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同床共枕(1)
周小栀2016-12-01 16:092,534

  “我梦中的他涅槃打坐,执笔不写佛……”

  醒来的时候是在床上,浑身晃似遭万千重物碾压过一般,嗓子涩痛得紧,倾歌眉头深皱,迷迷糊糊地伸了个懒腰,竟然撞上一堵坚硬的肉墙。

  鼻间弥漫着淡淡的龙涎香,甚是好闻,她耸鼻深嗅。

  抬眸,才发现那男人正一脸讳莫如深看着她。

  “爱妃醒了?”

  他的笑太过诡异,话里趣味儿有些浓,倾歌发现不对劲,转眸,大惊!

  天,她什么时候竟然躺在他怀里了,等等,窗外的天,怎地突然就黑了?

  “睡得不好?”

  倾歌神游天外地摇摇头,她还在纠结她如何一觉醒来就与他同床共枕还在他怀里的事,头顶的声音又一次传来,“睡得好,怎会哭叫着醒来?”

  倾歌大惊,终于成功回神,她疲累地合上眼皮,想起方才梦里的场景,整个人竟止不住一阵阵地发冷。

  她突然将自己往温热的被窝里藏了藏,半晌,终于转眸对上了他的。

  “萧玄景,额,皇上……”

  他沉沉盯了她半晌,到得倾歌以为他会因为自己直呼了他的名讳而惩罚她时,低低的一声轻“嗯”突然传来,那语气,仿似还带了一股难以言说的戏谑。

  倾歌皱眉,抬眸道:“关于天尊的故事,你知道多少?”

  “为何这般问?”

  “是我先问的。”

  两人的眸子对上,萧玄景嘴角一勾,浓眉轻挑,“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不说和说了有区别吗?

  倾歌鄙视,决定不与他计较,“他和朱雀的故事,你肯定不知道……”

  她声音悠悠的,似乎还带了几丝得意,晃似还有几分试探。

  男人将手臂又收紧了一些。

  方不紧不慢地开了口。

  “哦,怎样一段故事?”

  他面对她,难得的温醇低语,声音甚是惑人。

  倾歌有一瞬间的失神,转眸,又觉得在他怀里甚是暖和,想着他若是真要存心将她怎样只怕也不会等到这时候,心下权衡间,索性便大大方方享受起了这个免费的人肉抱枕。

  上古时代,盘古开天辟地,并亲自择了四个生灵为其赋灵,四个生灵后来各自修成四大元灵。

  原始天尊,通天教主,太上老君同为四大元灵之一的鸿钧老祖徒弟,鸿钧老祖所创三清教中,元始,通天因教义不同隔三差五大战,适逢其师鸿钧老祖等四大元灵闭关自修,参透宇宙造化,修至万劫不灭,金身永驻临界,因而,天界混乱无人管束。

  通天座下小兽朱雀生性顽劣,不理二教之争,常常偷偷去天尊殿听说佛理,,一日被天尊座下七宝妙树发现,那小兽逃跑之时慌乱中撞翻菩提祖师座下燃灯,致使大火烧了天界六重,并烧毁天尊手中七宝妙树,诸多神仙流离失所,人间处处生灵涂炭,通天座下众神趁机起义,逼迫天帝退位,三界一片混乱,于是四大元灵提前归位,重铸九重天,平息动乱。

  “当时,九重天上主司刑法的是元始天尊,事后,他便亲持了手中的七宝妙树,将朱雀活活给困死了……”

  “你想说什么?”

  倾歌抬眼瞥他,这人,真没情调。

  她腹诽完,又忍不住问道:“萧……皇上……你说……缘法悟性,久久难说,会不会其实根本不是佛法无边,而是他动了凡念?”

  “谁?”

  “你知道是谁!”

  他凝眸,深黑的眸子沉沉盯了她好久,眸里精怪陆离,神色有些难以细说分明。

  “南倾歌,你少时可曾遇到过甚么奇特之人?”

  半晌,终于传来他低沉的声音。

  那语气里似有若无的试探,倾歌不解。

  半晌,却陡地福至心灵,她突然便翻身自他怀里滚了出来,杏眸瞪圆,语气甚是愠怒:“原来,今日宁妃之事,你还是不信我。”

  她语气里突生的隔阂,眸子里的漠然, 令萧玄景有瞬间的失神。

  他突然一把将她揽回怀里,动作甚至有些粗暴,倾歌心里苦,哪里还能任他这般为所欲为,当即死命地挣扎。

  一番拳打脚踢间,她气喘吁吁,他淡然轻笑!

  狗皇帝!

  她在心底狠狠地咒骂,几分气自己空有一身轻功却在他面前完全使不上,更多的,却是恼他对她的不信任。

  转眼,却发现了不对劲,她方才大动作,才发现膝盖处甚是不灵活,她下意识伸手一触,竟发现那儿软绵绵的,她起身,掀开被子,撩开亵裤,才发现那儿被白布来来回回裹了厚厚的好几层。

  她微愣,突然想起来她自甘泉宫回来之后,甚是困乏得紧,当即倒在床上便呼呼大睡,直到晚间他亲自过来命她与他去三清殿,她当时心里装的尽是骇怕,便把这茬给忘了。

  那她腿上这伤,谁包的?

  那些嵌入血肉里面的碎瓷是要取出来的,那人使了什么法子,她竟毫无痛意?

  对了,三清大礼的事无疾而终,依照民间传闻,此乃不祥之兆,那么,他是怎么处理的?会不会等到明天天一亮就又逼着她同他再去拜一遍?

  越想越是觉得毛骨悚然,她眉头深锁,脑海里不自觉又浮现出了方才梦里惊心动魄的场景来……

  我梦中的他涅槃打坐,执笔不写佛?

  那个女子,不,那只鸟,通体橄榄色,那个场景,又是如此的……熟悉,那明明,便与传说中天尊与朱雀的那段传说不谋而合……

  所以,那个女子果真是朱雀?

  那,那个衣袂飘飘的男子又是谁,是传说中的元始天尊吗?

  还有,那女子临死前依然呢喃的“他”,又是谁?

  枕盼的人却是不说话,只兀自又将她粗暴地拉着躺下来,任凭她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

  倾歌皱眉,突然想起来早前问他的事,想着死活挣不开,便作罢。

  “萧玄景。”

  她突然开口,在意识到自己又对他用了大不敬的称呼之前,他轻嗯的一声已经传来。

  倾歌抬眸,看着他的眸子,“我早前问你的事,你还没给我回复。”

  “你问朕何事了?”

  “你明明知道!”倾歌恼恨,却不得不顾忌这人的那肚子腹黑,“就是我会医理这事,你从何处得知的?”

  她软了语气,萧玄景却似乎并不打算与她多谈。

  “睡觉。”

  微微愠怒,他揽紧她的身子,说话间,温热的气息袅娜在她的耳际,惹得她好一阵心悸。

  这皇宫中举步维艰,潜藏的危险不知始末,倾歌哪里肯睡,当即一把将他推开。

  萧玄景不备,就让她这般顺利脱溜出来了。

  “你不说,便不要来我寝宫……啊!”

  倾歌话未毕,他却陡然起身,转眼便覆到了她的身上,倾歌大惊,一时短了呼吸。

  他眸光悠悠的,又似乎还带着一丝得逞的揶揄,两人交颈想握,呼吸相缠,倾歌的脸上渐渐爬上了几丝可疑的红晕,惹得她越发懊恼。

  好半晌,正当她再忍不住就要发作时,那人方低声开了口。

继续阅读:第二十五章 同床共枕(2)——皇上我饿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