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车裂之刑(2)
周小栀2018-01-15 15:162,505

  她早不提晚不提,如今性命攸关,分明是想借此保住性命!

  一时间,越来越多的菜叶石子扔过来,越来越难堪入耳的话语传来。

  一个石子砸中了她的嘴角,有腥甜的味道传来。

  倾歌咬紧牙根,挣扎着仰头,发现了那石子扔来的方向,是个满脸横肉的妇人,眉眼煞是凶恶。

  她微愣,转眸之间,又触到了好几道紧紧盯在她身上的目光,垂眸,微微一笑。

  她重重地提了一口气,终于继续开口道:“行刑以后,烦请大人回去告诉皇上,便说倾歌害怕豺狼虎豹啃,也怕蛇蚁咬,死后希望他能够将倾歌的尸身搭上火堆火化,再将灰烬撒入江河之中,可好?”

  鼎沸的声音戛然而止,所有人一脸惊恐地看着她!

  这女子,对别人狠,却原来,对自己也这般狠?

  那唯一一个机会,她竟然要了这个?

  一个黑衣人却在此时陡然飞身离去。

  倾歌收回眸子,嘴角的笑越发清冷。

  来不及了。

  “娘娘所托,臣不敢忘。”

  江玉起身一拜,恰在此时,沙漏的声音突然停了。

  全场,无论是维持秩序的官兵,还是围观百姓的心,都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江玉坐下,目光凝滞在那女子脏乱不堪的面容上,一时竟收不回来。

  “大人,行刑吧。”

  女子轻细的声音。

  江玉的身子陡然一震,他愣愣地眨了眨眼,又对上了那女子清冷的眸子。

  终于,他摸上了行刑的木牌,藏在袖中的手却微微颤抖。

  “行刑。”

  收手之间,他忍不住又看了那女子一眼,却恍然觉得她嘴角划过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甚是诡异。

  重重的鞭打声,由近及远,马儿的嘶鸣声此起彼伏,五个士兵骑着马朝着五个方向跑去,那女子的身子顷刻之间被扯直。

  胆子小的妇人,忙将双手捂上了耳朵眼睛。

  抱了小孩的,全都将自己的掌心覆在自家的孩子眼睛上。

  轰隆隆的雷声陡地破空而来,雨势变得又急又猛,一瞬间,狂风呼啸,电闪雷鸣,黑云一层层席卷着朝着地面怒压而下。

  天地间一片昏暗!

  额间沁出了细密的汗液,江玉坐在监斩台上,浑身却蹦得紧紧,整个人像被人扼住了脖子般,完全喘不过气。

  雨势愈发大了,全场寂静,所有人都只听到马匹翻飞的声音,还有自己胸口狂跳不已的心跳声。

  然而,正当所有人都以为那女子必死无疑,甚至底心里开始为她唏嘘惋惜时,哒哒哒的崩裂之声突然凌空传来,众人回神之时,连着那女子的五根绳索已经尽数断裂,马儿失去了阻力,突然发疯一般冲出了刑场,狂乱地朝着人群的方向横冲而来。

  诸人惊吓得魂飞魄散,围观场地早已失了秩序,士兵百姓混作一团,你推我攘。四处逃窜。

  恰在此时,只听齐齐的一阵哀嚎,转眼,轰隆隆的声响传来,马匹全部应声倒地。

  五个士兵被摔出了几十米之外。

  这场变故来的又急又猛,所有人的心都还沉浸在方才的魂飞魄散中收不回来。

  一时间,全场寂静。

  惊魂过后的百姓全部瞪大了双眼,看着那女子本该早已四分五裂的身子,此时正被不知名的力量抛向长空,即将落地的瞬间,就那样被一个袖袍翻飞的男子卷入了臂弯之中。

  上首的江玉狠狠地噎了一口气,犹不敢置信地看着刑场上那个缎面黄袍的人,半晌,突颤着双腿跪倒在地。

  稍倾,又有两个男子走出,人群中自动自发让出一条过道,两行禁卫军分站两边。

  山呼万岁声中,百姓全部匍匐在地。

  倾歌抬眸,两行清泪。

  她痴痴地凝着与她呼吸交缠的男子。

  龙眉凤目,剑眉入鬓,高鼻薄唇。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面孔,仿佛还是那年初见,你我都没有变。

  阿玄,你终究,还是来了。

  人群中有胆大的,悄悄掀歪脑袋,偷偷瞥了那玄纹明黄的人一眼,瞬间,像是被夺去了所有呼吸。

  皇上抱着他的女人跪在地上,竟然俯身去啄吻她脏污不堪的唇。

  他的舌尖贪婪地吮着她的气息。

  倾歌伸出手,想去摸摸他的脸,却屡屡因为使不上力而跌落。

  “阿玄……”

  细细的低吟,满含眷恋。

  萧玄景浑身一颤,终于放开了那被他吸得嫣红的唇。

  然后,伸手握紧了她冰凉的手。

  好半晌,终于将他的脸垂下,缓缓地去轻触她的手心。

  “你说,朕听。”

  他凝着她,低哑的声音里夹杂一丝情欲的味道,还是那样好听。

  倾歌笑,干涩的眼底竟又落下泪来。

  “阿玄,我好想,再看一眼宁妃姐姐。”

  她声音微弱,面色苍白异常。

  他不说话。抱着她身子的手臂却像要将她勒断。

  倾歌扯唇,想绽出个笑容,终究由于扯到方才被石子砸破的嘴皮而作罢。

  “瞧我,宁妃姐姐身子素来不好,又刚刚经历了小产,而今这天气越发地凉了,你自是要她将养宫中的。”

  她身上还缠绕着绳索,脖子缓缓沁出了丝丝血迹,染红了他的衫子。

  又是好一番轻喘。

  良久。

  “阿玄,宁贵妃美则美矣,可自古以来,天子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倾国倾城的女子。

  钟翠宫中的那个女子,是倾城之外的倾城,不也被你随便寻了个由头打发了吗?

  云裳宫的那个女子高居后位,父亲更是你少时的太傅,缘何这些年来身子康健却一无所出?”

  “原来……你精心布下了这盘棋,操纵着所有人……只为了可以让一个人独善其身……”

  “臣弟拜见娘娘。”

  拱手作揖的是萧玄景身后的男子。

  他是先皇的第六个皇子,当今六王爷,萧元景。

  倾歌抬眸,首先触到他旁边一动不动,规规矩矩立着,一脸冷漠的蔡康。

  她微微失神,转眸,朝着萧元景点头。

  “王爷,多谢你的好意,偷天换日实在是很好的办法,可是……要连累无辜之人替我受累,倾歌于心不忍。”

  “娘娘……”

  萧元景正要开口,嗓子却突然发不出丝毫声音。

  他捏紧了喉咙,然而,便是再如何蠕动嘴唇,终是徒劳无功。

  银针封穴!

  这天下,能有如此深厚内力的,唯有一人。

  他死死地盯着地上的男子。

  嘴角缓缓划出一丝悲凉的笑意。

  南倾歌,偷天换日是真,可若不是得他首肯,你以为凭我和玄舞,真能如此顺利吗?

  这天下,多的是人想让你死。

  而最不想让你死的人,是他!

  “你想方设法让朕跑这一趟,就是想跟朕说这些话?”

  他的声音依旧温温的,眸子却较之前更加深邃,像一口怎么探也探不到底的深潭。

  倾歌摇头。

继续阅读:第三章 车裂之刑(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