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拼命
乾乾2016-11-19 21:312,203

  “曾一凡,你给我听好了,从今天以后你要自食其力,不危害社会,不残害家人,爱你自己,好自为之!我要去和那个狗娘养的拼命,是死是活不知道,但是他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太过分了,连你爹的坟地都要挖。”曾一凡的母亲李桂英哭着抱着他断断续续的说。

  “妈妈这个事情以后我会报仇的,再说就是一点点坟山地没有必要现在就去找他家,我们还是同宗呢。”十七岁的曾一凡清秀高挑,内向而沉默寡言,单亲家庭独生儿让他比同年人早熟高出很多。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就是太善良,没有主见,我等到现在就是担心你,但是现在长大了,天生一棵草都会有颗露水珠,你爸爸走后这些年,我们家越来越衰落了,以前的亲戚朋友走动少了,买蒸笼蒸儿子不是蒸了吃,是要争口气!就算妈妈走了,你也死不了,我也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了。”曾一凡的母亲看着干净整洁的家,看着年幼的儿子用力的拥抱过后决然的走入茫茫的黑暗中。

  曾一凡独自坐在第一人民医院的创伤外科504住院室,黯然,孤寂,颓败的回忆着三个小时的事情。“哎呦,哎呦……”躺在病床上的李桂英疼痛的呻吟声把曾一凡拉出回忆。

  病床上的李桂英,整个人很多处受伤,最重的头部被锄头伤到缝九针,痛的翻来覆去睡不着。曾一凡还记得刚刚跑去现场的时候,看着妈妈头部喷泉一样涌出的血液,吓得快六神无主,还是围观的人提醒先止血,自己脱下衣服用力的捂着却怎么也捂不住,在救护车来的时候,曾一凡已经哭不出声音来,看着冷漠的围观者,曾一凡揣着仅有的五千块存款来到医院。

  一间病床的三个床位,只有曾一凡和母亲在,其他两个都回家了,恨不得现在代替母亲,承受所有的苦痛,但是所有的幻想都是徒劳的,看着最爱自己和自己最爱的人那么痛苦,自己却帮不上一点点忙甚至都没有办法分担一些,曾一凡内疚自责到快要窒息而无处发泄。

  母亲不停的疼痛哀鸣声,让凌晨四点的住院部不在寂静。曾一凡随着声音痛苦的揪心,就像大锤一下一下狠狠的撞击着心扉,痛入骨髓,就像是把魂魄抽离一样的没有了精神。拿起毛巾小心翼翼的给母亲擦拭一下脸庞,以前美丽的脸现在却苍白没有血色,“哎呦,哎呦。”

  突然李桂英睁开血红的双眼,双手紧紧的抓住曾一凡。

  “一凡呀,妈妈好痛,没有照顾好你,你其实是我领养的。妈妈没有办法怀孕,我受够……妈妈走了以后你要好好做人……”李桂英松开了手,头缓缓的偏向一边,有血一样的泪水从眼睛里面滑落。

  “医生,医生,快来,我妈妈,我妈妈……不行了。”曾一凡狂吼着,跑向医生办公室。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我们之前就不收的,但是你还是坚持要住院。你母亲走了,现在要你签字。”主治医生歉意的对曾一凡说。

  像被雷劈过的曾一凡无力的跪在地上。

  “节哀顺变吧,你也尽力了,小伙子现在是转移到停尸房还是要直接去火化场呢?”医生低声问。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曾一凡无力的重复着。

  “你就没有一个亲人吗?也是难为你了,警察都做了笔录和口供,可以直接火化了。如果去停尸房还要增加很多费用,坚强点,勇敢点,这里有火化场的电话。”医生拍了拍曾一凡,给了一个电话号码走了。

  在火化场大厅,曾一凡交了手里剩余的钱,选择的是最便宜的套餐,好心的工作人员帮他联系了一个道士,也是最优惠那种,不管怎么说也算可以入土为安了。虽然国家不允许土葬,但是必要的程序还是要走的,曾一凡在办完手续跪在灵堂前不停的烧纸钱。宽大的火化场灵堂,只有一个停尸的冰柜和曾一凡,空空荡荡却像有无边的寂寥在嗡嗡作响。好好的大活人,自己唯一的依靠转眼就没有了,说都没有来得及好好说话,一边烧纸眼前却是母亲走时没有闭上的双眼,曾一凡用手合了三次才合上。

  “怎么才有你一个人,还真是天意呀,也只有我一个人给你家逝者做法事。”一个儒雅,有些仙风道骨的中年人站在曾一凡身后说。

  “您就是张先生吗?谢谢你!”曾一凡抬头感谢道。

  “我不是张先生,我是鲁乙涛,小张的师傅。他零时有事来不了,你就是逝者的家属吗?”

  “是的,那谢谢你啦,我是独生子,父亲过世的早,有什么做的不对的,请先生告诉我。”曾一凡诚恳的说,心下有些高兴,大师来总会更好一些。

  “嗯,我会为你做好这一场法事的,不管钱多钱少,答应了就是有了契约,小伙子放心吧。送终初丧都过去了,入殓的时候给她含的是满口饭还是含口钱?”鲁乙涛道士边说边给李桂英点燃长明灯。“也不要太伤心了,农村都是土葬,但是火葬其实也挺好的,佛教就是火葬该做的法事都交给我。”

  “鲁先生谢谢你,如果可能请你尽量给我妈妈做高级一些的法事,以后我会弥补欠下您的情。”曾一凡听着这些习俗一脸茫然的恳请道。

  “好呀,你怎么回报呢,要不你做我徒弟吧,第一眼就感觉你有不一样的潜质。”鲁乙涛道士顺着说。

  “谢谢鲁先生的好意,我才初中毕业,我要继续学业。唉,也许外出打工吧,现在也没有心情考虑这些,但还是谢谢你的好意。”曾一凡坚决的回答。

  “你先通知亲友家属来这里悼念,你自己也休息一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潜质,你命属土,星格不凡,太多的人求我我都不答应呢,可以考虑一下我给你说的。”道士没有放弃忽悠曾一凡。

  按照乡村的丧葬习俗,报丧必须要孝子亲自上门。现在的曾一凡恨不得爸爸妈妈多生几个兄弟姐妹,那么大事小事都不会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手机短信和朋友圈统一发了一条消息,曾一凡孤傲的继续跪在灵堂前面烧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封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