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深宫宠妃宁疏影
周小栀2016-11-28 17:192,175

  他不自觉想起了方才与大夏朝大理寺卿高云何的一通谈话。

  “云何,你是不是该与朕说说你卖的那个关子了?”

  沉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他突然转身看着面前恭恭敬敬立着的白衣男子。

  高云何闻言,先是对这个年轻的帝王遥遥一拜。

  “皇上,在此之前,能不能先为臣解答一下心中疑惑?”

  萧玄景剑眉一挑,看了他一眼,点头。

  高云何俯身一拜,开始缓缓道来。

  “说来也巧,臣在刚才来的途中恰逢了六王爷,他说有一事不明,想向臣讨教一下,臣一听,方知那日为南大将军庆功的晚宴上,六王爷开口问南小姐的事,原来系皇上事先嘱托,可有此事?”

  萧玄景墨眸微眯,轻嗯了一声。

  云何继道:“还有一事,选秀那日,臣听闻皇上特地将公主宣到殿前说了与北夷大皇子和亲一事,恕臣斗胆,此事其实纯属虚无,可是如此?”

  萧玄景本正拿着浆果喂着笼中的朱雀,闻言浓眉一凝,眸光微变,他顷刻顿下了动作,转身,却颇为赞赏地笑了出来。

  “真不愧是云何,看来朕当初果然没有看错人!”

  “谢皇上赏识,臣还有一问。”

  “哦?”

  “皇上可还记得当初臣答应出山时,皇上对臣的承诺?”

  “助你找一个失散多年的女子。”

  萧玄景目光悠悠的。

  “多谢皇上记得,如此,臣想臣已经回答了皇上的疑问了。”

  “此话怎讲?”萧玄景目光一凌,“莫不是那女子……”

  选秀前夜,高云何突乘夜进宫拜厄,以性命相求,让他临时改了选秀形式,并一再恳求要做主考官。

  之后,亲口道出一个天机:选秀当日,那南倾歌,必定惹怒皇后!

  “皇上圣明。”高云何稽首一拜,半晌方直起身。

  “不可能!”

  萧玄景拂袖,语出冷冽笃定。

  高云何突然将目光移到了窗前那叽叽喳喳的朱雀身上。

  良久。

  “关于那南家三小姐,有件事,怕是连皇上也不知情的——”他声音悠悠,似忆仿痴。

  “四年前,亦即南家二小姐嫁至三贤王府那一年,南家三小姐伴姐左右,然而,初到贤王府的第二月,那三小姐就大病了一场,只是外界都传闻她自此落下了病根,殊不知,实际上却是她醒来后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且性情大变。”

  “此事果然属实?”

  “不敢欺瞒皇上!”

  “皇上!”云何突然甩袍跪了下来。“臣有个不情之请,还望皇上成全。”

  萧玄景眸色一变,沉沉盯了他半晌。

  “你说。”

  “来日不管事态如何发展,南倾歌若是免不了牵连其中,还望皇上高抬贵手,饶她一死!”

  “你说什么?”

  云何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子阴森森的凉意,然而,他最终深深吸了一口气,再不犹豫地朝他叩了三个响头。

  “只要皇上点头,臣向三清发誓,有生之年,一定唯皇上马首是瞻,万死不辞!”

  萧玄景的思绪被指尖突然传来的锐痛打住。

  垂眸,原是那小鸟儿看得见却吃不着他手中那枚浆果而啄了他一口。

  “你这小畜生,越发胆大了!”

  本是闲趣教训的口吻,说完他却倏然一愣,脑海中陡然闪过一幅怪异的画面。

  一个苍茫空浩的大殿,首位上的人衣袂飘飘,左手一株七彩碧树,右手一串琉璃佛珠。

  座下千人打坐,全都虔诚地听着首位上那人的训诫。

  一只通体橄榄褐色的朱雀,扑扇着羽翅往大殿飞来,转眼间,却又藏云躲雾般遁去了身形。

  画面至此戛然而止,萧玄景兀一皱眉,目光不由自主又移到了眼前的朱雀身上。

  小畜生……

  他默念着,突然沉喝一声:“蔡康。”

  “奴才在。”

  蔡康抱着拂尘进来,垂首立在他身后。

  “摆驾甘泉宫。”

  萧玄景身后只跟了蔡康一人。

  皇上来看这位娘娘时,一向不喜带太多人。

  冷风将傍晚的丝丝凉意送来,蔡康裹紧袍子,跟在他身后,边走边想。

  终于到得院前,萧玄景脚步一顿。

  蔡康自他身后走出,正要扯嗓通报,萧玄景却先他一步往后一摆手。

  意料之中。

  蔡康退下。

  一眼不眨地,他看着这位一直以来似乎无所不能的年轻帝王轻手轻脚,一步步往那个院子里走了进去。

  心底刹那有些酸楚袭来。

  他是帝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按理说,这天下,还有什么不是他的。

  偏偏这位娘娘……

  哎!

  他在心底沉叹一声,抬眼,园中已空无一人。

  萧玄景同样对甘泉宫门前的宫女摆了手,于是,他就看到了搵泪走出宫女房门的宁疏影。

  “怎地哭了?”

  他上前,声音冷冽,袖袍微动。

  门边的宫女周身一寒,下意识都缩紧了身子。

  “臣妾参见皇上。”

  萧玄景扶住了她意欲见礼的身子,语气薄怒:

  “身体不好还这般不顾忌,你若是出了事,别说一个,朕让她们全体陪葬。”

  说话间,已解下身上的狐裘披到她身上。

  宁疏影暗暗抬眸,看来,他已经知道了午间御花园里发生的事。

  风大,夜凉如水。

  萧玄景揽着她一步步进了房间。

  宁疏影让所有的宫女出去。

  然后,突然双膝跪地。

  萧玄景剑眉一凝,眸中浓黑沉沉压过来。

  “别说你宁疏影从未向朕讨要过什么,即便有,今日你一句话,朕的命一样给你。”

  余怒未消,他突然甩袖,噼里啪啦,桌上的茶盏便全数掉落在地。

  宁疏影身子微微一颤,垂眸不语。

  “这么些年,朕在你心里,比不得一个外人。”

  “玄。”

  一个细小轻柔的声音,意欲甩袖离开的男人双肩却陡然一颤。

  脚步倏地顿住。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倾歌重封妃(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