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深入敌穴
陶罐2016-12-13 17:054,082

  陶紫菀和闫瑾之间太过尴尬,她本来想逃,可话音还没有落下,陈典就走过来。

  长长的手臂将两桶爆米花抱在怀里,另一只手拿着两张电影票,伸出手捂住陶紫菀的眼睛,很孩子气的说:“猜猜我是谁?”

  此时闫瑾在一旁看着,陶紫菀浑身不自在,没有像从前一样猛地将陈典的手拉下来,然后骂他幼稚。只是缓缓地拉下来之后,什么话都没说。

  “你怎么啦?”见陶紫菀没有回答,也感受到她的反常,陈典抬起头望向不远处,正好和闫瑾对视一眼。

  陈典和闫瑾都不约而同的打量对方。

  闫瑾今天穿着……当然,闫瑾不管怎么穿,在陈典眼中都是乞丐服。正常来说,穿得还算干净整洁。长得嘛,也还可以。

  只是,闫瑾打量陶紫菀的眼神他不是很喜欢,怎么感觉有种意犹未尽,余情未了?

  陈典捅了捅陶紫菀的后腰,想要她解释说明一下。紫菀当然不会和他解释的,所以置若罔闻。

  陈典嬉皮笑脸的表情渐渐收敛,挑着眉梢望,将嘴唇凑到陶紫菀耳畔,问:“宝贝儿,这是谁?”

  宝贝儿?

  可不可以再恶心一点?让她把隔夜饭都吐出来好了!

  陶紫菀没好气的说:“不关你的事玩儿,我们走吧。”

  闫瑾目光在陈典身上打量一番,见他衣着打扮十分讲究,价格不菲,眉梢不自觉的动了动,倒也没有表现出多少不满,只是看着陶紫菀问:“紫菀,这是谁?”

  “朋……”“友”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陈典给截断,他一脸得意的说,“我是紫菀的追求者,虽然现在还没有追到手,但是她迟早会被我打动的……”

  陶紫菀真的有些生气,她不喜欢莫名其妙的人闯入自己的生活,并且还在自己的领地胡搅蛮缠,昭示自己的权利。

  “走了!”陶紫菀拽着陈典,转身就往前走。

  陈典却一把搂着她,将她揽在怀里,双臂像铁一样框在原地不让她动,还看着闫瑾不停地说:“哦,对了,我向她告白的时候,准备用送她一辆兰博基尼,然后在一栋房子上写她的名字……”

  闫瑾看着陈典浮夸的说着这些话,一直控制的很好的脸色终于还是变了又变,从尴尬变成惨白,又从惨白变成青紫,最后从青紫变成猪肝色,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陈典,你不要再说了,快走!”陶紫菀反手就给了陈典一拐子,怼得他嗷嗷叫。

  忍着剧痛,还准备对闫瑾嘚吧几句。

  谁说两个女人吵架可以顶的上两百只鸭子,他看一个陈典吵架,可以顶的上一个臭水沟!

  “你还走不走?不走我自己走了!”陶紫菀是真的有些生气,不想摆展览一样放在这里供人参观,奋力在陈典怀里挣扎,将他的手臂扳开自己离开。

  就在这时,去洗手间的许黎黎回来了,她喊了一声:“闫瑾,看什么呢?”

  许黎黎一抬头,正好和转身的陶紫菀目光相遇,刹那之间,紫菀就背对着她了。

  没有一丝犹豫,陶紫菀拽着陈典往外走。

  “紫菀!”许黎黎叫了一声,陶紫菀听见了,但是没有回应。

  “紫菀……”许黎黎看着昔日好友的背影,缓缓的低下头,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疯狂的在体内撞击,悲伤地几欲落泪。

  “哎呀,紫菀,你别走那么快嘛!”陈典夸张的嚎叫两声,迈开大长腿追了过去。

  猛地蹿到身边,撞一下她的肩膀,问:“哎呀,真的生气啦?”

  陶紫菀脸色不好看,但是没有说话。

  “生谁的气啊?我的还是刚刚那个男的的?”陈典脑子里有闪过一下闫瑾的样子,砸吧砸吧嘴,“嗯,放在普通人中其实还过得去,但是和本少爷一比,那就差的可不是十万八千里的距离了!”

  见陶紫菀还不说话,陈典有些急了。从前都是别人讨好自己,自己什么时候去讨好过别人了,语气也有细微的变化,带着些许不满:“你到底怎么了嘛?”

  “没生气!”陶紫菀将他推得离自己远一些,“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儿?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哎呀,我不是看你被人欺负嘛,我这么说都是为了帮你撑腰啊,况且我说的也不是假话,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心意,我真送你一辆兰博基尼,我真在户口上写你的名字,那时候别说一栋房子,十栋八栋都有了……”

  此时电影已经开场,他们随着人群进了演播厅里,坐在黑暗中,彼此都看不见脸,陶紫菀的情绪顿时就崩溃了。

  陈典做好后,感觉到陶紫菀的情绪不好,就想着找话题逗她开心一点,说:“刚刚那个人是谁啊?你的前男友吧?”

  “嗯。”陶紫菀为了不让别人感觉到自己沮丧的情绪,为了证明闫瑾在自己心中已经是过去式,已经翻篇了,强打着精神应了一声。

  陈典凑过去,笑嘻嘻的说:“你被甩了吧?”

  猛地,陶紫菀扭过去和他对视,凶神恶煞的瞪着他。

  陈典忽然和她对视,吓了一跳。见她明眸皓齿,水灵灵的,在光线微弱的演播厅里显得格外好看。眸子里又夹杂着一股傲气,隐隐有些怯弱的不安,更是让他心水。

  过了半晌,陶紫菀像是枯萎的花儿一样,整个人都佝偻下去,靠在后背上有气无力的说:“嗯……”

  “噗嗤”,陈典却忍不住笑起来,原来她那模样,是被自己一针见血的戳穿她被抛弃了呀,这反应真是可爱。

  “哎呀,真是的,没事儿!”陈典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哥哥我混迹江湖二十载,自诩风流无人可敌,尝尽人间美味……”

  陶紫菀却一本正经的说:“你才二十呀?我都二十二了耶。”转念一想,不对呀,她记得肖筱给她的资料里面,写的应该是二十四才对。

  “你的关注点怎么这么奇怪,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要说……人生在世,像哥哥我这么厉害的人物,都会受伤,都会被抛弃……很正常的事情嘛,不要太在意。”

  陶紫菀似有若无的点点头,不愿再深入讨论这个话题,“嗯。”正好电影开场了,她推了推闫瑾,“别说了,看吧。”

  但是脑子里想的却是,“你说的倒是轻松,你来试试我这种?在结婚当天被抛弃,两家亲戚都在场……”

  “这些倒不说了,一直以来当做最好的朋友的人,竟然是男朋友出轨的对象……”

  陶紫菀在想,许黎黎和闫瑾到底是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如果说许黎黎为了帮自己和闫瑾的感情打掩护而故意说他不好的话,那么从她和闫瑾一开始,许黎黎就已经开始不看好闫瑾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她被出轨的?

  陶紫菀感叹一句,自己不知道闫瑾和其他女人有肌肤之亲,那倒也还好,那许黎黎呢?难道不觉得恶心吗……

  她周旋在两人中间,也真是魄力十足……

  陶紫菀一边看着苦情的电影,一边想着封尘往事。

  荧幕上,美丽的女猪脚哭成了泪人儿,座椅上,陶紫菀也不知不觉哭成了泪人。

  陈典隐隐听见身边已经有啜泣声,烦躁的往边上瞄了一眼,只见有女孩儿已经哭晕在男朋友的肩上,在心里嘀咕:女人就是泪腺发达,也太会对号入座了吧?以为自己是女猪脚啊?

  正在烦躁的时候,脑子里灵光一闪,他不怀好意换姿势,靠到陶紫菀身边,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说:“借你!”

  陶紫菀没有搭理,他一扭头,果然她已经泪流满面,但是她目光涣散,一看就不是因为电影剧情。

  陈典一把拽着陶紫菀的手腕,对身边的人说:“不好意思,让一让。”

  然后不管不顾的把人往外拉,陶紫菀想反抗,但是站起一来挡住别人的视线已经很过分了,再大声喧哗的话,指不定谁脾气暴躁,一把将爆米花扣到她头上,只好忍着,任由陈典将自己拉出去。

  刚刚一出去立马放开嗓子,大吼:“你又发什么神经啊!”

  陈典扭过身,见她表情狰狞,脾气顿时也冒上来了,吼回去:“我把佣金给你,腰板儿就直了是吧?”

  但是一见她脸上的泪痕,陈典心一软,拍着她的肩膀说:“好了好了,别哭了,不就是抛弃一个渣男嘛?那种渣男就是毒瘤,敬而远之知不知道?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记在心里干嘛?等着下蛋啊?”

  “眼泪擦擦!”陈典抽出一张湿巾,递给陶紫菀。

  陶紫菀才想起自己刚刚莫名其妙的就哭成了傻逼,接过来,不好意思的擦起来。

  “走,我带你去好玩的地方,不看这种无病呻吟的电影。”说完,又不由分说的拽着陶紫菀走向电梯。

  等到心情平静下来,陶紫菀望着陈典:“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什么?”

  “你什么都知道,闫瑾是我前男友,我被甩了……都已经过去了……”陶紫菀耸耸肩,“反正就是这种。”

  “像你这种女孩子,感情一般都比较空白。”陈典笑起来,“毕竟哥哥我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主儿,看得多了,一眼就知道。”

  “走吧走吧,别想了。”陈典走到地下车场,将陶紫菀塞进车厢里。

  没心没肺就是这点好,说都不在乎,只在乎自己,也就不会那么容易受伤。

  陈典轻车熟路的将陶紫菀带到另一个灯红酒绿的地方,下车后说:“就这里了,走,进去吧!”

  “这是哪儿?”陶紫菀仰头望了望,又是一个消费不菲的地方。

  他们一走到门口,立马就有人过来招呼:“陈少,你来啦?好些时间没有来了呀。”说着,侍应在陶紫菀身上打量一番,似乎觉得这个人好像不是他们这一卦的,露出诧异的神情。

  但是毕竟训练有素,很快就收敛,弯着腰将陈典引进去。

  这里大概是陈典的老巢了,他一路走一路有人和他打招呼。

  走到一半时,忽然有一个女人冲上来,将纤长的双臂挂在陈典的脖子上,不停地用丰满的胸脯蹭陈典的胸口,不过动作妖娆,也不令人反感。

  只是把陶紫菀吓了一跳,本来因为对陌生的环境有些害怕,所以里陈典很近,下一秒就跳得很远。

  “陈少,最近去哪里玩了啊?好长时间没有来了,可让我想的呀……”

  这是古时候青楼姑娘的台词?

  陶紫菀脑子里冒出这么几个字。

  “别闹别闹,放手!”陈典推了推那个女子,她也正好看见陈典身边带了其他的女孩子,收了手,也不觉得尴尬,摸了他一把,扭着丰满的臀部,一扭一扭的走了,“以后用空再来找我玩啊!”

  “……”陈典扭过身,看着陶紫菀说,“你……没有不适应吧?他们就是比较开放而已,嗯,只是比较开放而已!”

  陶紫菀点点头,小声嘀咕:“嗯嗯,我知道,因为在国外长,所以比较开放。”

  “你在说什么?”陈典凑过去。

  “没什么。”

  理智告诉陶紫菀,现在自己应该走了,不能再进去了……但是,强大的好奇心控制让她亦步亦趋的跟着陈典往里走。

  作为一个平凡的普通人,她还是很好奇有钱人是怎么生活的。

  就这样,陶紫菀被陈典带到楼顶旋转嗨吧里。

继续阅读:27欣赏陈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