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车裂之刑(1)
周小栀2016-11-21 17:192,303

  引言

  五百次回眸只为你经过/岁月的蹉跎让爱犯了错/即使化身石桥等你来走过/我的心事你会不会听我说

  蓦然回首,有多少人,曾在哪一年哪一天的夜寂阑珊里只为了一个人,独自默默悔过?

  是否也有人,曾在某一生某一世只为卿卿负佛陀,不问缘劫因果?

  ——那一日,白茫茫的大殿之上,是谁衣袂飘飘,不时将目光去触大殿之外藏云躲雾的朱雀鸟?

  ——那一世,是谁一脚踢开了轮回的大门,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上穷碧落下黄泉,只为寻谁的一缕魂魄?

  大夏朝,正康四年秋,帝京,雨。

  正康四年的秋天与往年不太一样,大雨连连续续下了半个月。

  帝京素日繁昌,而今赶着这百年难遇的日子,不仅店家酒肆都关了门,便连街头小摊小贩也早早收了摊子,大街之上却是毫无空隙。

  男女老少,高矮胖瘦,蒙蒙细雨止不住这些人行色匆匆的脚步,他们全都一脸兴奋又好奇地朝着一个方向挤去

  ——午门。

  有一个人,今日将在午门行车裂之刑。

  若说那人是十恶不赦的奸臣佞贼也便罢了,偏偏,她的身份特殊至极。

  南氏倾歌。

  今上最宠爱的妃子。

  这女子原是前乱臣贼子萧潜的幺女,那萧潜本是先帝拜把至交,官拜亲王,后谋逆,满门抄斩。

  震惊朝野。

  然而,临行刑前夜,先帝却突然改了旨意,将端亲王膝下一子二女更名换姓,交移当时的南老将军抚养。

  后来,南老将军战死沙场,同年,南妃的兄长南断章突请缨出战,并一举大败南方蛮夷,从此立下战功,得先帝天恩,正式步入朝堂。

  翌年,先皇赐婚其姐南倾尘与当今万人景仰的三贤王。

  后今上登基,正康三年,南妃选秀入宫。

  传闻,选秀当日,她便出言冒犯今后,更曾多次御花园鞭打宫女。

  传闻,她曾与宫外的男子有染,更曾多次将宫外男子带入宫中私会。

  传闻,曾有宫人亲眼看见生杀予夺的年轻帝王哄她不成,便连夜夜宿她的宫门。

  ……

  历经两废两立,今上圣宠三千。

  然而,此番,听说是她在月前毒害皇嗣,方被打入大牢。

  祸不单行。

  四天前,前线突传来噩耗,与南方蛮夷诨城一战,她的兄长南断章畏敌叛逃,致使二十万大军被活埋,举国震惊。

  今上盛怒,割了南断章的头颅悬挂在帝都城墙之上以慰忠灵,并于同日亲口判下南妃车裂之刑。

  而这之间的三日,这南妃日间便与南断章的头颅一起悬挂在城墙之上,夜间便浸入水牢之中。

  车裂,又称五马分尸,用五匹马拉扯人的头和四肢,直到将人活活扯裂,死无全尸为止。

  三千圣宠,一朝散尽,那南断章死有余辜,然而,自古后宫之中,再如何大逆不道的女子,也不过三尺白绫,一把匕首。

  末了,上至朝堂,下至百姓,无不在心里唏嘘一句君心难测。

  菜市场人声鼎沸,嘈杂非凡。

  那女子脖子和四肢都被绳子缚住,她匍匐在地,五根绳子连接的另一端是五匹高壮的马匹。额前的发丝遭细雨打湿,凝成了一缕缕的发线,紧紧贴在她的脸颊两侧。

  一张素脸苍白得紧,她就那样漠漠地躺在刑台之上,那身绣袍破烂不堪,却依旧掩不住它的华彩。

  “贱女人,活该!”

  随着这一声,不知是谁将一个鸡蛋扔到了她的头上,她颤了一下,一直低垂着的眼帘微微掀开。

  人群里倒吸一口凉气。

  那双眼眸澄澈异常,清冷得像高悬夜空的一轮玄月,好似能洗涤尘世间一切污浊。

  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怎么会有这样一双眼睛。

  人群大动,悉悉簌簌间,越来越多的菜叶鸡蛋朝她扔了过去。

  蛋清儿和着蛋黄自发间流淌下来,她微微闭上眸子,打得痛了就低低的呻吟一声,大部分时候,就漠漠地受着。

  “都积点德吧,她只是个女人。”

  一个男子的声音,隐在嘈杂的叫骂声里,不甚分明。

  顾不得液体沁入眼里的灼痛,倾歌缓缓掀开眸子。

  好生奇特,茫茫人海,她一眼便看见了他,一个眉清目秀的书生模样,身上的衫子甚至还有几处补丁,却胜在干净。

  人群里不乏开罪的。

  “你个穷秀才,读的书全进娘肚子里去了,她谋害皇嗣的时候,怎么不见她有女人的慈悲?”

  “她罪有应得,有什么不能打,要不是她的兄长通敌叛国,咱们大夏朝如今也不会这般岌岌可危!”

  “那是她兄长之过,关她何事?”

  素日来的阴霾微微消散了些许。

  那些妇人叉腰挽袖,言语越发恶毒,他还欲辩解,倾歌抬眸,无声地对他摇了摇头。

  自古,君要谁死谁活,不过一念之间。

  理由,何患无多?

  昔日的万千恩宠恍似过眼烟云。

  转眸,她的嘴角轻漾出一个悠悠凉凉的苦笑。

  阿玄,一念之间,原来,你要我死。

  清冷的空气中传来突兀的嘶鸣,原是五个负责打马的士兵走上了刑场。

  计时的沙砾即将漏完,午时三刻就要到来。

  全场鸦雀无声。

  “大人,临死,便允了倾歌一个愿望可好?”

  气弱的声音传来,女子突然开口,便是这简短的一句话,也像是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监刑的是新上任的大理寺卿,新科状元郎江玉。

  众人闻得这一声,全都自动自发地将目光移到了他的身上。

  那人生得刚正不阿,一身黑色朝服,越发铁面无私。

  所有人都紧紧地凝着他。

  江玉踌躇。

  “大人放心,倾歌自知罪孽深重,不敢有非分之想。”

  轻细的声音,江玉抬头看了她一眼,凝眸,终于点了头。

  “你且说来听听。”

  倾歌感激一笑。

  “去年皇上微服出巡,倾歌有幸同去,期间,皇上曾对倾歌许下一个承诺:他日不管倾歌提出什么要求,他必定应允。他是天子……说话自是一言九鼎的。”

  她说到后面,语气似忆还嗔,话毕,便突然重重地喘起来。

  人群里却忍不住一阵唏嘘,原来,今上竟对她宠到如斯地步,转眼,却又大赅起来。

继续阅读:第二章 车裂之刑(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