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幸福的日子
游僧2019-01-16 10:263,302

  第三章:幸福的日子

  “对,做一个快乐的小叫花。”我也跳了起来。

  “今天我们除了要吃的,还要两件过冬的棉衣,你没有棉衣过冬可不行。”

  “大夏天要棉衣?这种东西去哪里要呢?”

  “这叫未雨绸缪,冬天到了你去哪里讨东西。我自有办法,你只管跟着我就行了。”她得意的说。

  我们来到街上,街上冷冷清清看不到几个人影,店铺大多没有开门。

  “现在还早,等过一会人就多了。不过现在已不如从前了,人少了卖东西、买东西就少了,要饭也不好要了。咱们先去找点吃的。”

  我们来到一个早点摊前,路边摆放着几张桌子,有几个人在吃饭。

  “这家老板比较好,不会赶你走,但是你不要影响人家生意,一会有人吃剩了我们就去拿他们剩下的,动作要快,否则老板会不高兴的。”她教我怎么讨饭。

  这时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人擦擦嘴走了,盘子里还剩下一根油条和几个小包子,贤熙嗖的冲过去抓起盘子中剩下的东西塞到布袋子里。

  “大爷今天买卖不错呀。”贤熙一边收拾一边和卖东西老头打招呼。

  “又来了,怎么今天还带了一个啊?”老头看了看她又低着头忙碌起来。

  “是啊,刚刚收了一个小徒弟。”她开玩笑回答。

  老抬起头哈哈大笑:“叫花子还收徒弟,这年头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叫花子。小丫头片子鬼的很,干脆你做我的徒弟吧。”

  “你这么狠,把人都累死了,谁愿意做你的徒弟。”

  “来,客人剩下的。”老头从锅里拿出两个包子给贤熙。

  “客人剩下的你放锅里呀?”她提了提布袋子,“这些就够了,那些你还是留着卖点钱吧。看你最近又瘦了。”

  “看不起我老头,不愿做我徒弟?等我死了把这些东西留给你,看你会不会用。”

  “留给我,我还不稀罕呢。”贤熙拉着我就走。

  “他真要收你做徒弟啊?”我好奇地问。

  “是啊,他心善。不过他已经收了好几个徒弟了,家里全是吃闲饭的,哪里还用得着什么徒弟。”

  我们一边吃一边在在街上闲逛。走过当铺看到一群人在装车,一个老板站在门口颐指气使地喊:“都小心点,别弄坏了。”

  我们经过车子的时候一个盒子突然从车上滑下来。

  “掉下来了。”老板大声喊。

  贤熙手疾眼快一下接住盒子。

  老板擦擦头上的汗,跑过来抢过去打开看了看,盒子里放着一个漂亮的花瓶,看到瓷瓶完好无损,他把盒子交给一个伙计并生气地大声训斥:“这个怎么能放车子上门呢,放到柜子里。”

  他回头看了看贤熙从口袋里摸出几块钱给她。

  “我不要这个。”贤熙大声说。

  老板瞪大眼睛上下打量着贤熙:“你想要什么?”

  “我要几件棉衣。”

  “这大热天儿的你要棉衣。好,出门图吉利。”他眉开眼笑对着院子里喊:“管家,从库房里拿几件棉衣。”

  老板满心欢喜地看着贤熙,似乎对眼前这个机灵的小姑娘钟爱有加。一会的功夫,一个老头抱着几件棉衣从院子里跑出来,贤熙接过棉衣向老板鞠了一躬。

  “老板今年大吉大利,出门平安。”

  老板笑得合不拢嘴:“嘴还挺甜的,有赏。”说着从口袋里拿出几块钱塞到棉袄里面。

  贤熙把棉袄交给我,她就像一个胜利的将军连蹦带跳。

  “好了,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咱们回去吧。”她高兴地说。

  “你真厉害。”我不禁对她佩服无比。她似乎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让每个人都开诚布公、以诚相待,仿佛在她面前隐藏秘密会觉得羞愧难当。

  “今天走运而已。其实做什么、得到多少并不重要,关键是怎么做,只要用心去做其他的都不重要了。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脱离乞丐的行列了。”

  “不做乞丐你做什么?”

  “等不打仗了,我就拿自己的本钱做生意,你认识字,就让你做我的账房先生吧。对了,下午我们哪也不去,你教我识字。”

  “没问题。”

  回到山上她便迫不及待的拉着我教她识字:“你写一写我的名字。”

  我拿一根小木棍在地上写出她的名字。

  “好难写啊!”看着自己的名字她笑得像孩子一样纯真。她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写了一下午,直到太阳落山看不清楚才罢手,最后她在地上画了两个手牵手的小人,后面画了一个大房子:“这个是你,这个是我,这是我们的家,你要比我丑一点……”

  我听了以后哈哈大笑。

  吃过晚饭,她拉着我钻进屋子里,她拿出半截蜡烛小心翼翼地立到桌子上,她划一根火柴把蜡烛点燃,小小的火苗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微弱的火苗照亮了小小房子,美丽而温馨。

  “真漂亮!”她盯着蜡烛。

  我看着她,烛光照在她恬静的脸上,蜡黄的小脸变成橘黄色,烛光在她脸上投下深深的影子,随着火苗晃动,她安静得就像一个大家闺秀。“如果不是战争她也许会快乐幸福……”我想。

  “你知道我为什么点蜡烛吗?”她看着跳动的火苗,目不转睛地问。

  我摇摇头。

  “今天是我的生日。”

  “真的吗?”

  她点点头:“这是我变成叫花子以来第一次过生日。以前没人给我过,我自己也常常忘记。”

  我毫不犹豫地从怀里拿出母亲的手镯:“送给你。以后每年我都陪你过生日。”

  她看着手镯惊讶得张大了嘴吧:“哪来的?”

  “你不要管那么多。”

  “不会是偷来了的吧?”

  “怎么可能,是我自己的。”

  “你还有这么贵重的东西?”她将信将疑。

  “我虽然傻,但是我不会撒谎,收下吧。”

  她接过手镯戴到手上,手镯太大,戴到她纤细的手上有些滑稽。

  “漂亮吗?”

  “漂亮!”我认真地点点头。

  “我要把它放起来,等我出嫁的时候戴上。这是我最开心的生日!”她把镯子包起来放到怀里。“之前我过的最后一个生日是我娘死的那年,她已经病的下不了炕了,可她还是挺着给我做了一碗热汤面,她一边烧火一边咳嗽,我就站在她背后哭,我吃了一半让给她吃她不吃,她说:‘孩子,以后你可怎么办啊!’我说:‘娘,以后我养你。’那是她最后一次下炕。”说着说着她哭起来。我抓着她的手,她靠在我肩上,一会传出了均匀的呼吸。

  一日,我们在街上要饭,看到街口围了一群人,我们好奇地走过去,走到近处听到里面传来小孩的哭声,我们从夹缝中钻进去,看到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坐在地上沙哑的干嚎,他大概已经哭了太久,已经没有了眼泪,脸上沾满了泥土,在脸颊上留下两道泪痕。

  “怎么回事啊?”贤熙问围观的人们。

  “一个孤儿,这孩子在这已经两天了,走也不肯走,就在这附近转悠,没人管没人理,晚上都能听到哭声,真是可怜呐!”一个带孩子的女人摇头叹息,仿佛只有她最了解孩子的情况。

  “是啊,不知道爹娘去哪了,孩子都不要了。”一个衣着体面的中年人咬牙切齿地说。

  “爹娘大概已经死掉了吧。”一个吊儿郎当的青年人随声附和。

  “可怜的孩子,谁把他带回去,再没人管就会死掉的。”一个老太太擦了擦湿润的眼睛。

  “这年头人人自身难保,谁能顾得上别人啊。”一个老汉摆出一副有心无力的样子。

  我蹲下摸了摸孩子的头,他枯黄的头发像干草一样硬邦邦的。贤熙挤出人群,不一会她端来一碗水,她把水送到孩子嘴边,孩子止住哭声,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贤熙,接着张开了颤抖的小嘴咕嘟咕嘟把水喝了下去。人们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贤熙。孩子显然没有喝饱,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贤熙的碗,双手掰着她的胳膊不肯松手。我从布袋里拿出一块白面馒头放到他怀里,他抓起馒头啃了起来。人群中出现了一些骚动,人们对我们指指点点,我们俨然成了异类。

  “你叫什么名字?”贤熙问他。

  “狗剩。”他大概只知道自己的小名。

  “你爹娘呢?”

  孩子摇摇头。

  “真是的,他知道爹娘在哪里早就去找了,还会在这里哭吗。”

  “就是啊,知道的话还会在这里吗。”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埋怨。

  “你家在哪里?”贤熙并不在乎人们的议论。

  人们伸长脖子看着孩子。孩子又摇摇头。

  “就是嘛,这么小怎么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呢?”

  “问这种问题真是太傻了。”

  人们冷嘲热讽道。

  “我看还是送到救助院吧。”

  “救助院也是挨饿,还是送给有钱人家吧。”

  我们坐在人群中,听着人们的谈论。不多时人们慢慢散去,却没有一个要收留孩子的人,最后只剩下了我们三个人。

  “怎么办?”贤熙问我。

  我摇摇头。

继续阅读:第四章:贤熙之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乞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