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冤家路窄(1)
周小栀2018-09-17 12:172,425

  果然是不怕流氓会打架,就怕流氓有文化!这个千年乌龟老奸夫!

  倾歌咬牙,暗暗发誓今夜若是葬身此处,来生做牛做马做猪做狗也要找这对狗男女报仇!

  远处突然传来两个小太监的声音。

  太监甲:“公公这深更半夜的,是去往何处?”

  太监乙:“还不是咱家伺候的那位倒霉主子,这早不死晚不死,偏偏选在这时候,咱们万岁爷可是新纳了妃嫔,您瞅瞅,多不吉利呀!行了,不说了,咱家还得赶紧去通知蔡总管去!哎哟,瞧瞧这黑灯瞎火的,瘆得慌!”

  “爷,有人来了!”

  女子急切的声音。

  倾歌一颗心本来因为听到死了人而砰砰直跳,瞬间,又因为意识到自己如今处境而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她南倾歌今夜还能不能活着走出这片林子,就凭那奸夫的一句话了。

  “我先走了,万事小心!”

  一阵风起,男子已瞬间消失了踪影。

  没多大会儿,女子也走了。

  倾歌咬牙从树上跳下来,不自觉就往冷宫的方向看去。

  却只朦朦胧胧看出些模糊样子,心间却陡然生出了好多落寞!

  耿耿残灯背壁影, 萧萧暗雨打窗声!

  那身死的人,不知是春尽红颜老,还是春华正茂?

  她痴痴望着那座模糊的庭院,泪水不自觉滑落下来!

  心间那个想法越加坚定!

  她要出宫!她一定要想法子出宫!

  锦绣宫。

  前院内春色满园,梨蕊初发,荷塘锦鲤,鸟叫枝头,好不生气勃勃!

  正中的院子里,此时却是另一番景象。

  地上散乱地躺着几个残缺的苹果,有一半一半的,也有成个残缺的。

  十几个太监排成一排,双腿全都在打颤,其中,以右首边第五个太监抖得最厉害。

  再往上看,原来,他们头上都不约而同地顶着一个苹果。一个个哀声嚷着向对面的人讨饶。

  与他们相对的,是百步之外的一个手拿弓箭的女子,她身着梨蕊黄衣,一脸专横娇蛮,拟将射出的箭头,正对着那抖得最厉害的太监。

  她身边还站了一个双手捧箭的宫女。

  “公主饶命啊,公主,饶过奴才吧公主!……啊,救命啊……”

  “放肆,小允子,你这是信不过本公主的射术吗?”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

  那叫小允子的太监抖得更凶了。

  “那就别废话,看箭!”

  女子说完,毫不犹豫将弦上的箭射出,伴着小太监呜呜哇哇惊恐万分的声音,“卡擦”一声脆响传来。

  “哈哈哈,中了中了!”

  女子欢欣鼓舞的笑声,与此同时,她又从身旁宫女处取了一支箭搭上,转眼便对上了第六个小太监。

  “现在轮到小林子了,站好了啊,再抖个不停的话本公主的手中的箭可不长眼睛!”

  这刁钻女子正是玄舞,她一边威胁着,一边又要拉弓开弦。

  那叫小林子的太监又是好一番哀惧哭叫。

  十有九中,如此这番,待到最后那一个太监时,玄舞嘴角的弧度越发大了去!

  “哎哎,小方子,你抖什么抖什么?没看本公主射术好着呢吗?来来来,站好了啊!”

  玄舞说着,不顾那小方子撕心裂肺的哭叫,眼看就要射出时,一股尿骚味儿突然弥漫而来。

  随着其他诸人前俯后仰的笑声,玄舞循着众人的目光,终于看见了那小方子正冒烟儿的裤腿……

  玄舞一时没绷住,陡然也捧腹大笑起来,然而,转眼,脸色却是越发难看。

  “你这胆小鬼,真没劲,还不快滚!”

  “是是是,谢公主,谢公主!”

  “还有你们,都给我滚!”

  “奴才遵命!”

  眼看那一群太监全都如获大赦般逃也似地跑出院子,玄舞怒哼一声,一把将手中的弓箭摔在地上,转身奔进了屋子。

  她身边那名宫女吓得连忙将手中的箭交接到另一个等级较小的宫女手中,又俯身去将那副弓箭小心翼翼捡起来。

  这宫女名叫玉蝶,正是玄舞身边的大宫女,也是她的贴身侍女。

  她将那副弓箭一路捧进了房间。

  玄舞翻了她的鞭子,眼看就要去院子里挥鞭撒气。

  雨蝶忙将她唤住。

  “公主,这可是皇上御赐的弓箭,您就是再生气,也不能摔它来出气呀。”

  “什么御赐?我都要被他嫁到那鸟不生蛋的北漠去了!还不兴我摔他东西来撒气吗?”

  玄舞说着,手中的鞭子一起一落,只听乒乒乓乓的声响,那面半人高的铜镜已经裂成了一地残片。

  “宁妃娘娘驾到!”

  外面传来太监的宣报,没多大会儿,一个清秀绝俗的女子由着宫女扶了进来。

  流苏云髻珠花簪,细眉温目痴愁缠,不见人间烟火味,仿似画外九天仙。

  这女子,正是宫中素有倾城容貌的宁贵妃。

  “参见宁妃娘娘!”

  雨蝶及一众宫女连忙行礼。

  宁疏影先是温婉一笑,旋即摆摆手,轻言道:“我与公主有些时日没见了,甚是想念,你们先下去。”

  眼看所有人都退出去了,宁疏影浅笑着,上前将玄舞拉坐下来,再倒了一杯茶递给她。

  “又是谁惹我们的刁蛮公主生气了?瞧这屋子乱得,气得不轻呢。”

  玄舞将鞭子一扔,突然倾身扑进她的怀里,开口的语气甚是委屈。

  “宁姐姐,我怕是以后都见不着你了……”

  “呀,好端端的怎么净瞎说!”宁疏影一声嗔怪,转瞬又开始娇哄起她来。

  “是谁将咱们家的小霸王惹成这般模样,快说与我听听,好叫你皇兄收拾他!”

  玄舞闻言越发怨怼,她陡然抽身:“就是皇兄,就是他惹的我!”

  “你皇兄?他疼你都来不及,这话从何说起啊?”

  “宁姐姐你不知道,皇兄他为了两国和平,要将玄舞嫁到北夷去了!”

  “什么?你是从哪儿听来的闲言闲语?”

  “不是闲话,五哥他前几日特地将我召去日升殿内,亲口告诉我的,当时六哥也在场!宁姐姐我舍不得你们……”

  “好了好了,咱们先不哭了,改明儿我再去与你五哥……”

  宁疏影正要好好安抚她,话没说完,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夹杂着太监宫女的惊叫。

  玄舞一把拉开了房门。

  “不好了不好了,娘娘!”

  跑在前端的是雨蝶,她不断地咽着口水,满脸慌张,语无伦次。

  “干什么这般慌慌张张的,你慢慢说,怎么了?”

  “回公主,翠珠……翠珠她……她被……被浣衣局的宫女给打了!”

  “什么?在哪儿?”

  “御花园!”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冤家路窄(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