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倾歌重封妃(1)
周小栀2016-11-28 17:182,187

  萧玄景回过身,地上的人已经起身。

  “是我不对。”

  宁疏影看着他,缓步走到他跟前,轻轻将自己的手蜷到他宽厚温热大掌中。

  “我不要你的命,你放她出宫好不好?”

  萧玄景陡然松开了手,她的手就那样自他的掌心滑了出来。

  眸底难掩的刺痛,他知道她说的“她”指谁。

  一抹轻笑绽开在嘴角,无边魅惑。

  “朕将你封妃三年!三年之间,除了去宁寿宫给太后请安,你便再无所走动,宫中大小事务你亦是不闻不问,唯独年节庆典,每次朕召人知会于你,你没有不去的,因为在举国大典上你可以看见他,朕可有说错?”

  最后那句话,他几乎咬着牙根说出来。

  宁疏影摇着头,细眉轻颦,脸上尚还残留丝丝泪痕。

  “你知道他的母妃曾有恩于我,你要疏影做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吗?”

  “若说有恩,他的母妃当年对朕的恩德更大,宁疏影,忘恩负义的人非你!”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玄,便没有商量讨余地了吗?”

  “他真要舍不得,那日晚宴之上大可向朕求情,何必这般转山转水?”

  “皇上,疏影当年在这深宫之中也是步履维艰,处处受尽磨难。深宫生存,千般苦楚你当年也是一一受过来的,他深爱的女子早逝,而今爱屋及乌,不过心疼那个不谙世事的丫头,有什么错?”

  “他的性子,你再清楚不过,怎会当着朝臣的面像你开了这个口?”

  “所以他就来找你,宁疏影,你是朕的妃子,怎敢公然与他私会?”

  “他没来找我,疏影不过受不得良心的谴责……罢了,便当疏影今日不曾向皇上开过这个口!……皇上,原来……疏影在你眼里,竟是这般不堪!”

  她泪流满脸,音量倏地拔高,羸弱的身子因激动而来来回回地晃。

  一口气提不上来,她连忙撑住了桌子,掩嘴一阵阵重重地咳嗽。

  稍倾,洁白的素帕上一抹殷红。

  她微愣。

  身子一轻,他已经将她拦腰抱起,快步往里面的隔间走去。

  耳里一阵灼热的嘈杂,终究没能掩过他粗粗的喘息。

  宁疏影躺在床上,幽幽怨怨的目光含泪,眉头轻蹙,原本苍白的脸色多了一抹青紫。

  “来人,传太医!”

  他大怒,脸色沉得有些可怕。

  “玄。”

  宁疏影连忙叫住他,刚刚一番咳嗽,声音还存了一丝沙哑,越发羸弱。

  她看他看过来,嘴角微微凝出一抹笑来,旋即又对着他摇了摇头。

  伸出手,她轻轻触到了他的脸,再一点点移到了他的眉间,缓缓地抚平他额前的褶皱。

  “玄说,要照顾我一辈子的,所以不能皱眉,老得快……”

  她眸色无神,目光温婉,声音悠悠久远。

  萧玄景突然有些凶狠地将她抱进怀里。

  他将头埋在她的发间。

  良久。

  方传来他低低沉沉,沙哑却有力声音。

  隔着发间,就这样深深钳进了宁疏影的心里。

  只是尘埃落定后的经年,她才明白,岁月静好,原是人拥有却不懂得珍惜的时节,唯有千里江山昨梦非的时候,人才会明白失去后的可贵。

  “朕前些日子又派了一批人出去找……堂堂大夏朝,朕相信天底下总有人治得了你的心疾,朕说过,他年朕若是道寡或称孤,震四海御宇内,如画江山,花甲之年都是要你共枕的。”

  正康三年,二月廿三日,年氏倾歌重封妃,距御花园遭贬,不足半月。

  朝野震惊,宫中流言四起。

  传得最广的流言是从浣衣局宫女碎嘴里传出的。

  ——据传,南妃封妃前夜,曾有起夜宫女亲见那金冠玉颜的天子半夜自南妃榻前起身。

  翌日,南妃床榻见红!

  灵凤宫。

  一弯新月划过精致的角楼,给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院落里显得静谧而喜气。

  寝殿内。

  床沿端坐的女子一席红衣,手捧金鹦鹉,胸前百子戏。薄冰肌莹,雪腻酥香。

  倾歌将手里的金鹦鹉随手抛在床上,一把将头上的红盖头扯了下来。

  她抬眸,开始打量着自己身处之境。

  云顶檀木悬梁,水晶宫灯,珍珠帘幕。

  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夜明珠,似明月一般,熠熠生光。

  再往下看,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朱红色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

  狗皇帝!

  她恨恨地低咒,一脚正要踢在正中央摆放了瓜果红烛的檀木桌腿上,门外突然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不甚分明。

  她陡地收回脚势,蹑手蹑脚来到窗前,透过木格子轩窗,只勉强瞧见院子里喜红的打点,以及三步一岗的暗卫,偶有端茶送盏的宫婢走过。

  这院子忒大,她目之所及的便不下十人,她看不见的地方,不知又还有几多?

  咕嘟一声传来,她抚着受累的肚子,心里着实恨得牙痒痒。

  这皇宫,远远超出了她所认知的险恶,那个狗皇帝,更是远远超出了她以为的狡诈。

  落选秀女出宫的前一晚,她又夜探了一次郁芳轩,还是没能见到青萝。

  第二日大早,一个消息却在整座紫禁城传了个遍——忘忧宫中新来的主子,被贬去冷宫了。

  忘忧宫,该是沈秋月,倾歌暗惊,那女子清清冷冷的性子,原来,竟然连皇上也不例外的。

  然而,她还没从对别人的唏嘘中脱解出来,第二日她自己的事便将沈秋月遭贬之事压了个体无完肤。

  她被那狗皇帝给睡了,狗皇帝因此,要对她重新封赏。

  她夜里虽睡得死,可如何连被人轻薄了却毫无所知?再者,她本是医者,女子身子是否经历了情事,她不可能不知道!

  萧玄景根本没有碰过她!

  怪就怪在,她臂上的守宫砂,不见了!

  门外突然响起了叩门声,倾歌神色一顿,连忙回到床边,“谁啊?”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倾歌重封妃(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