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情丝难断
陶罐2020-01-02 16:333,884

  有一件事情成了陶紫菀的必修课,就是每天中午快要吃饭的前十分钟,她会去上个洗手间。

  然后在洗手间里给恒大律师事务所打电话。

  她还真将中国的优良传统发扬光大,她说:“您好,可以接陆闲亭陆律师的办公室吗?”

  “请问您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我是《七微》杂志社人物栏目的编辑,我想预约一下陆大律师的采访时间,上一次回我们说,现在没空来着。”

  “好的,我帮您备注一下,但是具体定夺,得看陆律师的时间。”

  “好的好的。”

  第二天,陶紫菀再打过去,她依旧先自我介绍,然后询问对方有结果了吗?无果。

  第三次,对方好像已经记住这个号码,主动打招呼了:“大编辑,你还真是准时准点儿报道呢。”

  “哈哈,这都被你记住啦。”陶紫菀尴尬的笑了两声。

  当然,依旧无果。

  陶紫菀之所以会这么做,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已经尽力了,到时候没成,晴姐也不能拿自己怎么办。

  图个心安理得罢了。

  倒也不是真的想采访陆闲亭。陶紫菀在心里嘀咕。

  晚上回家,她已经把帮朱婧离婚的策划案写好了,然后拿给溟麓看。

  溟麓憋着嘴念叨:“方案一:鼓舞政策。这取的什么名字,鼓舞政策?”

  “哎呀,就是去恐吓朱小姐老公出轨的对象,让她害怕,让她知道自己做小三的下场,会死的很难看!”陶紫菀雄赳赳气昂昂的说。

  “你这不是在帮她离婚,这是在帮她打小三吧?”溟麓翻着白眼。

  “哪有,同时还要让她知道,在做了小三之后,被对方抛弃了,自己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的!所以,让这个女孩子拼命去争取出轨的老公,这样,不就变相离婚了嘛!”陶紫菀解释说。

  “你难道不知道很多出轨,之所以会纠缠不清,要么是夫妻相爱,就算知道老公出轨,老婆也愿意原谅他,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但是,此时小三也深爱着这个已婚男人,就算被千夫所指,也不愿意放弃这个男人。同时,这个男人对自己的老婆和小三都有感情,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谁都不想放弃,最好这两个女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陶紫菀举起例子,从前在电视剧里就看到过这种情况,小三怎么也不愿意放手,最后就纠缠不清,一家人的幸福生辉就被毁了。

  “好吧,方案二:怀柔政策。”溟麓看着,念出来。

  陶紫菀开始自动解释说明:“就是说服出轨的男人,让他们协议离婚,省钱省事。”

  “方案三:花钱免灾。”溟麓真的翻白眼了,“你这是什么鬼,就不能靠谱点?”

  “起诉呗,走法律途径,出轨了离婚,天经地义啊!”陶紫菀随口就说。

  所以,闫瑾劈腿,也没有丝毫的缓和余地。

  见溟麓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打印出来的,厚厚一大叠策划案,她嘟着嘴扯回来,很宝贝儿的捂在自己胸口拍了拍:“你这是什么表情嘛,我写将近十个方案,我就不相信,她连一个都挑不出来。”

  陶紫菀做好文案之后,自我感觉良好,就等着朱婧再次打电话过来,约他们出去面谈,好好定夺一下。

  她期待的问溟麓:“朱小姐联系你了吗?”

  “暂时还没有!”溟麓摇摇头。

  “要不你打电话过去问问?”陶紫菀依旧是期待的目光,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扑闪扑闪的,好像能冒出光。

  “很多人在预约了之后,也会放鸽子的,预约金很少,有些人不想要了也没办法!”溟麓的言下之意就是,现在打过去不合适,也许对方和另一半复合了呢?也许不想分手了呢?自己总不能过去拆散他们吧。

  陶紫菀转念一想,说的也是。

  她并不知道,此时的朱婧却在想。

  “分手工作室的那姑娘说的也有道理,既然想离婚,直接找律师靠谱些。”朱婧自言自语似的嘀咕着。

  最初,朱婧也不知道自己的第一反应为什么不是找律师解决出轨的问题,没有问财产分割,没有问赡养费……而是在某宝,找了这个古怪的一家店,做出这么古怪的事情。

  她想,自己是被冲昏了头。

  事实上,她心存侥幸。

  那时候,理智告诉她,这种情况应该离婚,出轨会遭到所有人的抨击和唾骂,她也不会原谅一个背叛过自己的男人。

  想想之后和他同床共枕,想想肌肤之亲,终究心有芥蒂,恶心。

  但是,朱婧心底隐隐又冒出其他的声音,不停地叫嚣着,让她不要,不要,不要离婚!

  她不敢想象,自己竟然会萌生出包容一个犯下原则性错误的男人。

  可能这些年,多少都是有感情的。

  而且,感情还很深厚。

  所以,当她挺着大肚子走到律师事务所,前台小姐问她:“您好,请问您预约了律师吗?”

  朱婧摇摇头,说:“没有。”

  “那您想咨询什么?我帮您推荐律师。”前台小姐笑不露齿,眉目舒展,看得人舒服。

  “离婚。”朱婧犹豫一下,吐出这两个字。

  最近,她说得最多的就是这两个字。

  前台小姐一愣,又在她鼓鼓囊囊的肚子上扫了扫,似乎有些不可思议,随后还是说:“好的,我给你推荐周律师。”

  “不用,”朱婧忽然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摆摆手,“你给我一张离婚协议书就好。”

  “您可以到我们官网上下载电子版,打印出来就好。”前台小姐连忙抽出一张律师事务所的名片,双手递过去。

  朱婧接过后,失魂落魄的往外走。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心软成这样。

  是啊,何律京那样一个懦弱的男人,一无是处的男人,到底有什么好?

  从前看中的无非就是他的老实,体贴,会照顾人。现在,连这些都没了,还留着他有什么用?

  但是她还是拿起电话,打给溟麓。想来,她心里还是想给何律京一个机会的吧,一向高高在上端着的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从那个神坛上走下来。

  她希望何律京的苦苦哀求,希望何律京跪在地上低三下四,卑微到如果她不愿原谅他,会让别人以为她铁石心肠。

  没错,朱婧想要的是这种结果。

  “您好,朱女士。”溟麓接起电话,客客气气的说。

  “你好,你们的策划案写得怎么样了?”朱婧冷冷的问。

  溟麓想起陶紫菀引以为傲的策划案,差点没笑出来,然后很笃定的说:“想出来了,有很多中选项可以供您选择。”

  “那好,我们明天面谈好吧?”朱婧依旧冷冷的,虽然是询问的句式,但却是肯定的语气。

  “当然可以,没问题。”溟麓想起陶紫菀明天下班得比较晚,又补充一句,“不过得休息时间段才行,不知道您想中午还是晚上呢?”

  最近何律京天天加班,朱婧自己在家里也没意思,尤其是空虚寂寞的夜更加难熬,就说:“晚上吧!”

  “好的!”溟麓记下了。挂断电话后,两人在网上留下彼此的信息和约好的时间。

  溟麓将这个消息告诉陶紫菀,她开心的一蹦三尺高,就像是怀才不遇的秀才,忽然遇到了伯乐,感慨语句:“我终于有用武之处了!”

  “你的用武之处就这么一点?”溟麓嫌弃的说,“看你那点儿出息!”

  “哪有,你不知道,我天天写采访策划有多无聊,问来问去就那些东西,写多了都是套路!”写了一年多了,职业倦怠呀!

  ***

  朱婧却不知道,自己要离婚这件事,竟然轻轻松松被家里人知道了。

  她刚刚走出律师事务所,老妈就打来电话:“朱婧,你要离婚?”

  朱婧诧异,顿时想到江斛,这丫的嘴真大,刚刚告诉她才几个小时,这么快就昭告天下了?

  “妈,我一会儿再给你回电话!”

  挂断电话后,朱婧连忙给江斛拨过去,恨不能将她碎尸万段。

  听见对方接起来,朱婧破口大骂:“你脑子有病是不是?……”她藏了一肚子的脏话还没有说出口,电话那头传来老妈的声音,“你怎么说话的?”

  朱婧顿时就愣在原地。

  “妈?”朱婧诧异的喊了一声,随即反应过来。

  估计江斛那小丫头片子,设置了呼叫转移!一定是知道朱婧会打电话过来兴师问罪,所以直接转移到朱妈妈的手机上。

  “今天晚上你回来吃饭。”朱妈妈冷冷的说,“我先表明态度,这个婚,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如果你想离,要么就当没有这个女儿,要么就给我收尸!”说完,自顾自的挂断电话!

  与此同时,朱婧的手机震动一下,江斛发来一条短讯:“女王大人,这件事确实是我告的密,但是我也是为你好,等到事情解决了,要杀要剐随便你!”

  朱婧在心里把江斛的祖宗十八代都拜访一遍,然后收拾心情准备回家挨训去。

  但是无论父辈怎么说,她应该也不会犹豫的。

  傍晚,朱婧果然听话的回到家里,等着老爸老妈训斥她。

  朱妈妈看着挺着肚子的朱婧,终究还是心疼女儿。

  本来听见她要离婚快要气晕过去,恨不能拿着扫帚打得她满地跑,在这个时候,更多的是心疼。

  朱妈妈拉着朱婧的手坐到沙发上,朱爸爸带着围裙在厨房里忙东忙西。

  “到底怎么回事?你和我说说清楚。”朱妈妈语重心长的说。

  “不复杂,就是很简单的,何律京在我怀孕期间出轨,我不能忍,妈,如果是你,你能忍吗?”朱婧好强的性格,多多少少都有些遗传她的母亲。

  她想,朱妈妈一定会和她一样,绝对不能忍受的。就像古代的皇帝,可以忍受自己后宫佳丽三千,却要将宫里所有的男人都阉割,以示自己的权利。

  朱婧不希望显示自己的权利,却想要拥有一份干干净净的爱情。

  “我能。”朱妈妈却说出一句让朱婧大跌眼镜的话。

  “妈?”她诧异的瞪大眼睛,心中某处高大巍峨的大山,像是地震一样轰然坍塌。

  她不敢想象,和自己一样强势的母亲,竟然能够忍受丈夫出轨?

  这不可能!

  朱妈妈本来就拉着朱婧的手,此时她狠狠地捏了捏,拉起她的手放到她隆起的肚子上,说:“为了孩子,你也得忍。”

  在知道何律京出轨的时候,朱婧始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但是她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儿。

  朱妈妈一说到孩子,她顿时就明白过来。

  对啊,孩子。

  她一直在逃避的一个问题就是,她没有考虑孩子。

  此时,她肚子里怀着何律京的孩子。

继续阅读:22 我很强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