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倾歌遭贬(1)
周小栀2018-09-17 12:161,779

  当少年天子身边的大太监宣下这道圣旨时,倾歌被两个侍卫扭着正要押往宗人府。

  没有晚一分,没有早一秒。

  仿似千生百世,缘起缘灭,皆已注定。

  就那么巧,就刚刚好。

  深宫,浣衣局。

  宽敞的院子晾晒着各宫各所的衣服和床单被褥。一字排开,远远望去,十分整齐。

  正值午膳时间,劈劈啪啪的碗盘碰撞声,夹杂着宫女们叽叽喳喳说笑的声音,自浣衣局的饭堂里传来。

  院子里,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宫女正顶着初春寒气搓洗着大木盆里的衣物。

  她的十指早已被冷水浸的通红。

  周围,还有好几处堆得小山高的,尚未及清洗的褥子衣物。

  倾歌跟随那个唤作蔡总管的太监踏入浣衣局的大门时,入眼便是这一幕。

  而今,这一幕里的主角。

  成了她。

  距离选秀,已经三日了。

  明日,听说是新妃新嫔归家拜别亲人的日子。

  一入宫门深似海!

  莫不是,她南倾歌也要像宫中其他女子一样,在这里一生凄凉,直至垂老吗?

  不,她不甘心!

  她还没有当面问那人那日朝堂之事是真是假!她还没有当面问,他心里,也许,是有她的……

  “发什么呆?你当你还是那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这些衣物日落之前要是洗不完,今天的晚饭你就别吃了!”

  随着这阵叫骂的,是自头顶倒下的一桶凉水,倾歌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浇了个透心凉,浑身冷得打哆嗦。

  原本狼狈的模样,此番越发不堪。

  她恨得咬牙,当即转身,哆哆嗦嗦打了一桶水,毫不犹豫就往正一脸不屑嫌恶的老女人身上泼去。

  “啊!啊……你反了反了,来人啊,杀人了!”

  老女人惊得好一阵鬼哭狼嚎,然而,原本蹲在地上搓洗衣服的一众宫女早吓得呆愣当场。

  外面倒是站了一群恰巧经过的太监。

  “你们是死人吗?还不快将她给我抓住!”

  “想把我也扔到暴室里去吗?你敢?”

  倾歌一脚踢翻正要上前来的一个宫女,两步上前一把揪定了还在那嚎叫着的老女人。

  她突然将此时与她一样狼狈的那张脸凑至跟前。

  四目相对,倾歌开口的声音,狡黠得像一头刚出山的小狐狸。

  “荷芳姑姑,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南倾歌那日大闹御花园一事宫中人尽皆知,我当日既然敢顶撞皇后,如今我都这般了,还会怕了你一个小小的掌事姑姑不成?

  再者说了,我再不济也还是曾经获过封赏的,皇上那日既然网开一面,保不齐我就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可您不同,我可是听说明年就是您出宫的日子了,您说,这要是我把您对宫女动用私刑的事儿往外一说……”

  她刻意到此止住,话说七分,慑人十分,要的就是这效果。

  那老女人果然被她唬得一愣一愣的。

  转眼。

  “你个贱蹄子臭丫头,你敢威胁我,来人,把暴室里面的那贱丫头拖出来,我今天要清理门户!”

  她口中的贱丫头,正是倾歌当日出言相帮的那个小宫女。

  当时送她来的大太监走了以后,这老女人就要开罪她的,直到她出手打伤了几个依她吩咐行事的宫女,老女人大怒,拿她无法,转身却将那个小宫女关进了浣衣局的暴室,以此作为要挟,倾歌这才不得不顶着九天寒气在这洗这劳什子衣服!

  “你敢,我现在就杀了你!”

  倾歌一把拔下她头上的金簪,顷刻便抵上了她的脖子。

  “啊,姑娘饶命,姑娘饶命,是奴才一时情急,有眼不识泰山,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还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倾歌冷笑,又将手中金簪往前蹭了少许。

  “啊,救命啊,这玩笑可万万开不得呀!”

  “谁跟你开玩笑!”

  倾歌一脚踢在她腰上,又惹来她一阵狼嚎。

  “说,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弱小了?”

  “不敢不敢,再也不敢了,姑娘饶命啊!”

  “被你关进暴室的宫女,要不要放出来?”

  “要,要要要!”

  倾歌暗笑,扬手指着地上那堆多如牛毛的衣物。

  “这些衣服,洗不完怎么办?”

  “不准吃……啊,洗不完不怎么办,不怎么办!”

  “嗯?”

  倾歌稍稍用力,老女人脖子上已见了一点殷红。

  “说,不准吃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我要你说!”

  “不……不准吃……不准吃晚饭……姑娘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

  “好,就不准吃碗饭,你现在就给我洗!”

  “啊?”

  倾歌又一脚踢在她屁股上。

  “啊什么啊?洗不洗?”

  “洗洗洗,奴才马上就洗,马上洗!”

  老女人揉着屁股,连滚带爬地往那堆衣服而去。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倾歌遭贬(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