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而出之破庙野人
大白菜2016-11-12 11:503,531

  郎骑竹马来,

  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

  两小无嫌猜。

  一个被灰尘掩埋的野人似是嘴唇部位的地方轻轻蠕动,在心里轻轻地念着这首李白的诗,他灰尘遮盖的眼睛,灰白色的眼睫毛轻轻抖动了一下,眼角的泪水活着灰尘从他似是脸庞的轮廓中形成了一条泪水的痕迹,苍白的脸渐渐显露出来。

  野人名叫燕无痕,一个曾经在修仙大陆中叱咤风云,云溪大陆中顶尖级修仙高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曾经惊人的英俊容貌,惹得万千仙家女子,无数仙门明珠芳心涌动,只是如今却蓬头垢面胡子拉渣样子如同丑鬼一般躺在一个破庙里,危机重重。

  其实无痕这个名字是因为他的父亲年轻时处处留情不留痕迹,他的父亲生下燕无痕后,希望燕无痕继承自己优良的传统,在和自己妻子的争执中定下的。

  云溪大陆没有李白,没有诗歌,只有修炼成仙,弱肉强食,燕无痕醒来后,首先记得的却是这首诗歌,还有一个神女般模糊的人影以及人影那一双美丽中透着迷恋的眼睛。

  原来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土著,而是来自地球华夏国,他是一个正统的华夏人。

  燕无痕缓缓睁开眼睛,有灰尘抖落到眼睛里,他眨了眨眼,觉得很难受,他想要用手去抹掉,但是发觉他对自己的身体依旧没有知觉,他感觉不到自己的手,不知道自己的手在哪里?

  这时他赫然听到了隐隐的公鸡鸣叫声,这是多么熟悉而陌生的声音,不知道多久没有听到过了。他突然发现自己处在了怎样的危机之中,心中一紧,开始着急起来。

  让他恐惧的是,他居然对自己的身体一点知觉都没有。除了极其难受的眼睛,其余的地方一点都没有知觉,如同植物人一般。

  难受的眼睛让他更加烦躁不安,他闭上眼睛,本就湿润的眼睛,使他感觉眼睛不再那么难受,再次睁开眼睛,粘在下眼皮上的渣滓,反而使他的视线受到了阻碍。

  朦朦胧胧的看见眼前的神像,心中那一个女神的形象渐渐清晰,嘴里呢喃一句,“薛冰儿”。

  突然感觉心里一痛,一股莫名的悲意袭来。生存的危机感和莫名的悲意使得燕无痕想要知道自己的过去和现状,他努力的回忆了一下。

  这时,他觉得脑袋隐隐作痛,但是他没有理会,依旧在回忆着,只是越回忆越头痛,他咬着牙忍着脑袋的剧痛继续回忆,终于他受不了,想要开口喊出来,但是却连嘴巴都动不了,脑袋一轰,昏死过去。

  其实燕无痕所在的云溪大陆是一个分为正邪两道的修仙世界,正派有修仙门派,修仙家族组成,而邪道由魔门和各邪派组成。

  这个世界里有一个强大的帝国,无数个附属国组成。

  每隔千年,正派修仙界就会进行比试,比试之后选出两个最强大的门派,门派进行联姻,若是产生一个拥有帝王资质的后代便取代现有帝王的后代,继承大统,使得帝国为着现有的大门派服务。

  通过比试,也会重新排列各门派的等级,最强大的两家就是超级门派,接下来就是十大门派,五十门派,以及其余的小门小派,各修仙世家,这样的等级分配的目的是防止正派内斗,制衡强大的邪派。

  这个世界的修炼基础乃是灵气,修仙门派按着各自的实力等级占据着灵脉,灵气矿山。

  但是修者相遇,抢夺对方的灵器灵药秘籍等修仙资源是司空见怪的事情,要是真的被人杀人夺宝了,除了修仙世家,除非你是精英弟子,或是仙二代,一般不会出来报仇。

  修仙大陆的修炼等级从低到高分别是化气境,筑基境,金丹境,元婴境,分身境,化神境,灭绝境,神罚境,飞升境,但大陆的体修却将境界分成了一重二重到最后的九重境。

  大陆上虽然人口多达百万亿,修者多大几十亿但能修到分身境界的本是少数,能突破分身达到化神的更是稀少,而达到灭绝境的千万年来也只有寥寥几个。而突破灭绝境界,进入神罚天雷境界的几乎就是神话般的存在。

  而化气境,共有九层,不是人人都能修炼,只有拥有灵根的人才能突破凡体进入修仙的世界,不然进入体修门,只是那不是普通凡人能受得了的。

  然而真正的危机却渐渐靠近。

  燕无痕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脑袋晕晕地,而且耳朵隆隆作响,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他再次回忆了一下,对于所要回忆的东西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突然感觉脸上一滴一滴凉凉的触感传来,嘴里甘甘甜甜的,他砸吧了一下嘴巴,感觉很舒服,原来他的知觉渐渐恢复了。

  他疑惑的睁开眼睛,发现破庙上有雨滴滴下,雨滴冲刷掉他脸上的灰尘,流入他的嘴里。下雨了,他想了想。

  燕无痕再次砸吧一下嘴巴,看着破庙的屋顶雨水滴下,他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燕无痕依稀记得自己小时候家里很穷,屋顶经常漏水,家里连接水的脸盆都不够,一个小女孩拿着自己家里的脸盆过来,帮着燕无痕接水,接满了水,便嬉笑打闹着匆匆跑去倒掉。

  结果他们俩将各自弄得湿湿的,最后在屋子里欢快地打起水仗来,父母回来之后,燕无痕自己被父母骂的狗血淋头。

  第二天燕无痕在上课的时候,发觉自己的鼻涕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全身感觉寒冷,时不时的哆嗦一下,然后他看看旁边的小女孩居然和他一样时不时的哆嗦一下。

  那时燕无痕觉得自己有些内疚,他记得自己哆嗦着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小女孩披上。

  小女孩的身子不在哆嗦,她转过脸看看燕无痕。

  燕无痕看到小女孩转过身来,他强制镇定自己哆嗦的身体,对着小女孩咧嘴笑笑。一股剧烈地寒意袭来,燕无痕再也受不了,剧烈的颤抖一下。

  小女孩噗嗤一笑,将披在自己身上燕无痕的衣服脱下来。

  燕无痕连忙再将衣服披在小女孩身上,小女孩苍白的脸色露出一丝羞涩,固执的要还给燕无痕,结果两人你来我往的闹了起来。

  影响了老师上课的两人被可恶的老师请出了教室,被罚站在屋子外面。

  燕无痕走出屋子感觉自己更加的寒冷,但是为了不让小女孩看出自己寒冷,他故意笔直得站着,时不时冻得打一下颤对着小女孩笑笑。

  他看到小女孩依旧脱下衣服要还给自己,燕无痕马上伸手将衣服再次披在小女孩身上,小女孩执拗的要脱下来,结果两个人在教室外你推我让的闹起来。

  燕无痕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子一暖,心里出现异样的感觉,原来聪明的小女孩抱住了她,互相取暖。

  到一阵寒风吹过,小女孩哆嗦一下,燕无痕紧紧将她抱住了。

  想到这里,躺在破庙里的燕无痕会心的笑了笑。

  他记得后来老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也因此抱着的两人被老师发现,燕无痕和小女孩子在学校里出了名,而早恋也因为燕无痕和小女孩的原因成了当时学校和家长关心的一个话题。

  为此他差点被学校开除,他和小女孩子被分到了两个班级,后来小女孩都是偷偷跑到他家里来玩。

  燕无痕躺在破庙里,他模模糊糊记得有一个小女孩来过破庙,只是和脑海中家乡的小女孩始终不能重叠,因为声音不一样,长得也不一样。

  只是他又觉得有点相似,相似的说话方式还有行为方式,还有脸部表情。他迷糊了。

  燕无痕渐渐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寒冷,原来知觉彻底恢复了。

  他一用力,感觉全身酸酸麻麻依旧动弹不得,他心里有些欣喜,这意味着自己不久之后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破庙了。

  破庙,破旧的窗户,屋顶的瓦片也缺失了几块,正有雨滴滴下,只是比之前缓慢了许多。破庙前的门一扇虚掩着,另一扇紧闭着。屋梁上,地面上窗户上除了一个破旧的神像上,其余的地方积满了厚厚的灰尘。

  到处都是蜘蛛织成的网,似乎这里好久没有人来过了。

  过了一会,燕无痕感觉有了些力气,他轻轻的动了动手指,慢慢的手有了感觉。

  这时已经很少再有雨滴滴下了。

  燕无痕突然发觉隆隆的耳鸣声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小庙外隐隐的吵闹声。有脚步声,说话声,甚至还有隐隐约约的叫卖声。

  他再次警觉起来,认识到了自己处在怎样的危机之中。

  可是身体依旧不能动弹,他焦急的想道身前的女神像或许能够帮助他。

  他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女神像,希望再次遇见那位漂亮的小人儿从女神像飘出来。

  只是这次女神像没有一丝波动。

  燕无痕渐渐听见小庙外的脚步声近了。

  听到几人带着疑惑的聊天声,他的心悬到了嗓门上。

  在云溪大陆杀人夺宝,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这个世界的人们不会同情一个弱者,他记得两人初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发现这里和地球华夏在语言习俗上十分相似,便产生了归属感。

  后来因为薛冰儿救了一个落难的低级土著修者,低级土著修者贪恋薛冰儿的美貌,猴急的还没等伤势恢复就企图强奸薛冰儿,结果自己上前阻止,差点被土著杀死,而女友也差点落入对方之手。

  他记得当初和对方打得头破血流,自己断了几根肋骨,将对方的蛋蛋捏碎了,才化险为夷将土著杀死,还夺了对方的宝物,才开始走上修仙的道路。

  当初因为他的阴爪功还被自己的女友取笑了,为此两人为着该不该杀人,怎样的人该杀争论了一番。

  而从那时开始他才渐渐了解了这个世界的残酷,打听到了修仙世界的基本架构,为此还加入了一个门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之绝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之绝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