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三年一度选秀(5)
周小栀2016-11-24 22:432,211

  “哎,瞧瞧,那就是传闻中那足不出户的南家三小姐。我看也不怎么样嘛,什么倾国倾城!”

  “啊,不是说素有心疾吗?”

  “大夏规矩,凡年龄居于十四岁到十六岁之间的官家女子,无论嫡庶,一律都得参与选秀。”

  “这我自然知道,可听说此番那四大辅臣之一的沈翰林之幺女沈秋霜不是也没来吗?”

  “那有什么要紧,那沈秋霜痴傻,头上那个姐姐可不傻!”

  倾歌听到这里鼻息一顿,只听那边又有人低声道:“诸位妹妹有所不知,听说南大将军凯旋归来那日的宫宴上,是皇上亲口提名三贤王务必要让她来参与选秀的!”

  “什么,皇上亲自提名的?”

  “可不是嘛,我听爹爹说了,皇上说若是她此番得选入宫,正好与同样染病在身的宁贵妃做个伴。”

  下面的话倾歌再没听进去,脑中一直萦绕的,全是那跑跑跳跳的六个字——皇上亲口提名!

  皇上的圣旨,谁敢违抗?

  如若那女子所言非虚,那么,她岂非错怪了那人?!!

  倾歌脚下一软,幸得身边的青萝慌乱之中扶了一把,好不容易站直了身子,她仰头看着头顶沉甸甸压过来的黑云,又看着眼前巍峨高大的朱红色宫门,心间好一阵哀戚。

  正值此时,只听轰隆隆一声,那神武门自里面打开来,一个满头花白的老公公颤颤巍巍地走出来,身后跟了七八个年纪轻轻的太监。

  一行人终于在离她们几步之遥的距离顿住脚步。

  “辛时到,秀女入宫~~~”

  按照之前列好的队伍,倾歌依然排在中端,她一脚踏进了那扇大门,那老公公沙哑尖锐的嗓音还似乎响彻在耳际。

  ——经久不息!

  好像命中注定一般,就这样冥冥之中,预示了她与那人自此经久不息没完没了的开始和后来。

  当夜,所有秀女被安排暂住储秀宫,房间三女共享一间,与倾歌同住的二人之中,一个是先前所听说的那位翰林家的大女沈秋月,另一个,便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知府千金,韩素素。

  那沈秋月,人如其名,清冷得像一轮高悬夜空的秋月,不找人攀谈,也不理他人言语,韩素素大概顾忌自己身份卑微,一言一行都颇为小心翼翼。

  如此这般,便是各自管各自的事,都不言语了。

  晚些时候有晚膳送进来,倾歌经历了这么一天的折磨,早已饿得发慌,没曾想筷子还没拿稳外间就来了个宫女将她叫了出去。

  月明星稀之夜,周围偶有巡视的侍卫一队队地经过。

  倾歌站在假山后面,借着黯淡的月光,终于看清了眼前人的面目。

  正是日间负责接送她们的那位姑姑。

  “不知姑姑找倾歌前来,所为何事?”

  倾歌对她福身一拜,那姑姑却换了个人似的连忙满脸堆笑地将她扶起。

  “奴才可担不起姑娘如此大礼,折煞奴婢了!”

  倾歌一愣,这人前前后后差得也忒大了些,前面看她还是一副鄙夷的姿态,这才几盏茶的功夫,缘何便成了这般畏缩模样了?

  “姑姑有话不妨直说,倾歌若有甚得罪之处,还望姑姑大人大量。”

  “奴婢不敢,姑娘乃是有福之人,他日姑娘若是飞黄腾达,只求莫要忘了奴婢则个。”

  那姑姑一脸惶恐,倾歌正不知所以,转眼,手上却被她塞了一件软绵绵的物事。

  倾歌正要低头去看,却被她一把握紧了手心。

  “夜晚风大,想是饭菜已经凉了,奴婢差人再送一份到姑娘房里去。”

  倾歌会意,连忙福身一拜:“不敢劳烦姑姑,既然无事,倾歌先行告退了。”

  她说完,正要从假山后面走出,不远却传来侍卫的呵斥声。

  “是谁在那里鬼鬼祟祟的?来人,去看看!”

  倾歌一惊,那姑姑已经扯紧了她的衣袖。

  “快,往这边走!”

  倾歌被她拉着穿过好几座假山才回到储秀宫,好在有惊无险。

  她累得满头大汗,害怕房间里面的人起疑,只得偷偷跑去院里打了水,终于洗了脸喘匀气,眼看外面有掌灯宫女经过,她再不敢耽搁,忙回了房间。

  里面的光景,却有些令她傻了眼。

  桌上的饭菜丝毫未动,却只有韩素素一个人坐在那儿。

  倾歌暗暗咬牙,莫不是自己此番,得罪了那位高高在上的祖宗。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没事吧?”

  倾歌摇头一笑,接着问道:“秋月姐姐呢?”

  “哦,她说她不饿,早早便睡下了。”

  倾歌下意识看了一眼卧寝的屏风,“那你呢?怎地也不吃?”

  她突然有些脸红地垂下眼睑,“我怕你出事,想等你回来。”

  倾歌心里甚是讶异,然而,便是人心隔肚皮,总是素不相识的两个人。

  她心里顿存了些末感动。

  “傻丫头,等我作甚,饭菜都凉了。”

  她轻声嗔怪,门外却又一次响起了叩门声。

  两人对看一眼,素素忙道:“我去开门。”

  来人是之前那个小宫女,手里提了个食盒。

  倾歌这才知道,那姑姑原来是说真的,果真差人又送了饭菜过来。

  看着那小宫女将桌上的冷饭冷菜收拾妥当,又一一摆上那热气腾腾的饭菜,她下意识捏紧了袖中那件物事,心里瞬间涌出一股莫名的烦躁。

  入夜,倾歌躺在床上,左边是素素清浅的呼吸,右边的沈秋月却安静异常,不仔细听,会让人觉得身边其实躺了个死人。

  倾歌心口倏然一紧,那块手帕像个烫手山芋,灼得她手心直冒热汗。

  素帕大小与普通无异,淡淡的荷香,上面印有稀稀疏疏的荷塘月影,却空无字句!

  荷塘?月影?

  倾歌突然忆起那老公公领着她们前来储秀宫时经过的那片荷塘,她之所以会多看了两眼,缘于初春的寒气还没消尽,那池塘里的荷花却早已打了花苞,且甚为广袤。

  月色恰恰透过轩窗打进来,满屋皎洁。

  荷塘!月影!

  鬼使神差地,她倏然轻手轻脚地起身,一步步走了出去。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选秀风波(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