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丫头,打回去
周小栀2016-12-08 18:271,792

  那最难熬的三年她都挺过来了,新人,她一样有法子将她们一个个送进冷宫里面去。

  这三个月因为太后去了清梵寺,她没了靠山,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然而,她还没来得布局,那新封的忘忧宫的许秋月就自己将自己送进了冷宫。

  那韩素素只是个知府家的小姐,为人也甚是老实本分,算不得威胁,可,即便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她会被那人看上,她也要掐断这仅有的机会。

  可是,今日,却传来韩嫔父亲贪污受贿的消息,真是天也助她。

  到头来,真正成为她心头大患的,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处处鲁莽行事最不可能封赏的南倾歌。

  昨夜,是她正式封妃的日子,这女子,终究没能逃过良辰吉日遭冷落的宿命,甚至,她堂堂一个妃子,又是大喜之日,却落得一个医女的命运。

  这听起来,倒似乎比她们还凄惨。

  可是,昨儿个夜晚,皇上却破天荒去了她的寝宫。

  她不禁想起前几日宫中盛传的那事儿来,他是万人景仰的帝王,这天下,什么貌美的女子未曾见过?却为何独独宠幸了她?

  更遑论,这女子样貌这般平平,甚至不及那韩素素的容貌。

  唯一的可能,便是她用了什么狐媚之术。

  闻说她医术甚是高明,有妙手回春之术,此番,定是她对皇上使了什么妖术!

  是她低估了她,不足半月,竟然一废一立,此后,倒不能小觑了她去!

  倾歌笑而不答,转眸,看向了她身后的两个丫头。

  “两个丫头,好生认认清楚,刚刚打你们的是谁?”

  “娘娘……”

  紫娥朝她摇头。

  倾歌知道她的意思,她现在刚刚封妃,宫中有的是眼睛盯着,不宜树敌太多。

  可是,今日若欺辱的是她自个儿她便忍了,两个无辜的丫头,她们有什么错?

  缘何要卷入这后宫争风吃醋中来,白白成为牺牲掉的棋子?

  “莫不是,姐姐今日还要为这两个丫头出头不成?”

  温嫔语气悠悠,眼角眉梢,皆是不屑。

  倾歌笑:“倾歌有个问题想问温嫔娘娘,不知可否?”

  温嫔一脸阴狠地瞪她一眼,“姐姐有话,直说便是,做妹妹的,哪有不听的。”

  “不知方才我的丫头如何惹恼了温嫔娘娘,你要这般罚她?”

  温嫔冷笑,“既然姐姐主动提起,妹妹也不好隐瞒了。

  实是方才宁心打此经过,正巧撞见了几个争吵的奴才,宁心心想这毕竟是皇宫,传出去也伤了皇家颜面,于是就想上前阻止了他们,未曾想未及开口,这唤作夏蝉的丫头竟然迎头就朝着本宫开口大骂,说宁心身份卑微,不配与她说话。

  宁心心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姐姐故意教唆的,于是便想替姐姐教训教训奴才,也教她以后长长记性。

  姐姐,今日说的是宁心也便罢了,若是说了别个主子,指不定闹到何处去呢。”

  她特意将“何处”二字咬得重了些,倾歌自然明白那何处指的是谁,所以,这是在威胁她了?

  倾歌咬牙,转身,朝两个丫头招了招手:“丫头,你过来。”

  她看着夏蝉,“温嫔娘娘方才说的可是真的?你可要实话实说,否则,便是你娘娘主子在这儿,也不定能保你,可是明白了?”

  那丫头愣愣地看了倾歌半晌,陡地跪了下来,抬头,早已泪眼婆娑,“娘娘,由始至终,奴才没有说过温嫔娘娘一句不是,温嫔娘娘是主子,夏蝉是奴才,夏蝉虽是个卑贱的丫头,可这宫里礼数,贵贱尊卑,夏蝉也是识得的,怎敢人前人后说人是非?”

  话毕,那温嫔早已恶眉横目地上前,说话间,涂了丹寇的指甲直直戳到了夏蝉眼前。

  “你这丫头,仰仗着你家主子竟这般无法无天了去,你不说我坏处,我还平白无故教训你不成?”

  “那就要问娘娘自个儿!”

  忿忿不平开口的,是一直安安静静站在一旁的紫娥,她说话间,眼睛一直死死瞪着地上方才甩她巴掌的太监,心里更是恨不得上前一把撕烂了那温嫔的嘴。

  “狗奴才,主子说话,你插什么嘴,南妃姐姐,莫不是平日里就是这样教训奴才的吗?这么没大没小没上没下的。”

  “倾歌本便是个常年的病秧子,从不曾出来房门的,自是不懂得宫里这些规矩,不过,有件事,倾歌倒是知道的?”

  “什么事?”

  倾歌冷笑,不语,只是上前,一左一右揪定了地上那大声呼痛得两个太监,三两下便拎到了两个丫头的面前。

  “你,你这是干什么?”

  倾歌不答她,只看着两个丫头,“丫头,你南主子没别的本事,可是,谁要是不分青红找白欺辱了我灵凤宫的人,倾歌便是拼了命也要讨个说法,紫娥丫头,这两个太监打你,是我亲眼看见的,现在,你打回去,记住了,便是阉人,也是有自尊的,所以,一巴掌,足矣。”

继续阅读:第三十章 不睡,就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