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元夜琴鼓奏,花街灯如昼(3)
周小栀2018-05-01 22:592,319

  她一步步凑近倾歌。

  “弄得帝京人心惶惶的采花贼,原来竟是这般敢做不敢当的孬种!”

  “你说谁是孬种?”

  “谁孬我说谁!我猜……你是在找这个吧?”

  她的腰牌!

  倾歌瞪大双眸,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原来是个有些身手的,她竟小瞧了。

  “只兴你嫁祸与我,便不兴我知你身份吗?卫显我见过,才不是你这冒牌货,说,你到底是谁?”

  倾歌突然伸出手去抢她手中的腰牌,却被她更快一步躲开了。

  “想拿回去,没门!”

  “哈哈哈……”

  倾歌突然放声大笑,惹得萧玄舞越发愤怒。

  “你笑什么?”

  “你中毒了。”

  倾歌平静无波的声音,却换来她一声冷哼。

  “想跟我玩那耗时间的把戏,看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

  她说着,挥鞭就打将上来,倾歌险险避开,扬手叫住她。

  “我看小兄台也是习武之人,你若是不信,不妨运功一试真假,再向我讨还不迟。”

  玄舞料定她诡计多端,哪里肯信,挥舞着鞭子又要打来,没想到却突然浑身发软,顷刻便欲栽倒在地。

  倾歌欲弯身去扶,却有个更快的身影将她揽进怀里,单指往她腕上探去。

  稍倾,微拧了拧眉头。

  “好个深不可测的小兄弟!”

  羽扇纶巾,眉如墨画。这人好生俊美!

  这是倾歌对他的第一印象,第二个,此人绝非等闲之辈!

  他明显是与怀中那小丫头是一伙的,看他似乎也精通医理,明知同伴中毒面目竟还这般毫无波澜,怎不叫人忌惮!

  “条件。”

  又有两个男子走出,说话的那人较之另两个男子更加俊美绝伦,然而,倾歌却再无心去分辨理会。

  只因他声音一出,她就感到一股阴冷的窒息感扑面而来。

  她向来不信佛理,可逢年过节也会图热闹去庙里烧香拜佛,大夏朝规矩,一切红白喜事,必拜三清。

  三清者,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是也。

  她却独独不拜天尊,哪怕为姐姐守灵那回,哪怕她自己及笄那日。

  贤王曾问过她原因,她不愿瞒他,却无论如何答不上来,而今,却似乎有些明白了。

  便是这般相似乃至相同的窒息之感,令她一接近那万世景仰的天尊神像便簌簌发起抖来,好似被人用绳索紧紧勒住一般,完全喘不过气。

  她下意识后退了好大一步!

  倾歌暗暗咬牙。

  平日里她天不怕地不怕,这下竟莫名害怕一个素未谋面的男子,甚至较之她对贤王的畏惧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心底深处涌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悲恸,好似沉淀了千万年一般,她狠狠掐紧手心,突然不想与他们缠斗下去。

  “你还我腰牌,我给她解药。”

  “你这小公子如此歹毒,叫人如何信你!”

  说话的是那四人之中唯一一个相貌平平的男子。

  倾歌冷笑。

  “或者我和她一起死,反正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那男子一怔,似乎没料到她会看穿那小丫头的女儿身。

  “接着!”

  倾歌应声接下那墨眸男子扔过来的腰牌,三两下就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玉瓶儿,再倒出三粒药丸摊在掌心。

  “一个时辰一次,分三次进食即可。”

  终于打发了那些个大汉,倾歌目送那千恩万谢的丁秀儿离去,正要转身去找自己那不靠谱的臭丫头,却突然被人叫住了。

  “敢问公子芳名?”

  又是一股冷意袭来,倾歌浑身一震,再不敢耽搁地施展轻功飞身离去。

  当时的她,真的以为,那人口中的“公子”配“芳名”,只是纯属口误而已!

  众人散去,花街灯如昼的廿四桥上,过了赶着去看灯谜的高峰,此时已然多了几分宁静。

  转过了廿四桥上的几座短亭,约莫行至桥中段的位置,一行人中一身红衣的小少年甚是惹眼。

  “五哥,我可是你亲妹妹,那胆大包天的小贼对我这般羞辱,你不为我讨回公道便罢了,竟还拦着我,气死我了!”

  “萧玄舞,若不是今日有我和你五哥在,只怕你小命都要不保了,居然还是这般不知天高地厚!”

  开口的是那相貌平平的黑衣男子,一双凤眸却极是妖冶,说话间风含情水含笑一般惑人。

  “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是她!我萧玄舞什么身份,岂容她三番两次戏弄!”

  “若说戏弄,你不也是女扮男装吗?倒不见得人家被你戏弄!”

  “得了吧,六哥,我扮男儿不足为奇,倒是你,若是哪天女装亮相,只怕咱们家里的宁姐姐还得让你三分呢!”

  “你……五哥,我看这丫头也不小了,是该找个夫婿好生看管了!”

  “不劳六哥费心,况且,我萧玄舞要嫁,也得有人敢娶才行!”

  走在前方的玄色长袍男子闻言并未转身,只淡笑不语。

  半晌,突顿住脚步,薄唇轻启:“云何,你怎么看?”

  被叫之人一袭白衣,正是那羽扇纶巾,温眼润眉的男子。

  闻言,一把挥开了折扇,笑道:“回公子。”

  他躬身一揖,看了眼一旁女扮男装的玄舞,轻摇折扇,缓声而道:“耀乎初日照屋梁,皎如明月舒其光,丽若春梅初绽雪,神如秋蕙始披霜。”

  玄色长袍男子微微一笑,顷刻间已重新往前踏步而去。

  只是两年后的元夜,他到得这一样风景一样繁华的廿四桥上,众里寻她千百度,却再不见那秀美中透着一股英气的少年郎!

  那时,他早将她昔日好坏忘尽,脑海里只残留了那惊鸿一瞥的,记忆中的,她的模样:

  约摸十六七的年岁,腰插匕首,玉冠束发,浅浅梨涡,旖旎如画。

  城东雄伟的三贤王府后院,一个模糊的影子正爬在巍峨的围墙上,上不去下不来的姿势,直惹得站在王府后院林木之中的倾歌急得一阵跳脚。

  “平日里让你跟我习武你不听,现在好了,这么个破围墙都翻不过来,存心想让你主子挨骂是不是!”

  此时已是亥时末,子时初,倾歌心里着急,正想使出轻功将她拽将下来,没曾想身后就传来了一声清厉的清咳声。

  “学了轻功就无法无天了是不是,这王府的破围墙困不住你了!”

  倾歌一口气提到了嗓子眼,随着这声音僵硬地转身。

继续阅读:第七章 三年一度选秀(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