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战争的样子
游僧2019-01-13 21:582,620

  民国二十七年我九岁。经历多年动荡的家乡一片萧条,衰败的小城就像一只断了腿的瓢虫趴在死气沉沉的华北平原上,风雨飘摇中的人们在看似坚硬的外壳下过着还算平静的生活。

  六月的一天,小城的宁静突然被打破了。人们走出家门惊讶的发现街上冒出成千上万的士兵,长长的队伍望不到尽头。

  人们站在街头巷尾惶恐不安得低声交谈,就像在讨论一件重大的秘事,一件人人皆知的秘密——战争来了。战争的消息很快就传遍小城,它就像笼罩在天空的阴霾,给小城里的人们带来紧张与不安,人的情绪也像这六月的天空阴云密布,每个人都惶惶不可终日。

  我一直以为战争是很遥远的事情,即便是打仗和我这样的孩子又有什么关系——我们又不用扛枪上战场。可万万没有想到一夜之间战争就裹挟着饥饿、动荡、与死亡席卷而来,它像一个看不见的漩涡把每个人都卷入其中。而我就像漩涡里的一片叶子,被急流拖拽撕扯着。

  仅仅过了几天,人们惊愕地发现街上又出现数不清的陌生面孔,他们或是赶着驴车、或是推着木车、或是拄着拐杖,衣衫褴褛、携老扶幼、拖家带口夹杂在士兵的队伍里,和他们一道前行。慢慢的士兵消失了,只剩下步履蹒跚的人们。我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们到哪里去。人们说要打仗了他们在逃,在逃难、在逃亡、在逃命。可是为什么要逃,人们说到处都在打仗,又能逃到哪里去呢。他们说这次不一样,日本人来了!

  断断续续的队伍走个不停,我放学后唯一的事情就是站在街上看难民。我抱着三岁的妹妹,她吃惊地张大嘴巴,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小手紧紧地攥着我的衣服。

  “他们是谁?”她趴在我耳边小声问。

  “我不认识,他们只是路过。”

  “为什么这么多人?”

  “他们没有家了……”

  目光呆滞的人们像木偶一样缓慢前行,他们的眼睛里没有悲伤,没有希望,只有一个木讷空洞的生命。他们站在我眼前,我却感觉是在看另一个世界发生的事情——近在咫尺却又难以触及,我可怜他们,可是他们的痛苦和灾难却似乎与我毫无关联,我大可不必担心会变得和他们一样,他们无家可归,可我不会;他们食不果腹,我也不会。我站在门口的时候经常会有面黄肌瘦的小乞丐跑过来讨饭,他们每个人的样子都让我感到震惊,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们摇摇晃晃走在生死边缘的样子,他们伸出干枯颤抖的小手接过干粮转身消失在人群中。夜晚他们席地睡在街上,任凭行人从拥挤的缝隙间穿过,哪怕是踩到身体也不躲闪。

  自从街上出现难民以后,父亲整日忧心忡忡,有时突然狂躁不安,因为一点小事也会大发脾气,以前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子。

  看到我站在门口,他大发雷霆。

  “逃难的有什么好看的。”父亲大吼。“你还担心不会变成他们那样子吗?”他怒气冲冲地把大门锁上。

  一日我和妹妹在院子里放风筝,风筝被一阵风吹到房顶,我爬上墙头拿风筝,一墙之隔的街上依旧站满了衣衫褴褛的人们。

  “下雨啦!”妹妹站在院子里伸出小手大声喊。

  天空滴滴答答下起了雨,雨点砸到地面上击起尘土,被击起到空中的尘土又被雨水冲刷到泥土中,凭空而起的大风席卷着乌云铺天盖地冲过来,黑压压的乌云遮住天空,雨点砸到房顶上劈啪作响,可是行动迟缓的人们好像并不在意雷雨的到来,就像根本就没有下雨一般。看到了又能怎样,在这空荡荡的街上去哪里避雨呢。人群中一个年轻的母亲紧张又小心的用衣服遮住襁褓中的婴儿,她的眼睛里流露出对婴儿的慈爱,婴儿身上裹着红色的被子,白嫩的小脚从被子下面露出来,红色的小被子在风雨中飘摇,就像献血一样刺眼。

  一群身穿师范学院校服的学生顶着狂风大雨迎面而来,衣服已经被雨水淋湿,紧紧地贴在身上,鞋子上沾满脏兮兮的泥巴。他们手中的横幅和标语在狂风下摇晃,上面的字已经辨认不出,墨水和雨水从上面流了下来,在纸上留下弯弯曲曲的墨迹,活像支离破碎的花瓶。男人走在队伍前面唱着激愤的歌曲,歌声慷慨悲壮,犹如山崩地裂震撼人心;队伍里的女人相互搀扶泣不成声,哭声撕心裂肺,犹如国破家亡悲痛欲绝。

  在学生的队伍里,我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隔壁粮店老板的儿子秋生,他布满血丝的双眼充满了愤怒,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雨水从他的头发上流到脸上,他顾不上擦掉脸上的雨水,攥着拳头怒吼。我一直觉得他是一个温文尔雅的青年,没想到他发怒时的样子那么可怕。

  长长的队伍与难民汇集到一起,仿佛是两股冲击到一起的洪流,搅动着人们的神经,也在我心里卷起阵阵波涛。看着难民步履蹒跚的难民和脚步铿锵的学生,我心中升起阵阵恐惧与不安,仿佛有一天我会站到他们的队伍里,我是应该选择学生还是难民,除此之外我就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不,不会的,我有家,我们不是穷人也不是大人,不会沦落到这般地步。”虽然我知道这不过是自我安慰,而这一点慰藉就像扔到老虎嘴里的肉沫不足以抚慰不安的心,可除此之外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战争的消息很快给小城带来了恐慌,它像瘟疫一样迅速传开。几天的时间人们就变得神色凝重、脚步匆匆,街上再也找不到熟悉的身影,曾经热闹的街市变得死一般沉寂,许多店铺关门了。半夜经常听到街上传来骡马的铜铃声和木车的吱吱声,父亲说那是街坊们逃难去了。

  我自己也像感染了疾病,变得恐慌无助,即便是躲在家里也找不到曾经的安全感。以前躺在床上一眨眼的功夫就能睡着,现在却到深夜都无法入睡,夜里常常被噩梦惊醒,脑海中全是难民的影子。我没有告诉别人,说了又有什么用呢,每个人都神情慌张。

  几天后难民的队伍终于变少了,只剩下一些行动迟缓、老弱病残的人们,步履蹒跚的拼命追赶。难民的减少非但没有给人们带来一丝安慰,反而让人更加寝食难安。街上越来越多的店铺大门紧闭,我们家的布店也不再开门,只剩下一个伙计看家,父亲整日站在院子里一言不发。

  一天深夜醒来,我看到父亲神色凝重的坐在太师椅上,母亲在床边抽泣。

  “我们不去躲一躲吗?”母亲说。

  “我在自己的国家,没有犯法,为什么要躲?”父亲不耐烦得咆哮。

  “街上那些逃难的人难道也犯法了吗?”母亲哭着说。

  我看了一眼躺在身边熟睡的妹妹,她正嘟着嘴做着甜美的梦,她大概还不知道什么是恐惧。

  父亲犹豫了一下:“我自有安排。”

  “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孩子们想想吧?”

  父亲沉默了很久:“我考虑一下。”

  “如果你不想走,我就把孩子送到他大爷那里躲一躲,怎么说他大爷关系多一些。”母亲语气坚决地说。

  等了很长时间父亲说:“这样也好,这几天你收拾收拾东西。”

继续阅读:第二章:风雨飘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乞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