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我很强大
陶罐2016-12-10 10:393,859

  但是,尽管考虑到孩子,朱婧也不害怕,她说:“妈,我有能力,有工作经验,有头脑,有钱,一个人带孩子没问题。”

  朱妈妈摇摇头说:“你现在这么想,没问题,但是十年呢,二十年呢?你还准备一个人过?”

  朱婧却笑起来,歪着头说:“妈,我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没必要在这里掉书袋子吧?不然一会儿就回到一个永恒不变的话题了——出轨后,到底应不应该被原谅。”

  这是一个开放性的问题,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很多女人委曲求全,说出的那些困扰,比如说一个女人离了婚就掉价啦,被人骂是破鞋,二手货之类的,还要承受周围邻居的闲言碎语。

  或者,一个女人将孩子拉扯长大不容易。

  正好,朱妈妈就是这么劝朱婧的,她说:“孩子,我知道你能力强,很优秀,也能挣很多钱,将来在经济上不会有问题。但是,你时时刻刻都把自己绷紧得像是铁人一样,不会累吗?”

  “妈知道,会很累。妈看着都心疼。”朱妈妈风韵犹存的脸上出现隐忍的痛苦,好强的女孩子往往不招人喜欢,但是真的心疼的时候,却是打心眼里疼,就跟用针扎人似的,看不见伤口,却锥心刺骨。

  “长时间下来,你也会很累的。”朱妈妈说,“好在何律京愿意让着你,宠着你,随便你怎么欺负,怎么指使,也都不生你的气。”

  这时,朱爸爸正好做好一道乌鸡汤,他端着汤碗出来,说:“你俩别干坐着了,来吃饭吧。”

  朱妈妈看了一眼穿着围裙又回到厨房的朱爸爸,笑着说:“当初我能看得上何律京,也就看上他的好脾气,和你爸一样。在家里,总不能两个人都那么硬气,那还不天天打仗才怪。”

  朱婧一只都摆出一副受教的姿势,但是,她并没有真正的听在耳里。

  在现在的中国,大部分男人在婚姻里出轨了,都会说:“浪子回头金不换。”

  还有列举出来的,离婚妇女的种种惨状,都不是朱婧应该考虑的,她不屑一顾。

  因为,她足够强大。

  所以,朱妈妈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口水都干了,喝了一口乌鸡汤润润喉,然后才问:“知道吧?再给何律京一次机会,这个世上谁没有犯个错儿?”

  朱婧却摇摇头,反驳:“不,有些错误是绝对不能犯,有些错误犯了也不能被原谅的。”

  朱妈妈本来以为自己口若悬河,朱婧已经被说蒙圈了,自己再一问是不是要给个机会,她会迷迷瞪瞪的点头同意呢。

  谁知道,久经沙场,在会议上和敌人周旋几百回合的朱婧,根本就没有那么容易晕。就算是喝醉了,身子不听使唤,脑子也还是清晰。

  况且,现在她滴酒未沾。

  “妈,你就不要白费口舌了,你这样是说服不了我的。”朱婧摇摇头。

  “你就不替我的孙子孙女儿考虑一下吗?离了婚,将来就不会有完整的家庭了!”朱妈妈生气的说。

  朱婧却不以为然:“大不了送出国,接受西方的教育。中国人的家庭观念重,所以才会有单亲家庭受伤不受伤这么一说,送到美国去留学,独立起来都一样。”

  “你说的倒是轻松,见不到孙子我把你送到火星去!”朱妈妈一拍桌子,碗筷都噼里啪啦的响。

  朱爸爸连忙说:“干啥呢,吃饭就吃饭,拍啥桌子啊!你以为闺女儿还是小时候,你一拍桌子她就犯怵啊!”

  朱爸爸说了朱妈妈,她也只是板着个脸,没有反驳。

  忽然,朱妈妈凑过去,对朱婧说:“我跟你说,就连你爸这么老实巴交的人,曾经都……”

  她话还没说完,朱爸爸就连忙打住:“你可别乱说,我一生都是清清白白的……”

  “那是你有贼心没贼胆!”朱妈妈恶狠狠地说。

  朱爸爸估计年纪也大了,脸皮愈发的厚,也可能是为了宽慰女儿,他连老脸也不要了:“你妈说得还真有道理,我真是有贼心没贼胆。”

  “我这么跟你说吧,闺女儿,这个世界上的男人,不敢保证每个人都出轨,但是,都会萌生那么一个想法。”

  朱婧却挑着眉说:“爸,你这个例子举得实在是漏洞百出。世界上为什么要有法律呢?就是为了约束人们,因为好逸恶劳的事情谁都想做,像抢劫啊,漏税啊,受贿啊……但是想做和做了,完全是来码子事,你用这个来说服我什么?说服我,男人都会有想要偷腥的想法,这很普遍,所以就值得被原谅?”

  “爸,您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留点儿节操好不好!”朱婧为老爸几乎是不择手段劝阻自己的想法,感到汗颜!

  朱妈妈和朱爸爸都说不过伶牙俐齿的女儿。

  她毕竟是销售总监,除了会说话之外,还要在理,令人信服。

  二老哑口无言。

  但是,太强大的女人往往都很孤独寂寞,尤其是像朱婧这种,比别人更高高在上的。

  他们的一顿饭,最后在朱妈妈语重心长的劝阻下结束,她说:“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想想自己到底对何律京有没有感情。还是说,只是为了遵从一个原则……”

  “别死要面子活受罪。”朱爸爸竟然也说了一句。

  “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你就别想离婚!”朱妈妈捅了朱爸爸一拐子,朱爸爸连忙说,“你妈的想法就代表我的想法。”

  朱婧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说:“爸妈,我先回去了,你们早点休息。”

  ***

  次日,陶紫菀到公司,肖筱用手支着下巴,隔着格子间的一盆吊篮问她:“紫菀,陆闲亭那边怎么样了?约到了没有?”

  “废话,当然没有!”陶紫菀在心里嘀咕,这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答案吗?

  肖筱一把撩开眼前的吊篮叶子,凑过来说:“我就知道,你真是脸皮太薄,你要死不要脸活不要皮,凑过去堵他……”

  陶紫菀恨不能把白眼反到天灵盖上去,她还脸皮薄?她不过是不好意思让别人看见她发挥打不死螳螂精神的样子罢了……

  肖筱本来就长得好看,保养的又好,妆容精致,此时凑到一株绿色的吊兰中间,别提有多好看了。

  她将眼珠子歪到眼尾,笑眯眯的模样活脱脱就是一个表情包,贱贱的说:“那你看我的,明天就主动出击!”

  “好!小的提前预祝肖筱大小姐凯旋归来!”陶紫菀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整天工作中,肖筱都是一副亢奋的状态,就跟患了甲亢似的,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多吧。

  不过,爱情这个东西到来的分泌更多的应该是甲状腺激素和多巴胺吧?

  陶紫菀没有注意,压根就没有把肖筱nice陆闲亭身上联系,所以只是觉得肖筱大小姐,莫名的对工作燃起了希望,居然开始全情投入了!

  傍晚快要下班时,有人给她打电话。

  陶紫菀本来以为是朱婧打来的,因为他们约好了晚餐面谈“离婚策划案”的具体事宜。顾客就是上帝,在响铃两声之前接电话是最基本的礼貌。

  所以,陶紫菀几乎是扑过去,立马拿起手机,只是扫了一秒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是“陈典守财奴大坏蛋”的字样,但是她的手指已经愉快的滑向接听的按钮,惯性,她收不回来。

  好在,她快速把甜腻的“朱小姐,您好”几个字,改成了凶神恶煞的“你干嘛,没事儿别给我打电话!”

  这一切,都被肖筱尽收眼底。

  电话那头,陈典听见陶紫菀凶巴巴的语气,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嬉皮笑脸的问:“紫菀,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啊?”

  “不去!”陶紫菀脱口而出这俩字儿,一笔一划都能看出陶紫菀对他的厌恶之情。

  但是这一切在肖筱眼里,就是“欲迎还拒”的戏码,没想到,陈典还真的吃这套。

  “陶小姐,我们上次可说好的,这一次我请你吃饭,你可得赏脸,你怎么又拒绝人家嘛!”说知道,陈典那厮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居然学着小女生嘤嘤嘤的啜泣起来。

  想着这段时间和陈典也算相识,虽然此次都是打打闹闹的,倒也没什么大的过节。如果他能把欠她的一万佣金还给她的话,她一定会把他当做贴心小棉袄的!

  “不是,我今天真的有约啦,我们下次好不好?下次我请你吃路边摊!”陶紫菀霸气侧漏的说。

  陈典当然不会相信陶紫菀的托词,奈何陶紫菀这一次说的是真话。

  陈典只能死缠烂打,说:“你今天和我一起吃饭嘛,只要你来,我就把你的分手佣金给你好不好?”尽管,现在Amanda缠他缠得要死,比分手之前还要恐怖。

  他简直怀疑Amanda就是蛇变得,缠上一个人就不放手了!

  “真的?”陶紫菀两眼都是$_$的表情,活脱脱化身财迷,嘴角的哈喇子都要掉到地上了。

  “当然是真的!”陈典肯定的说。

  陶紫菀经过深思熟虑,最后做出了伟大的决定。反正也不知道陈典到底会不会把钱给她,但是,要是不去,那肯定不会给的,去了还有点希望。

  希望还是要有的,万一遇见了鬼呢!

  所以,陶紫菀答应下来,说话中气十足:“好的,没问题!”

  “不过,我晚上真的约了别人,等我和别人约好了,我再和你吃饭可以吗?”陶紫菀弱弱的问。

  “你和别人约在哪里?路边摊?”陈典问。

  “不是啦,我把地址发给你。”说着,陶紫菀挂了电话,把地址发给陈典。

  肖筱宛如饿狼一般盯着打电话的陶紫菀,见她挂断,立马就扑过去,说:“紫菀,是不是那个陈典给你打电话?”

  “是啊,怎么了?”陶紫菀扫了一眼陈典回过来的短信,只是说了俩字儿,收到。

  看完后一抬头,正好对上肖筱放光的双眸,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你怎么了?”陶紫菀哆嗦的往前后退了退,但是肖筱只是盯着她,并没有说话。

  “你有什么倒是说啊大姐,你别光盯着我看行不?你这么盯着我,我紧张啊!”陶紫菀见她满面红光,双目带煞,就是不说话,整张脸都皱起来了!

  肖筱忽然收回视线,坐回椅子上,从抽屉里拿出一叠资料,一脸奸笑的递给陶紫菀,说:“紫菀,拿去,大恩不言谢。”

  陶紫菀憋着嘴,皱着眉,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翻开那些资料,只要不是什么春宫图,二十九式就烧高香了。

  扑面而来的是超级玛丽苏,霸道总裁风,上面赫然几个大字——留住男人心!

  陶紫菀恨不能把在肚子里存了二十二年的老血吐到肖筱脸上!

继续阅读:23 异国风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