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三年一度选秀(2)
周小栀2016-11-23 20:262,332

  翌日,黎明。

  倾歌未及梳洗,出得房门便一路小跑,待到穿过四面抄手游廊,终于到得那处上悬“清心居”的房前。

  她顾不得平素礼节便推门而入,没曾想一个扑空,临摔倒之际,恰被房内的人虚扶了一把。

  “王爷呢?我找王爷!”

  她一把揪住了面前的卫显,呼吸不稳。

  卫显废了些心力才使自己从方才的扑面清香中回过神儿来,垂目一看,才发现她发丝凌乱,衣衫不整。

  他一惊,昨晚从卫林那儿得知她并未受罚,莫不是这小祖宗又闯了什么祸不成?

  “王爷拂晓便被皇上召进宫了,一时半会不会回来。”

  “拂晓便去了,宫里发生什么大事了?”

  “昨夜传来捷报,南大将军大败西楼兰,今日便将凯旋归来,皇上特在宫中赐宴,晚些时候会有轿辇过来接小姐过去。”

  倾歌大惊。

  “哥哥回来了……那,王爷可曾打点好了,我还是像以往一样称病不去?”

  “这个属下不知,不过,王爷临走时吩咐,如若小姐来找,便将这个交之于您。”

  他说着,伸手向袖中取出一块手帕,倾歌接过,正要打开,瞥了他一眼,又转过身,方才打开。

  素白的手帕上无案无图,正中间的那两行小楷[不想选秀,就安分点。],却令她高兴得差点窒息。

  晚间的时候,轿辇果然来了,停在王爷府正门前,没多大会儿就又空空而回。

  倾歌这才知道他果真安排好了,秋萤跑进来告诉她这个消息时,她正在房间里把玩着那块手帕。

  闻言,脑里那两行小楷只越发跳得欢脱,她弯唇一笑,希冀的眼眸似新月,嘴角梨涡微嵌,倍显轻灵。

  只可惜当时未知岁月蹉跎,彼时的她再捏紧这块素帕时,早已是物是人非。

  ——他的良辰吉日,满面红光,她一个人焚香,暗对着满院凄凉。

  是夜,宫中。

  随着仪礼司鱼贯而入,拜倒在金龙宝座下,年轻的皇帝走出。

  剑眉入鬓,金冠束发,颜如冠玉。

  大乐奏,皇帝升座。

  乐止。

  百官参拜,山呼万岁。

  皇帝轻薄的嘴角微凝了一抹笑意,扬手一抬,百官起身,拜谢。

  皇帝赐坐。

  按照大夏朝皇室祖宗留下来的规矩,接下来亲王等人依次上殿,之后是四品以上文武官由东西入,立殿中,五品以下则只能坐在殿下。

  然而,此番,进殿次序却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首先进殿的还是亲王、四大辅臣,这些人中间,却多了一个一品武将。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近日威震四野的南断章南大将军。

  此次皇帝专门大宴群臣恭祝其凯旋,本也无可厚非。

  此刻,群臣百官却是各人心异。

  这南断章本非他人,正是先皇的结拜义兄,老端亲王萧潜的长子。

  那端亲王早先因与乱党勾结意图谋反而遭满门抄斩,许多追随者也被牵连一同下罪,抄家的抄家,诛九族的诛九族。

  自古此类,最是忌讳斩草不除根,那南断章虽年少,且痴傻异常,但为绝后患也理应问罪。

  谁曾想人人都以为板上钉钉的事,一夜之间先皇却突然变了旨意。

  将其膝下一子二女一同交由当时的南恒老将军抚养,后来南老将军战死沙场,南断章也已长成,次年突请缨出战,并大败南方诸小国,从此立下战功,得先皇重视,自此平步青云。

  同年,三王爷请求先皇赐婚,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那端亲王的二女,南倾尘。

  从此,南氏一门越发显赫,群臣忌惮,先后多次联名上书让先皇三思,都被先皇逐一驳回。

  直至三年前皇上继承大统,那三贤王夫妻伉俪情深,耐不住好景不长,三贤王妃南倾尘难产,连同还未出生的婴孩一起命丧黄泉,这才稍稍抚慰了一番朝臣的惶恐不安。

  谁曾想如今这南断章竟又再次立下赫赫战功,加之一个月之后便是三年一度的选秀,那素来称病一直将养三贤王府中,不曾出过闺阁的端亲王幺女南倾歌相貌平平还好,若是像其姐南倾尘一般生了一副倾国倾城的相貌,到时候,只怕这大夏朝的江山危矣!

  天子爽朗的笑声,瞬间将诸朝臣的神思拉将回来。

  萧玄景坐在宝座上,左首的女子眉横丹凤、蛾眉皓齿,乃大夏朝的皇后,也即当今四大辅臣之一的大学士容征贤之女——容灼华。

  右首的女子画黛弯眉,眸翦秋水,正是那素有林下美人之称的宁疏影。

  宁贵妃。

  这名妃子,三年前还只是这后宫中一个默默无闻的卑贱宫婢,而今却是这深宫中人人艳羡的宠妃,皇上大宴群臣,除祖宗规矩必在的皇后外,皇上却独独允她出席,这其间的种种,又还何须意会?

  朝臣的目光不觉都往那容貌端庄的容后瞥去,却只见她细眉善目,温宁淑静。

  宫宴正式开始,萧玄景凤眸含笑,举杯,开口便直入正题:“今日朕设这宴,断章可还满意?”

  被特别安排与三贤王同桌的南断章闻言,连忙端正身子双膝下跪:“微臣惶恐。”

  “哎~将军此番立下赫赫战功,今日朕特许你不跪,将军快快请起。”

  南断章跪着,闻言连忙又行了个大礼,这才起身。

  他向来不善言辞,然而,朝堂里最不缺乏的,便是擅长言辞之人。

  “将军过谦了,正所谓顺境中获取捷运,固是锦上添花,这逆境中打翻身仗,方显英雄本色哪!”

  说话的是四大顾命老臣之一的庄亲王萧秉。

  他是先皇胞弟,更一度跟随先帝开疆辟壤,一同创下这大好河山,深受朝臣敬重。

  话毕,上首的萧玄景便立即大笑起来。

  “皇叔这话甚合朕意!”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官又一次集体跪拜,呼声震天。

  “众卿平身!”

  萧玄景朗声长笑,众目睽睽之下大步来到南断章身前,亲自敬了他一杯酒。

  身后众臣眼见今日这变故,心下虽惊且怒,却人人不甘其后,都争相前来敬酒。

  诸人多久经官场,打个祝福,道声恭喜,倒似乎真像那么一回事儿。

  酒过三巡。

  三贤王对面的六王爷收回打在萧宸景与南断章中间空位上的目光,转眸轻笑,一时间,万物无光:“南大将军神采英拔,偏偏胞妹是个病美人,实在是可惜啊可惜!”

继续阅读:第九章 三年一度选秀(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