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三年一度选秀(1)
周小栀2016-11-22 12:171,676

  入眼,王府的后院长廊上,透过玉竹林立,首先看见来人身边站着的两个近侍,一个一脸懊恼地静立在一旁,一个手里面掌着灯。

  再看那人,长身玉立,身穿黄纹紫色长袍,掩映在皎洁的月光下,如黑曜石般澄亮的黑瞳,闪着凌然的英锐之气。

  倾歌身子一颤,下意识紧缩了一下僵直的脖子。

  王府书房,正中央悬了一块上好的金丝楠木匾额, 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四个大字“诗书细读”。

  这四字自是横批,只因那首位两侧分别悬有“拂一身新雪,可饮一杯无”、“收三更疏雨,煮茗烹荷露”。

  大夏朝三贤王与世无争,平生素爱诗书,偶然结交三五好友,三不五时地就来王府饮酒作诗。

  在倾歌的记忆中,这副对联,似乎正是去年大年初五的雪夜,一个书生信手写来的对联,当时贤王大赞,当即便吩咐管家取了上好的正丹纸向那书生讨要了过来……

  倾歌尚未及换下男装,低着头立在一边,方才知道瞒他不过,她已将今夜之事向他全盘托出了,到得这时,已是子时末,月色掩映下的轩窗外疏影横斜,夜凉如水。

  倾歌偷偷瞥了一眼正襟危坐在首位的萧宸景,他微低垂着头,不知道俯首案前写些什么。

  她看不清他的神色,心下只越发忐忑,只想着横竖逃不过,要惩要罚不如痛快些。

  头顶倏地传来他微末的一声轻叹,倾歌如临大敌般猛地抬起头,顷刻便撞进了他案前烛光下深黑的眸子里。

  “卫林!”

  他沉声一唤,稍倾,随着吱嘎一声,先前后院里他身侧那个掌灯的近侍便进了来。

  “爷!”

  萧宸景将案上宣纸叠好放进信封,递给他:“去库房取五十两银子,连同这封尺牍,一道送至城西刘婆子处,今夜务必办妥,不得有误。”

  “是,爷,您放心吧!”

  临走之际,卫林却又转过身,迟疑开口道:“爷,卫显他……”

  “做好你分内之事即可!”

  “是!”

  又是压抑的死寂,倾歌想起他适才的吩咐,终究还是再次抬起了头。

  “王爷……姐夫?”

  座上的人依旧一言不发。

  倾歌却再受不了。

  想起卫显和秋萤因为她现在还在院里跪着,她心里一着急,不管不顾便脱口道:

  “算我错了还不行吗?可是如今这祸也闯了,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卫显的腰牌是我偷拿的,更不关秋萤的事……可那姓于的也太嚣张狂傲了些,青天白日欺男霸女,叫人如何忍得!”

  “到现在还是这么冥顽不灵!”

  萧宸景一掌拍在案上,眼看他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顷刻却又缓了语气。

  “本王始终记得你姐姐是个温柔似水的女子,你姐妹二人乃一母同胞,怎生这么大的差别?”

  倾歌本还欲再辩解,那最后一句话却有如针尖一般,一针针戳得她心间锐痛。

  泪水不期然簌簌滚落,烫的她两颊生疼,她转身便要夺门而出,那边萧宸景已经三两步追将上来。

  “告歉,是我不对。”

  他不管她执拗的双臂,硬是将她一把搂入宽厚的怀中。

  “你姐姐当初千叮万嘱一定要我好生照看于你,你知道,我多怕辜负了她对我的信任……”话到这里,他沉沉一声轻叹,“倾歌,你这丫头,也着实顽劣了些……那烟花柳巷之地,岂是你一个姑娘家可以随便进出的!”

  他虽是性温和,貌谦恭,可对府中上下却是要求甚高,倾歌想起姐姐生前种种,再比之而今,心底刹那悲戚涩苦,一时间,只觉五味杂陈,难受之极。

  半晌。

  “王爷?”

  她思量着,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出口:“姐姐走了快三载了,你……可曾考虑过再娶?”

  伟岸的身子僵硬一顿,倾歌心下一半紧张,一半悔恨。

  半晌,方听得头顶有低沉的嗓音传来:“倾尘的音容笑貌,本王此生难忘,只可惜……”

  “什么?!”

  “……本王乃皇室子孙,名字既已入了宗籍,如今三年之期将至,本王只怕……”

  “你怕皇上会突然赐婚,你怕你会守不住与姐姐的一生一世?”

  倾歌急急问出声,萧宸景却只是轻叹一笑,便已不经意松开了她:“你这小丫头,刚才还畏首畏尾的,现在就这般胆大了!”

  他说到这里,却又倏然一顿,接着便轻轻抚上了她的双肩,低头看着她,悠悠开了口。

  “我不该再叫你小丫头了,差点忘了,你已到了及笄的年纪,今年就要参加选秀了。”

  “你说什么?!!”

继续阅读:第八章 三年一度选秀(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