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同床共枕(2)——皇上我饿了
周小栀2016-12-01 13:532,210

  说话间,呼出的气息暖暖打在她的双颊上,甚是撩人。

  “你是朕的妃子,普天之下,一切都是朕的,包括你!”

  倾歌哪里料到他会这般无耻,怔愣过后翻身而起,起身跨步就要自他身上越过,却在刚迈出步子时被他起身一拉一拽,她惊慌失措间,又一次倒进了他的怀里。

  “已是二更天了,朕四更天便要起身,你便不能安分点!”

  他话里是毫不掩饰的怒气,说话间拽起被子将两人的身子一同盖住。

  倾歌狠狠瞪着他,却终究败给了他沉沉的一声轻叹。

  “朕为你挑了几个使唤宫女,明日见着了,你若还不懂,再来问朕。”

  他声音低低沉沉的,煞是悦耳,倾歌感受着周身的温暖,不知不觉又往那温热的源头偎进了些。

  不过顷刻,她却又翻来覆去地打滚,几番下来,萧玄景的脸难看得像要吃了她。

  “又如何了?”

  他语气里是十足十的不耐和威胁,倾歌捂紧肚子,咬牙盯了他半晌,暗暗在心里衡量着要不要与他说!

  “再要磨蹭便一夜憋着了。”

  他淡淡的声音,倾歌怒,有些大事小事,像极了三急,等不得。

  她在心底酝酿,想着无论如何至少说得文雅一些。

  “皇上,我饿了。”

  却终究,只越发不会说。

  枕盼的男人半晌不语,倾歌微愣,等了半晌还是等不来他的回应,肚子先不争气咕嘟嘟叫起来。

  然而,他接下来的话,让倾歌瞬间又有了一掌拍死他的冲动。

  “忍着。”

  忍得着还用得着跟你说!

  倾歌怒,却自然是不敢真的一掌拍死他。

  且不论那大前提是她有没有这能耐。

  她又在榻上翻来覆去几番,终究,还是忍不得。

  她心里苦的很,自封妃那日起,便一直被折腾,好不容易到了晚上,他一个圣旨,她忍着饥饿还要连夜赶去给他那位红颜知己探病。

  别人封妃都是天大的福分等着,她呢,到来却是这般悲催。

  她想着,只越发饿得慌,可是,这恁大一个皇宫,她初来乍到才几天,人生地不熟的,似乎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些不好使,加之这些日子以来实是累得紧,于是,没多大会儿竟又糊糊涂涂地眯了过去。

  再醒来,最先的意识顿在她的腰上,那里,钝钝的痛。

  好吧,她是被那人粗暴地叫醒的。

  睁眼,怒目横斜地瞥过去,只瞧见他身着里衣,正一脸恶狠狠地瞪着她。

  “不是饿吗?也能睡得猪一般不省人事。”

  他语气里浓浓的鄙视,倾歌稍微恢复了些许意识,鼻间已充斥了一股饭菜的香味。

  她下意识耸鼻深嗅,一时间,脑里的瞌睡虫早已跑了个精光,五脏六腑似乎都在乱窜。

  她看了他一眼,也不管他脸上眸里那阴阴的凉气,连忙翻身下床,一眼便看见了小桌上的摆放着的几个小碟子,三两样清粥小菜,却胜在赏心悦目。

  许是饿得急了,便是看着那普普通通的白米饭,竟也觉得晶莹剔透,很有食欲。

  倾歌不再管他,坐下端起碗夹起一筷青菜就咽了下去。

  第二筷小葱拌豆腐。

  第三筷,直接将那一碟花生米尽数倒进了碗里。

  ……

  吃完,颇为满意的抚着微微凸起的肚子,似乎这才意识到身后一直站了一个人。

  她回头,正好撞进了那人若有所思的眸子里去。

  倾歌一愣,到得此番,倒是真真有了一丝面热。

  “那个,皇上,您还没睡啊?”

  萧玄景只沉沉盯着她,半晌。

  终于,他开口:“南倾歌,朕这宫里怎么饿着你了?”

  倾歌心里好一番龇牙咧嘴。

  就知道,他不奚落,都不是他了。

  算起来,两人才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却竟早已同床又共枕过了。

  再想起连日来的始末——从前,今后……

  倾歌心里的情绪有些纷繁复杂。

  “我好困,皇上,你不睡的话我先睡了。”

  她打了个不怎么秀气的呵欠,说完,也不等他点头,自己先朝床榻走去,方触到床沿,身子一轻,她一惊,反应过来时,自己竟又一次被他抱在了怀里。

  倾歌微愣,然后,目测了一番自己悬空的身子与床榻的距离,终于,闭眼,大气凌然地滚到了床榻上。

  然后,得出了一个意外的结论,皇宫里的床,果然舒软。

  她心里想着,翻身,那人已经躺在了她的身侧。

  他身上还带着一丝夜里更深露重的寒气,倾歌向来怕冷,此番,却咬牙将身子又往他的身子凑近了些。

  他倒好,理所当然似的,直接伸出手臂,理直气壮地就将她的身子揽进了怀里。

  好冷!

  倾歌猛地缩了缩身子,咬紧牙关恨恨地想,看在小葱拌豆腐的份儿上,老娘忍了!

  耳边传来他的呼吸,倾歌睁着眸子,发现自己竟然悲催地失眠了。

  他低沉的哂笑恰在此时传来,倾歌凝眸。

  “朕倒是有些好奇,那些被你轻薄过后的青楼女子,现在何处?”

  平白无故的,怎么会突然旧事重提,倾歌咬牙,大晚上的,他该不会是要秋后算账了吧!

  那她还不得亏死,别说他有权有势,便是她如今在人家的地盘,也是羊入虎口!

  “皇上你说什么,倾歌听不懂。”

  萧玄景笑。

  “没事,爱妃便当朕是在说故事好了。”说到这里,又是轻轻一叹,“可惜,那故事里头的小贼,虎头蛇尾,有始无终,甚是扫兴。”

  你才虎头蛇尾,你才扫兴。

  继续怒,转眸,却实在想不出他这话因何而起,于是闭嘴闭目,决计将沉默进行到底。

  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她下意识伸手去抓,掌心所到之处却是空空如也。

  入宫以来,这还是头一朝她睡得这般不知春秋,竟连那人何时起身也毫无印象。

  倾歌盯着头顶的罗帷,脑里倒一时闪过昨夜里关于她问她他为何知她会医理时,他所说的话,她当即翻身而起,穿上鞋子便匆匆往外面走去。

继续阅读:第二十六章 小葱拌豆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