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元夜琴鼓奏,花街灯如昼(1)
周小栀2016-11-21 17:472,318

  楔子

  遥远的平行时空,有一与中国平行的三清大陆,东有一大国名曰大夏朝。

  西有楼兰,北有蛮夷,南有诸小国,不成气候。

  大夏朝,正康三年初,帝京,上元节。

  帝京素日繁华热闹,而今赶着这上好的日子,处处张灯结彩,满城火树银花,便是越发蕃昌兴盛。

  帝京赫赫有名的廿四桥上,此时却正上演着与这大好佳节格格不入的一幕。

  一个个子不高,却颇有几分飒爽英姿的红衣少年,正携了身后的绿衣少年窜至桥上。

  眼看前有摩肩接踵的行人,后有紧追不舍的老鸨龟公,倾歌顿觉失策,低咒一声,当下抓紧身旁的绿衣小跟班,施展轻功,疾奔桥中段而去。

  “赵四,麻六,你们这些净吃干饭的,还不快给我追,老娘平日白养你们作甚!”

  众人听得这尖梭梭的叫骂,纷纷循声看去,透过拥挤攒动的人头,终于看见了那打扮花枝招展的老鸨,有常逛青楼的,认得那是帝京三大青楼之一的醉香楼的妈妈。

  她身后跟了一众手握大棍的彪形大汉,个个膀阔腰圆,想来便是醉香楼里的龟公了。

  “你个杀千刀砍脑壳的,没钱你逛甚劳什子青楼,采花采到老娘这儿来了,他们怕你,我李三娘可不怕!……刘武你个喝稀没骨头的,还不赶紧地,回头老娘砍你稀巴烂喂狗!”

  那李三娘双手插腰气喘吁吁,脂粉糊掉也顾不得,骂人还是一样中气十足。

  桥上众人多是去河对面看灯谜大赛的,见得此番,知道必有热闹可看,倒不急着往前赶了。

  于是仨仨俩俩地议论起近日帝京正闹得沸腾的那个采花贼来。

  “听说那怡红院的花魁前几天刚刚选出,未及侍夜当晚便被那采花贼劫走了,可怜了高老爷子那白花花的银子……”

  “这算什么,还有个更了不得的,听说潇湘馆那新来的女子原是官家小姐,生得国色天香弱柳拂风的,又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主,还未开苞于大人就先一掷千金博了个彩头,又被那采花贼给觊觎去了……”

  “……”

  人群中你一言我一语,好不惊奇热闹。

  一个神采飞扬的俊美少年突然一把抓住了那唾沫横飞的单薄汉子。

  “哪里来的小贼竟这般胆大?”

  那汉子横了他一眼,眼见他生得俊美,不禁多看了两眼,继而大笑着答道:“这位小公子有所不知,那贼人也是近日才入的京都,深夜作案,专挑当选了花魁的青楼女子下手,轻薄完了还会留下专门的记号,以示他来过。”

  “甚么记号?”

  “一片朱雀羽毛。”

  “这么嚣张,官府不管吗?”

  众人听了只哈哈大笑,那小少年的面上有些挂不住,面红耳赤正要发作,腰上突然横了一只手臂。

  众人隐隐约约听得他惊叫一声,后知后觉反映上来他身后的男子正是方才那采花贼时,那梨颊微涡的小贼却又一次不见了踪影。

  转眼,李三娘一行人正好追将上来。

  “他在这儿,抓住他,抓采花贼啊!”

  又是那阵尖锐的声音,像是卡了粗砺的沙子。

  萧玄舞正因被那采花贼轻薄了一番而懊恼,这下又莫名被这些大汉围了个水泄不通,她几时受过这般侮辱,当即气的满面通红,抽出腰间的鞭子就要招呼上去。

  那众大汉也纷纷扬起了棍棒。

  “且慢!”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人影已飞身而至。

  众人一看,竟都一时屏住了鼻息。

  那玄纹云袖的男子生得龙眉凤眼,宛若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上,看似平静的眼眸中,暗藏着锐利如鹰般的锋刃,只消看一眼,顿觉气势逼人。

  红衣少年叫他一声“五哥”,众人回神,才发现他身后还站着两个同样气宇轩昂的男子。

  红衣?

  人群里眼尖的,突然激动地大呼出来。

  同样是一袭红衣,那采花贼,分明是有意将那老鸨引到这小少年身上来!

  一路看过了高跷、旱船、舞龙、舞狮、秧歌、抬阁等表演,此时倾歌主仆二人正一前一后走在那座廿四桥上。

  年年有元夜,年年如此。

  若说平日,还真没什么事能令她如此开怀的,不过,今日之事除外。

  想到方才灵机上演的那出“好戏”,粉面朱唇的少年郎心下那几分因摩肩接踵而生的恼恨霎时一扫而空,那被河面上的荷花灯映得亮闪闪的杏眸中一闪而过的精光,直惹得身旁矮将少许的小少年一阵胆寒。

  “小……”秋萤正要叫出声,倾歌一个眼刀瞥来,她连忙改了口。

  “公子,我看咱们还是早点回去算了,王爷要是知道你就是那臭名昭著的采花贼,非打断我双腿不可。”

  她语气里溢满了发作不得的抱怨,更是将“臭名昭著”几个字咬得龇牙咧嘴。

  “本少爷还没来得及看灯谜大赛呢,你再坏我兴致,我先打断你双腿!”

  倾歌扬眉,当即合起折扇一把敲在她头上,语气十足十的威胁。

  秋萤脖子一缩,哀叫一声,幽幽怨怨地跺脚,却再没了言语。

  欲看灯谜大赛,需得穿过整座廿四桥方可。

  偏偏这廿四桥设计几乎环抱了半个明月湖。二人好不容易跟着人群行至桥尾处,周身乍然宽敞。

  眼看四面八方的人群都直往灯楼而去,倾歌反手一抓紧跟在身后的秋萤,正要借着轻功飞身往前,身后却正好断断续续传来女子失声呼救的惊吓声,混着叫骂呵斥声搅成一团。

  她下意识往后,映入眼帘的是不远处十七八个腰圆膀粗的汉子,手里握着粗长的棍棒正追赶一个衣衫褴褛的妇人。

  倾歌想到灯谜大赛,正欲压了心中的不平离去,耳边却恰恰传来一个稚嫩男童的惊哭声,她乍一看,才发现那妇人背上还勒了一个两三岁的男娃。

  眨眼间,那妇人已被身后众恶汉追赶上,她被拉倒在地,哭喊着伸手紧紧护着背上吓得哇哇大哭的娃子,双脚却被四五个汉子倒提着往后拖行……

  “狗娘养的王八羔子!”

  倾歌大震,心中火焰蹭蹭蹭直往上升,当即一把摔开手中紧抓的手臂,三两步冲过去一个飞身踢倒了其中两个大汉,双脚落地的瞬间,又立即一手一边揪定了正抓着那妇人的两个汉子将其迎面而撞,只听砰咚一声,那两个大汉已是满面金星,交叉倒地。

继续阅读:第五章 元夜琴鼓奏,花街灯如昼(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