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冤家路窄(2)
周小栀2018-09-17 12:172,136

  玄舞一听,拔腿就往外面冲去。

  翠珠是宁疏影身边的大宫女,她被另两个宫女扶着,也连忙紧跟其后。

  倾歌发誓,她真的只是恰巧路过!

  昨晚遭逢了那一番惊吓,她躺在床上以后便一直辗转反侧睡不着,好不容易后半夜终于眯了过去,天还没亮就被同房的宫女给叫醒了。

  原来,昨晚夏蝉强忍着病痛不说,倾歌又一心惦念青萝出宫的事,给她把了脉觉得也无甚大事,就没怎么留意。

  没想到一大清早那丫头的病情就恶化了。

  倾歌本来要冲到御药房去问太医讨药的,却被告知嫔位以下的人都无权请太医,倾歌没法,夏蝉高烧不退,伤口又有溃烂迹象。

  于是不顾她们的阻拦就硬要去闯一闯这御药房,没成想冲到御花园才想起自己一时心急,竟不知该往哪个方向。

  她不愿再折回去,就随便抓住了迎面走来的几个宫女问路,哪料想她话没说完,那个叫翠珠的宫女开口就一阵奚落!

  大抵的意思,就是她们浣衣局的人不配惊动御医。

  倾歌心急如焚,本不欲与她纠缠,谁知她竟然好死不死地要伸腿拌她一脚,害她当即便摔了个狗吃屎。

  倾歌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等鸟气!

  更惶论她一向就是个暴脾气!

  这下哪禁得住,随手折断一根树枝二话不说就朝那翠珠身上抽去!

  她本来便习过武,加之怒气包裹,偏偏那翠珠又是个嘴贱皮薄的主。

  这二者一悬殊间,下手就不知轻重了些。

  玄舞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躺在地上呻吟着,出气多进气少的翠珠。

  打也打完了,倾歌想起正事,踢翻了几个上前企图拉住她的宫女太监,正要飞身离去,没曾想迎面正有一粗粝的长鞭抽来,她避无可避,生生挨了那来势汹汹的一下,费了些心力才勉强站住了脚跟。

  后背火辣辣的,她紧握双拳,胸膛起伏不定地看向对面的那乘人之危的小人!

  然而……

  这世上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冤家路窄这个词,其实是可以在同一个人身上反复使用的!

  乍然看清她的面容,玄舞的惊讶绝对不亚于她,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二人同时怔愣。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玄舞握鞭的手骨节咔嚓作响,不由分说挥鞭就朝她招呼过来。

  倾歌飞快地左闪右避,无奈玄舞鞭鞭势如破竹,任她轻功再好,也不免硬生生挨了好几鞭。

  两人一逃一追之间,打得难舍难分!

  最后那一鞭,倾歌飞到屋檐上,硬是被她追上去一鞭子打了下来。

  咚的一声闷响,倾歌痛得好一番呲牙咧嘴。

  “你胜之不武,算什么英雄好汉!”

  她突然发声,对着跳将下来一步步走近她的玄舞大喊。

  玄舞一脸得意地活动着手腕。

  “对付你这种下三滥,用不着什么光明磊落的手段!”

  她说着,又要挥鞭打来,倾歌突然发力,不管不顾一把抓住了鞭子。

  “要打可以,先告诉我你是何人!”

  “休想,我萧玄舞什么身份,你还不配知道!”

  她意欲使劲抽回鞭子,倾歌顺势起身,脸色瞬时大变。

  萧玄舞?

  原来她就是传说中那刁钻跋扈的七公主?

  老天,两次冤家路窄也便罢了,竟然还来这么生猛的!

  她竟然和一个公主结了梁子,甚至,还曾两度捉弄于她!

  那,那日与她同行的,她叫其中一人五哥。

  当今皇上继承大统之前,排名第五……

  那,那个人岂不是?!!

  倾歌被这突然的认知惊得一阵失神。

  南倾歌啊南倾歌,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投……

  “配不配咱先不说,有本事先和我打个商量,你若是答应,咱们再痛快地打一场,如何?”

  难为她,自身难保,心里竟还记挂着浣衣局里那奄奄一息的丫头。

  “若是我不答应呢?”

  寂静的空气里传来玄舞张扬跋扈的声音。

  倾歌扬眉一笑,状似不经意地走向她。

  “那我就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将那夜发生的事说出去了,我想,这深宫之中上上下下几千人,应该都对堂堂大夏朝七公主宫外遭采花贼非礼之事,分外感兴趣吧!”

  她刻意将声音压得低低的,玄舞闻言,果然立即恼羞成怒。

  “你这卑鄙小贼,知道我是公主还敢这么放肆!”

  “胸我都摸过了,冒犯算什么?”

  “你,你信口雌黄!”

  “只要有人信,真假就不重要了,怎么样,公主,考虑好了吗?”

  “你说!”

  “三招之内,我若是赢你,你随我去御药房走一趟。”

  如果说这专横的公主还有甚可爱之处,怕就是遵守诺言这一条了!

  浣衣局里,正拿着团扇扇着热气腾腾的药炉的倾歌如是想。

  嗯,外加,兵不厌诈。

  她终于忍不住扯唇笑了出来。

  方才御花园,她不过是故伎重演,暗中给她掌心抹了三七粉!

  这公主,刁蛮是真,不懂人心险恶,也是真!

  话说回来,她来皇宫才几天,就树下这么个有权有势的敌人,再联想到那日那男子周身散发出来的冰冷气场……

  看来他十有八九就是权倾天下的那人了!

  倾歌眉头一紧,脑中不自觉又闪过方才与玄舞打斗的时候,她总觉得,后背一直有双眼睛似有若无地盯着她……

  这事态,越来越复杂了!

  御花园顶撞皇后、浣衣局教训掌事姑姑、柳条鞭打宫女、与七公主萧玄舞大战御花园……

  短短几日,新来的宫女南倾歌的事迹已传遍了整个皇宫。

  日升殿内。

  萧玄景负手而立在窗前,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喂养的那只朱雀。

  他不自觉想起了方才与大夏朝大理寺卿高云何的一通谈话。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深宫宠妃宁疏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