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南玺2016-12-06 10:142,938

  三日之后,天都王野利遇乞通敌叛国罪名落实,满门抄斩。

  明堂王野利荣旺突破监禁,率百人将士欲劫刑场,未遂,一并处死。

  野利二将殁,皇兄后又着手清理了二将残余势力和党羽,将左右厢军兵权全部收回,至此,野利一族彻底衰败。

  只是不管外面如何腥风血雨,皇宫却永远如同一个用高墙隔绝起来的世界,我在那里面生活了十六年又怎会不知。皇兄始终是顾念着与野利皇后的情分,她的后位屹然不动,虽然没有了家族势力撑腰,但她只要在后位上一天,她就依然还是大夏国地位尊崇的国母。

  我对于这件事却是意料之中,野利二将之事,皇后只要与之撇清关系,自然不会被伤到分毫,但经过这件事之后,皇后已然是元气大伤了。

  这件事刚过去不久,我再次回皇宫去看李宁令哥时,却意外地在皇后宫中见到了那位野利大将军的夫人。

  我见到她的时候很惊讶,我虽然只见过她一面,可我对她的印象却十分深刻,她是个十分美丽的女子,只是我这次见到她,却觉得她少了之前的那份野性和张狂,沉寂苍白了一些,却依旧美得惊艳。

  我们只打了个照面,她见到我,也没有多少惊讶,似乎是早就认识我了一般,只对我欠身行了个礼,然后就离开了。

  之前野利二将被判满门抄斩,我以为将军府上再无生者,没想到荣旺大将军的夫人还活着,这让我多少有些惊讶。

  我听宫里的人说皇后自野利二将之事后就消沉了很多,时常呆在大佛殿里诵经念佛,我去了李宁令哥的殿里,他正在温习功课,他如今也开始变得愈发用功了,他见到我,便放下手中的书,叫我:“小姑姑。”

  我在他身边坐下,还不及说话,他就对我道:“小姑姑,这次的事,谢谢你了。”

  我看着他,心下沉了几分,正色问他:“你跟我说实话,这次野利二将的事情,到底与你有没有关系?”

  他眼神中染了几分慌乱的神色,他垂下头,沉默了几秒,才抬头看我:“小姑姑,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看他这个样子便心中了然,却也没再继续追问,只道:“这次的事情就当个教训,往后可不要再这么心浮气躁了。”

  “嗯,”他难得乖顺地点了点头,顿了顿,又说:“小姑姑,还有我跟玉芊的事,也谢谢你。”

  “我只是顺嘴跟皇兄提了一下罢了,”我没跟他细讲,想起刚才的事,又道:“我问你,你的长舅妈,怎么会在皇后宫里?”

  “你见到她了?”

  “嗯。”我点了点头。

  “那个时候,二位舅舅被判了满门抄斩,长舅妈正巧回了娘家省亲,便逃过了一劫,母后痛心疾首,后来派人寻回将军府上遗留之人,将回来后无依无靠的长舅妈带了回来,母后不敢告诉父皇,就将她暂时藏在自己宫中。”

  “可你母后将她留在这皇宫中,不怕早晚被你父皇知晓吗?”

  “父皇从未见过长舅妈,所以即使见到了也不认识她,小姑姑,你可千万不要告诉父皇。”

  “我自然不会跟皇兄说这些。”

  我不禁又想到刚刚见到的那夫人,我有些同情她的身世,夫家满门抄斩,她如今落得孤苦一人,可是那样的美人藏在这深宫之中,既不幸,又危险。

  我又想起了我的娘亲,同样在这深宫之中香消玉殒的绝美女子,我扭头看到大殿正上方皇后供放的佛像,不禁嗤笑,原来皇后也怕报应,要以这种方式来消除罪孽吗?我抚了抚手腕上的那串玉珠子,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

  在我生出这个念头之后,连我自己都觉得这种做法或许太过不堪,我也许本就不是心善纯良之人,可能我以后也是要遭报应的,从我最爱的师父在我面前死去那刻起,我就注定走上了这条路,我要为我的娘亲和师父报仇,不在乎还要沾手多少不堪之事。

  冬日里难得的晴天,阳光照下来,积了许久的雪终于开始融化,气温却没有回升,依然是冷的彻骨。

  我倚在我皇宫的小院子里的房间窗户上瞧着外面的景致,屋顶融化的雪水低落下来,流的急了,就汇成一条小水柱,一刻也不停地砸向地面。

  身后传来帘子拉开的声音,我转过身去,看到出现在眼前换上了一身白衣的美人,仍不觉呼吸一窒。

  没藏氏手上还拿着她自己的那件墨绿色的披风,有些局促地站在那里。我从窗户上下来,走到桌子旁边坐下,对她道:“坐吧。”

  “长公主,”她开了口,“长公主今日突然传我前来,又让我换上这衣服,究竟是有何事?”

  我不紧不慢地从头到脚打量了她一番,轻笑道:“真是个美人,埋没在这深宫之中,甚是可惜了。”

  她垂了眼睛,没有说话。

  我倒了一杯茶放在她面前的桌子上,她犹豫了片刻,终是坐了下来,只盯着那杯茶看。

  “野利大将军戎马半生,征战疆场,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你当真不恨么?”

  她愣了愣,半天才抬起头,却红了眼睛:“恨有何用?我不过一介女流,命数如此罢了。”

  “你相信命数么?”

  “殿下究竟想说什么?”

  “荣旺将军是被陷害的。”我说。

  她显然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

  “荣旺将军豪气云天,绝不可能背叛大夏,定是朝中有人眼红,暗中使计陷害。”

  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我就知道……”

  我说:“你不想查清楚陷害大将军究竟是何人吗?你不想为将军府上死去的几百口人报仇么?”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想好好地活着……”她一边说着一边不停地掉眼泪。

  我看得出她的精神已经有些溃散,也不打算再刺激她,便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你是得好好的活着,因为只有活着,才能看到你的仇人倒在你的脚下……”

  “……我该怎么做?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好半天,她才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我。

  我笑了:“你还有这张脸,它会比任何东西都有用。”

  “……”她有些疑惑地看着我。

  我摸了摸她的眉毛,想起娘亲那张绝美无暇的脸庞,可惜太遥远了,我连她具体的样子都快要记不清了,我说:“这张脸,它会给你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但是你要照我说的去做。”

  她退开一步,“……殿下究竟要做什么?”

  我站起身来,“我只是想玩一个游戏,这个游戏结束了,我就要走了。”

  “你要去哪里?”

  我笑起来:“回家。”

  “公主,你真的要这样做吗?”小甘站在台阶下面问我。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就听得背后的房门被人打开,我转过身去,没藏氏已经换了她自己的衣服,将那件白色的带有兽毛的衣服揽在手臂间,双手递给我,道:“这件衣服还是还给长公主殿下。”

  我迟疑了一下,“……你后悔了?”

  她摇了摇头,“即使没有这件衣服,我一样可以做到。”

  我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里从始至终都是波澜不惊的神色,丝毫不逊色于娘亲的美貌,却少了娘亲特有的隐忍温婉,多了几分妖娆的味道。

  我伸手接过了那件衣服,交给一旁的小甘收着,对她道:“我早上回宫的时候,看到御花园中的冬梅开的正盛,你若有兴致,不妨去赏赏花。”

  “是。”

  “好了,你回去吧,这么久了,皇后不见你,该要起疑心了。”

  “是。”

  她转身离开了,我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宫门外,微微叹了口气。小甘捧着那件衣服,问我:“公主,这件衣服收起来吗?”

  我看着那件雪白的衣服,那是娘亲以前常穿的衣服,这么多年了,它一直被好好地收在衣橱的最下面,从来没有被拿出来过。

  我抚摸着那上面柔软的兽毛,“嗯,收起来吧。”

  小甘正要进屋,我又对她道:“对了,你待会儿去找找赫奴,让他提醒一下皇兄,御花园里的冬梅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