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恢复“记忆
一梦三四年2016-11-05 08:392,161

  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小姑娘,穿着淡蓝色的小长裙,怀里抱着一只巴掌大小全身灰色的小狗,坐在椅子上,两只小脚悬空的搭拉着,撅着小嘴,瞪着少年。

  “人没事就好,文文,怎么说话呢,快跟你臧姨道歉!”

  一位身着灰袍的中年男子,训斥着那调皮的小姑娘。

  “小凡,臧姨,对不起。”被教训的小女孩讪讪的说道。

  “没事,没事,小凡醒了就好。”美妇停止了抽泣,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嘿嘿,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看着这一屋子的人,少年挠了挠头,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看来是失忆了,不过问题不大,慢慢会好的,老夫已经为他把过脉了,并无大碍。既然小凡无事,那我们也不便打扰他休养了。”

  一位身着白色长袍的老者,从旁边的椅子上起身说完,便向屋外走去,而那一屋子熟悉却又陌生的长辈们,留下祝少年早日康复的话语后,也随之离去。

  “喏,狗狗还你,傻小子,好好休养,恢复后,记得勤加练习,还有一年你也该进行仪式了,那么我也该走了,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女孩将小狗抱到床上,冲着少年眨了眨眼睛。

  “文文,留下来吧,替臧姨给小凡说说他忘了的事情,我先去给你们炖锅鸡汤,顺便做些好吃的,今晚就留在这吃饭吧,你父亲那边我会告知的。”

  不待女孩答应,那美妇便关上了屋门,向厨房走去。

  “额……好吧。来来来,既然臧姨发话了,那姐姐就好好给你讲讲,只说一遍,你可要记住了噢。”

  古灵精怪的女孩坐回床边,一本正经的说道。

  “该从哪里讲起呢?噢,有了。首先呢,你叫臧凡,这儿,就是你的家。最后走出去做鸡汤的,是你的母亲。但你今天因为救这只小狗跳进了河中,差点溺水而亡。真是急死我们了,幸好你没事,要不然臧姨指不定会怎么样呢。其次呢,就是刚才板着脸,训斥我的男人,那是我爹。那个一身白衣的老头儿,他是咱们村的村长……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我!黎文文,也是你的姐姐,快,叫声姐姐来听听。”

  文文挤弄着眉眼,挑逗着少年。

  “姐,姐姐。”

  臧凡小声的叫着,不知道是害羞,还是这突如其来的幸福让他感到不习惯。

  “乖噢,嘿嘿。”

  灿烂的笑容在文文的脸上绽开,那样子甚是招人喜爱。看的少年也是面红耳赤,因为他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小女孩。

  “鸡汤来喽,来来来,趁热喝。”

  随着吱的一声,推门而进的母亲,放下手中的饭盒,盛出两碗香喷喷的鸡汤,递给两个小家伙。

  “汪汪!”

  床上的小狗闻到香气,盯着臧凡,叫着,闹着,似乎也想尝尝鲜。

  “来,张嘴,啊。”

  从没近距离的看过小狗少年,也是被它那可爱的模样所吸引,舀出一勺鸡汤,吹了吹,送到其嘴边。

  喝完鸡汤,又吃了些许母亲精心为他做的晚饭,仔细的端详着母亲和小姐姐,一个劲儿的傻笑。

  一股从来没感受过的温暖,在少年心中扩散开来,就连那曾经阴霾的心灵,也明朗了许多。

  少年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她们,母亲是一脸的慈祥,而黎文文,却是觉得浑身不自在,总感觉怪怪的。

  “天儿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明天我再来看你,臧姨,小凡,拜拜。”说完,一溜烟的跑回了家中。

  小姐姐离去后,母亲一阵嘘寒问暖,而后便让臧凡休息了。躺在柔软的床上,钻在暖和的被窝里,摸着那被撑的鼓起来的肚子,闭着眼睛,臧凡感受着家的温暖。

  曾经多少个日夜里,吃不饱,穿不暖,睡不好,从未像今天这般,吃得那么香,睡得那么踏实。

  ”有家的感觉,真好。“

  ……

  魂殇界某处,一片宽广无垠的大陆,被一座座山脉占据了整个空间,炽热狂暴的岩浆,不断的自火山口喷出,从山顶一路燃烧到山脚,山下则是火焰的海洋,而就在那火海之中,一条条如巨型野狗模样的生物在其中游荡,似乎在捕捉着什么。整片大陆,宛如一个火焰的世界,异常炽热,就连弥漫着的空气,也足以将水沸腾,寻常人,根本不能靠近半分。

  而在这连绵不断的群山中央,一座巨大的火山高耸入云,不知几万里高。一位身着紫金长袍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站在这火山的顶峰,目光眺望着远方大陆的某处,眉目之间有着担忧之色闪过。

  ”这样真的好吗?那可是我们的孩子,将他一个人丢在那荒郊野岭,你还封印了他的记忆,这万一有个什么不测,我也不想活了。“

  一位红袍遮身的美妇带着哭腔向那中年男子,诉说着心里的担忧。

  ”晴儿,你知道,我也是有苦衷的,这毕竟是族里自古流传下来的规矩,身为一族之长,我的儿子,就该拿出他少族长的样子,给那些小辈做个榜样,免得落人口舌,那些老家伙,可是眼红这个位置很久了。“

  听着丈夫万般无奈,中年女子不由的一阵心酸,向山下走去。

  看着妻子默默离开,中年男子摇了摇头。

  ”族长,那夔猰一族,近日似乎又有所行动,少族长那里,他一个人,会不会……“

  一名黑衣人急冲冲的从远方赶来,向那紫金长袍的中年男子,汇报着情况。

  “无妨,夔冬那个老家伙没有跟我们撕破脸皮,他那些废物子孙可不敢轻举妄动,况且……”说道这里,一丝弧度出现在那中年男子的嘴边。

  “属下告退。”

  待那那黑衣人退下,手掌向空中轻轻一划,一道散发着强大的波动的空间缝隙,被那中年男子强行撕开,一道黑影从其身后掠出,钻进了那裂缝之中,顺着几日前的记好的空间坐标寻了过去。

  “这下,我看你们还能玩什么把戏,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