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三年一度选秀(3)
周小栀2016-11-24 10:422,247

  他坐在殿前首端的位置,说话的声音不算大,却正好教周围的人听见。

  大夏朝六王爷萧元景,生就天赐俊美容颜,素有“一笑倾国还倾城,姮娥仙子逊三分”的美誉,平生有三大喜好,曰:调筝,下棋,陪美人。

  这下听他如是说,众人皆大笑不已。

  上首的萧玄景凝眸一笑,倒是那容后率先开了口:“是啊,眼见这选秀将至,南小姐倾城容貌,确实可惜了。”

  座下的众臣这才安静下来,闻言纷纷在心里暗道,这南家小姐是美是丑无人可知,倒是容后这话的意思,莫不是已内定了南倾歌不参与选秀?

  “舍妹身体有疾,难沐天恩,也是她没这福气。”

  萧宸景倏然的开口,倒令本来安静下来的气氛越发沉寂。

  眼见这事似乎已是尘埃落定,众臣心中暗喜,偏巧此时,那一直一言不发的宠妃宁氏却开了口。

  “真不愧是三贤王,待南小姐也这般亲厚,依本宫看,那南小姐虽养病闺中,却有个王爷这般处处体己的姐夫,又有个南大将军这样年轻有为的兄长,也算是她的福气了!”

  “疏影这话甚得朕心!”

  萧玄景当众执起她的玉手,毫不避讳地出言相帮,更亲手为她盛了一碗燕窝,亲自看她喝下,这才不动声色地抬头,语气疏懒:

  “疏影素有心疾,太医院那群庸医诸多年来一直束手无策,听闻那南小姐也是心病,三哥不妨让她也来参与选秀,一则若是果真选中,则二女同病相怜也正好有个伴,二来,也免教些末小人说朕偏心了去。”

  话毕,他斟了一杯酒,隐隐含笑的凤眸里一闪而过猫一般绿悠悠的光。

  此事一波三折,无疑又引来众人一阵心悸。

  萧宸景遥遥一拜,眸色温润,“臣遵旨。”

  是夜,贤王府。

  倾歌睡得迷迷糊糊之际,梦中似有开门关门之声,稍倾,偶有浓烈的酒味儿传来。

  倾歌咂咂嘴巴,翻了个身又要昏昏睡去,来人突然狠狠吻上了她的唇,夺去了她所有的呼吸。

  倾歌大骇。

  猛然惊醒过来,未及看清来人面目,眼前便倏然一黑,再没了知觉。

  一月之后。

  锦娘将上好的布料送过来时,倾歌正在后院里拿着扑子抓蝴蝶。

  她是无聊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宫宴之后贤王突将她禁足,不给理由,却不得踏出王府半步。

  若是平日也便罢了,如今他真个动真格的,又有个选秀大山沉沉压在心底,她再顽劣,这次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去。

  锦娘是王府里的老人了,原是贤王的乳娘,一直伺候贤王起居,姐姐嫁过来之后贤王便将她拨了过来,到得姐姐身死,她这才又回去继续照顾贤王。

  此时,她正喜笑颜开地让她挑选花色样子。

  倾歌杏眸一瞥,这才发觉旁边还站了一个身宽体胖的妇人,眼见她看过来,那妇人立时满脸堆笑上前,嘴里不停吹擂着自己裁剪手艺如何好。

  不逢年不过节的,这倒是稀奇。

  倾歌看着有些阴暗下来的天色,听得有些心不在焉。

  她本来也将那日梦中之事忘了七八的,而今,却突然想起来。

  可惜秋萤那丫头入夜睡得比她还死,她花费了不少心力,也没从卫林兄弟那儿探来一丝口风。

  萧宸景却在第二天便将她禁了足。

  倾歌想起这一月来的种种,脑海里陡然闪过一事——若按时间算来,不日,便是大夏朝三年一度秀女大选。

  她突然心惊,转身,一把将手中扑子扔给正喜滋滋看着那些精美料子的秋萤,不顾外面伶仃细雨往他的书房奔去。

  身后传来锦娘等人的惊呼声。

  卫林卫显一人一边,守在书房门口不让她进去。

  他正在与人交谈,倾歌知道,他今日特意将朝中几位大臣请到府上,明日朝堂一纸奏折,便是那于仁义的死期。

  “我有事,麻烦各位大人先出去片刻则个。”

  她终于还是闯了进去。

  请求的话语,却不见半分请求的语气。

  那里面几人中一个年长者脸色甚是难看,另有几个年少的,也一脸不赞同的看着她。

  上首的萧宸景浓眉微皱,立时轻斥出声。

  “女儿家家的,成何体统,还不快下去!卫显!”

  门外的人应声而入,倾歌不理,只倔强地盯紧他,心里害怕,一时没忍住,眼泪就那样蜿蜒到了嘴角。

  萧宸景终于亲自对坐中诸人赔罪,又叫来丫鬟奉茶。

  倾歌一路跟他来到他的房间。

  “他们说要为我裁制新衣,我寻思着也不是什么喜庆日子,我也不知道……”

  她再说不下去,只抬头看着他,泪眼盈盈,企图从他依旧静默的脸上看出些许情绪。

  良久。

  “不日便是选秀,你即便不如你姐姐倾城之貌,也不比其他诸家小姐差了去!从我王爷府出去的,自是要处处细心才是。”

  他淡淡的语气,倾歌方才一直忍住的泪水,终于又一次破眶而出。

  她死死咬紧唇角,直到尝到腥甜之味,突然轻笑出来:“那这个呢,算什么?”

  她手里,紧紧攥着的,是那日他托人给她的手帕。

  上面两行小楷,正是——不想选秀,就安分点。

  她倔强地看着他,说话的声音却止不住哽咽。

  “王爷怕是记性不大好,那日在你书房,你说我已到了及笄的年岁,错了!”

  我早过了及笄的年纪!王爷忘了吗?去年姐姐忌日刚过,哥哥还在战场,是你!三贤王,我的姐夫,亲自为我绾的发!”

  ……你说,他日有幸为我簪发,是倾歌夫君的福分……你说过的!你说过的……”

  言犹在耳,竟那么当不得真吗?”

  她说到情动处,忍不住大声哭叫起来,眼眶红红地只哀怨地盯紧了他。

  萧宸景却只是静静立在原地,甚至不如往日一般拥她入怀悉心抚慰。

  “宫中不比王府,此番若果真选中,你也该收收你那些小性子,不可像素日在王府一般胡闹。”

  好似一阵冷雨打来,倾歌只落了个透心凉。

  “那这个呢,没本事兑现的承诺,你许下它干什么,啊?萧宸景,你王八蛋!”

继续阅读:第十章 三年一度选秀(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