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选秀风波(2)
周小栀2016-11-26 00:151,672

  “什么?”

  萧元景突然起身,匆匆与上首的萧玄景对视一眼,语气难掩激动。

  “五哥,云何这一掐指,神算哪!”

  萧玄景会心一笑,指尖不经意一下下敲在杯盖上。

  御花园,倾歌双膝跪在地面。

  四周鸦雀无声。

  素闻容后贤良淑德,此时,这位大夏朝的国母正满面怒容地站在高台上,冷冷地盯着下面的倾歌。

  倾歌暗暗握紧拳头,她南倾歌此生还能不能重见天日,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选秀的题目一共分为三轮,按照那狗皇帝的意思,此番选秀,大有几分科举考试的味道,那么,最后定是择优录取。

  倾歌想到此处,心下已拿定了主意绝不开口说一个字。

  没曾想第一轮对对子没完,那坐中大理寺卿高云何又念了第二道圣旨。

  内容是:三轮得分最高者,除直接封妃之外,还可令向皇上提一个愿望。

  一场选秀,几番波折,倾歌顿觉什么样的灵机应变都比不上那狗皇帝一句金口玉言,于是果断开始参与到第一轮比赛里去。

  第一轮由那个叫荀彧的出对,凡是能对上,且通过三位考官认可的,便可顺利进入下一轮。

  第一轮七十二人中淘汰十八。

  第二轮是猜字谜,由那个叫姜科的出题,各个秀女将自己的答案姓名写在宣纸上,由太监呈递给考官一鉴对误。

  第二轮,五十四人,淘汰三十人。

  第三轮,也即最后一轮,解读一段词话。

  然而,大理寺卿高云何念出那段词话时,众人都听得傻了眼。

  浅眠红尘外涅槃打坐

  闻九天魂始悲悯诉说

  残寒月夜,夜星寥落

  雨打梨树,落花成塚

  举世皆清吾独浊

  缘法悟性,久久难说

  这段词话,难就难在谁都知道它的来历,且大夏朝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它的含义。

  传说中九重天外的元始天尊,为弟子讲习佛理时的结语,乃为警醒座下教徒,万万不可贪恋了红尘,从而影响了修为。

  既是众人皆知,又怎会如此简单。

  眼看身边一个个秀女都喜笑颜开地交卷,最后剩下的,只有倾歌,素素,沈秋月三人。

  终于那两人也都交了卷,倾歌提笔,终于往那素白的宣纸上写下了一行字,正是这一行字,惹得素来好脾性的容后凤颜大怒。

  “哦,是怎样一句话?”

  日升殿内的萧元景听到此处,颇为好奇。

  那小太监不敢隐瞒,忙答道:“奴才不识字,话是高大人让奴才代为转述的,请王爷明鉴!”

  “废话恁多作甚,是怎样的话,你且快快说与本王听听!”

  “回王爷——佛曰,不可说!”

  “什么可说不可说,你这奴才,再要刁钻,本王一剑结果了你!”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萧元景甚是恼怒,正要上前追问,上首男人爽朗的大笑已经传来。

  “六弟且慢!”

  已经走至那奴才跟前的萧元景一脸不解地抬头看着座上的皇帝。

  “他已经说了。”

  萧玄景迎上他的目光,淡淡开口。

  “……佛曰,不可说?”

  萧元景怔愣了两秒,突然也放声大笑了出来。

  “难怪皇后娘娘会动怒,这南倾歌,当真是向天借了胆子的!”

  “蔡康,传朕旨意……”

  日升殿内,天子的声音威严洪亮。

  除了天尊那段传奇之外,大夏朝人人皆知的,还有另外一个传说。

  ——当今国母容后,少时曾患一种怪病,访遍天下名医皆束手无策,一日家中来了个方士,为她看完相之后大惊失色,再三警告容相,在容后十八岁之前,一定要削发为尼,方可平安了此残生。

  容相追问缘由,他却只神秘一笑,口中说的,正是这句“佛曰,不可说。”

  然而,容后今年年初便过了十八岁,不只身无百病,更早已贵为大夏朝高高在上的国母!

  谣言不攻自破,从前也便罢了,而今再要有人提起,不是又一次诅咒容后吗?

  “南倾歌,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以下犯上,该当何罪?”

  容后激愤的质问响彻整个御花园。

  倾歌咬紧牙关,她一颗心全系在顺利出宫一事上,竟将这茬给忘了。

  这下完了!

  “沈氏秋月,南氏倾歌,韩氏素素,三女德才出众。

  着,封沈氏秋月为沈妃,赐住忘忧宫;封南氏倾歌为南妃,赐住灵凤宫;封韩氏素素为韩嫔,赐住怡春轩。

  然,南妃以下犯上,冒犯皇后,罪不可恕,着,贬为宫女,即日去浣衣局当差!钦此~”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倾歌遭贬(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