我!”陆闲亭声音冰冷无情,像是风刃一样能够杀敌于无形。

  “什么?”卿晟吓了一跳,陆闲亭向来不行于色,很少有这种情绪爆发时刻。

  当然,他没有等到陆闲亭的解释。

  陆闲亭脑子里浮现出,陶紫菀接过陈典一叠钱的样子,那就差扑过去提鞋的样子,让他十分反感。

  脑子里涌出一句嘲讽:“怎么现在都不流行刷卡吗?居然要套现!”

  原本上次在宴会上发生的事情,就让陆闲亭有些反感,但是心中存有疑惑,他做律师这些年来,也算是识人无数,并不相信肖筱口中说的陶紫菀。

  攀附权势,为了金钱出卖自己,时时刻刻都想着掐尖。

  这不是他认识的陶紫菀,但是,刚刚那一幕完完全全就是在打脸,让他彻底看清陶紫菀的真面目。

  他又想,一个女人要周旋在很多男人之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换不一样的面目简直就是基本的生存技能,没什么好感慨的。

  ***

  溟麓飞快的打着字,大脑里刷刷刷流转着剧情,指下生花。忽然,她停下来,盯着电脑屏幕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咦,不对啊,本来好好的,她怎么又不要离婚,反而要复合了?”

  随后,感慨语句,感情果然是瞬息万变的东西,让人摸不着头脑啊!

  她,当然是指朱婧了。

  此时,朱婧正一个人在路上走。

  夜黑风高,寒风袭面,昏黄的路灯照在地面上,周边人影憧憧,有些人行色匆匆,有些人意气风发,但是没有一个人像朱婧一样,落魄而失意。

  她这一生并非没有遇到挫折,只是她遇见挫折是往往奋勇向前,很少露出颓败之色,所以,很多人都觉得她永远都是自信满满的。

  朱婧手里拎着LV包包,有一下没一下的甩着手腕,脑子里全部都是昨天朱妈妈给她讲的话。

  人的一生这么长,婚姻也这么长,谁的感情不出一点差错呢?嘴唇和牙齿这么亲密,牙齿都还会不小心咬到嘴唇呢,更何况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人。

  朱婧将手放到隆起的肚子上,透过衣物,透过肚皮,她似乎能感觉到孩子在子宫里的动静。

  对呀,还有这个孩子在,自己真的要替一个出轨的男人生下孩子吗?如果以后过得凄惨,会不会把对何律京的憎恨转到孩子身上?

  朱婧越想越多,猛地一震。

  她一抬手,在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泪流满面。

  自信如斯的她,在婚姻中,也是如此脆弱。

  女人是水做的骨肉,理应被宠爱着的。

  但是,让朱婧改变主意,都不是这些难以预测,可能会让生活质量大打折扣的现实问题,而是朱妈妈最后问的一句:“你爱他吗?”

  朱婧歪着头,脸上面无表情,故作潇洒的擦擦脸上泪水。

  猛然,她又抿了抿嘴唇,心中无限唏嘘。

  爱不爱他,爱不爱他……

  这个问题,是如此的显而易见。

  当然爱啊。

  不然,她怎么会甘愿放弃销售总监的职务,也要怀孕生孩子,在家里做全职太太。

  不然,她怎么会在出国进修,回国就成为中国地区副总的大好前程面前,毅然决然的放弃一切?

  不然,最开始的时候,她怎么会放弃形形色色的追求者,其中不乏长相帅气,能力超群者,最后选择何律京这个平凡的甚至懦弱的男人。

  不然……

  说到对于何律京的爱,朱婧竟然可以想到这么多这么多条。她除了不会表达,态度差了点,做出的选择难道还不能表达吗?

  有几个女人能像她这样,拿得起放得下?能像她这样急流勇退?

  朱婧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把身上光鲜亮丽的羽翼扒掉之后,在天平上的筹码也随之减轻。

  他们之间的感情,不应该这样去衡量的啊!

  对于从前深爱自己,宠爱自己的男人,做出这种触及底线的原则性的伤害,朱婧是失望的。

  所有的问题又回到最初讨论的,到底应不应该原谅,她竟然开始犹豫了。

  人的一生,怎么可能不犯错呢,如果真心悔改,是不是要给他一个机会?

  朱婧一片迷茫,前所未有的迷茫。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面临这种尴尬的问题。

  她揉了揉肚子,喃喃自语:“宝宝,将来你出生也不想没有爸爸,对吧?”

  “所以,我们一起把爸爸留下来,好不好?”

  朱婧一边走一边揉着肚子,另一只手撑着酸痛的后腰。

  ***

  陈典开着车将陶紫菀载到万达广场,停好车后下去。

  陶紫菀仰起头,看着灯火阑珊的夜,问:“来这里干嘛?来给我买戒指呀?”陶紫菀想起上次和陈典见面,他就是给别的女孩买戒指。

  “说啥呢,我对你怎么会用这么俗套的方法!”陈典一把勾住陶紫菀的脖颈,圈着她的脖子往里走。

  “去哪儿啊?”陶紫菀刚刚过陈典胸口一点点,几乎是在被他拖着走,“大哥,你难道不应该注意你公子哥的形象吗?”

  “别闹,带你去看电影!”陈典走上扶梯,往影视城走去。

  顿时,陶紫菀大跌眼镜:“看电影?你能不能再俗一点?”她还以为有钱人之间不这么玩呢,难道不是纸醉金迷,挥金如土吗?

  上一次她看到的那种消费,才是有钱人的标签啊,随便一个装饰用的戒指就几万块。

  “看电影对我来说可是最小清新的事情哩,你可别嫌弃,一般人我才不和她来看电影呢,无聊!”陈典自顾自的说着,完全不管陶紫菀的反抗,转过几道弯才到购票的地方。

  看电影的人还蛮多的,一长队的人在排队。

  陈典顺手拿过一张最近的宣传单,又将手搭到陶紫菀的肩上,将她圈在自己怀里,问:“看什么?看哪场?”

  陶紫菀顿时蹲下去,从陈典怀里钻出来,有些生气的说:“陈典,你能不能稍微尊重一下我啊?我们现在,好像关系没那么铁吧?”

  虽然上次肖筱只是随便把陈典的资料给他,她在坐地铁无聊的时候,还真的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漏掉。

  陈典的风流史,简直可以写成一本书了!

  先不说自己对陈典有没有感觉,光光看这人的感情观,就应该敬而远之才对。

  陈典看着陶紫菀脸色僵硬,隐隐透着铁青,嘻嘻哈哈的打马虎眼儿:“哎呀,别这样,你不让我拉拉扯扯的,我就不拉嘛,别生气,来,我们挑电影。”

  见陈典认错态度还算良好,陶紫菀也不能蹬鼻子上脸,脸色也缓和不好,但是在心底嘀咕一句:“看什么电影啊,快用你以前庸俗的方式羞辱我吧!”

  陶紫菀扫了一眼,随便点了一个韩国电影,看海报挺唯美的,是一张女人的脸,脸上挂着泪水,应该是一个撕心裂肺的虐恋。

  韩国的爱情剧拍得还是不错的。

  见陶紫菀点这个,陈典脸颊抽出一下,相对于爱情片,他更愿意看另外一个科幻美剧。但是既然是和陶紫菀看电影,女士优先,就依了陶紫菀吧。

  本来陶紫菀时随便挑的,但是看见陈典嘴角抽搐一下,顿时心情就愉悦起来,她十分愿意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陈典的痛苦之上。

  爽快。

  “那行,我先去买票了,你在这等着我。”陈典走过去排队,忽然扭过头问,“紫菀,你要喝什么?咖啡?可乐?橙汁?”

  陶紫菀想了想,说:“橙汁吧。”

  “好嘞!”陈典扭过身继续排队。

  看着他这样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子哥,居然真的安安静静的站着,陪自己买电影票,陶紫菀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但是,要有多感动,倒也还不至于。

  紫菀忍不住笑一下,扭过身准备玩手机,一抬头就看见站在不远处的闫瑾,他正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两人相隔两米的距离,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陶紫菀不想这样尴尬的站着,准备扭过身当陌生人好了,闫瑾却先开口了,小声的虚弱的叫她:“紫菀……”

  “……”本来不想搭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陶紫菀的身体不听使唤,双脚像是被人用钉子钉在地上一般,怎么也动不了,她只好随意的应上一句,“嗯。”

  “好久不见。”见陶紫菀回应自己,闫瑾又才说上一句话。

  “好久不见。”

  陶紫菀觉得此时,最好的选择就是扭身走人,丢给这个负心汉一个潇洒的背影,但是,她居然鬼使神差的站在原地,同时又什么话都没有说。

  莫非,见到前任都是这样的?明明没什么话想说,但是好像又有说不尽的话,真的要说点什么,又哑口无言。

  沉默横亘在两人之间,周围热闹嘈杂,愈发显得尴尬。

  闫瑾开始找话题:“你在这里,等人?”

  陶紫菀四处望望,含糊的说:“嗯……嗯,等人。”

  “哦,那个……许黎黎呢?”问出这句话,陶紫菀就像狠狠地抽自己一巴掌,怎么这么混蛋,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去洗手间了,在这里等她……”闫瑾也一五一十的回答。

  两人像是初中课堂上练习英语对话一样,一本正经的一问一答。

  “看电影?”这是标准的中国式聊天,从头问到尾。闫瑾见陶紫菀一个人在这里,又四处张望,按照平时她的性格,应该是在撒谎。

  想着她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在这里,闫瑾心中愧疚顿时又多上几分。

  但是闫瑾不知道,陶紫菀之所以四处看,是因为不自在,毕竟和陈典也不是很熟,他也不是自己圈层的人。

  “嗯,看电影。”陶紫菀实在是受不了这样尴尬的气氛,正想托词逃走,随便往旁边一指,“那什么,我还有事,先走了……”

继续阅读:26深入敌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