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诡谲的请罪(1)
周小栀2016-12-09 12:121,793

  倾歌凝眸。

  “后宫之中,可有王爷留宿宫中的案例?”

  两个丫头顿时大惊,便连那边的秋萤也忍不住倏地朝她看了过来。

  倾歌垂眸,这些时日以来诸事缠身,现在细细想来,那夜在冷宫外的林子里偶然撞见的那对“狗男女”,绝非只是情不能自禁那样简单!

  不知道为什么,她当时听到那女子口中呼出“王爷”两个字时,心里竟下意识浮出了一股强烈的骇怕。

  她所知的,先皇后宫庞大,然而,皇子却甚少。

  到得晚年,最终长成的,只有四个皇子,分别是三贤王萧宸景,当今皇上、前五王爷萧玄景,六王爷萧元景……

  还有一个,因为不得先皇宠爱,后来又因涉嫌在先皇重病时暗里起兵造反,先皇龙体大愈之后,便将他封做西南王,并立下圣旨,从此以后,不得召见,终生不得踏入帝京一步。

  此人,便是大夏朝四王爷——萧睿景。

  倾歌咬唇。

  如若起兵造反一事是真,那么,先帝此番行事,倒真真是法外施仁了。

  如此想来,那个人便不该是四王爷,再排除萧玄景,至于那个人,他是大夏朝人尽皆知的三贤王,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毛病,断不会深夜逗留皇宫……

  那么,是六王爷?

  对于那位传说中一笑倾城的六王爷,她也只是少时随爹爹出入宫中时偶尔见过一面,只记得是个爱捉弄人的主,她到现在还记得当年他故意将不知哪个官家小姐的鞋子藏起来将人惹得大哭的事。

  后来长大之后便再不曾见过了,只听说如今修成了个爱调筝弄弦的风流王爷。

  莫不是,这六王爷平日里浪荡公子的形象只在表面,暗里,却也对大夏朝的江山感兴趣?

  倾歌心下一怔,不知不觉,竟有些为那人胆寒起来。

  如若将来真有一天他的兄弟要来夺他的江山,他会如何?

  “主子,您怎么了?”

  倾歌望向自身后推她的秋萤,缓缓摇了摇头。

  转眸,又看向了正怔怔看着她的两个丫头。

  她起身,将紫娥拉到身前站定。

  “丫头,你方才说,你从前当值的地方,是郁芳轩?”

  紫娥点头,抬眸,愣愣地看着她。

  倾歌弯唇一笑,“那里曾住过一个唤作青萝的落选秀女,你可认识?”

  “青萝?青萝……”紫娥低声呢喃出声。

  倾歌紧紧凝着她。

  “可是有些印象?”

  紫娥陡地看向她,秀眉微蹙,“落选秀女好多,有没有这个人奴婢是真记不清了,倒是娘娘方才提起的这个名字,奴婢倒觉得,仿佛真在哪儿听过似的……”

  倾歌凝眉。半晌不说话。

  “娘娘恕罪,奴婢实在……实在记不起来了!”

  倾歌忙止住她的动作,抬手为她理了理额前的发。

  “傻丫头,你又没犯错,平白无故的,我怪你作甚。”

  “小姐,我不是听说,您在进宫第二日就毁容了吗?为何?”

  说话的是一脸不解的秋萤。

  倾歌笑:“你以为呢?你主子我可是神医妙手,那点小伎俩,自是唬人的。”

  她说着,又郑重地看向三个丫头,“话虽如此,以后这等事,你我主仆四人你知我知,知道了吗?”

  秋萤嬉笑,“您把我当三岁小孩呢,竟这般信不过我。”

  “我不是信不过你,我是信不过这皇宫,丫头,以后,有得是罪受。”

  倾歌看着她,小丫头进了宫,那原先的垂挂髻 就换成宫中宫女的飞仙髻,倾歌皱眉,这样好看是好看,却总觉得像是少了点什么。

  她想着,忽然掀眸一笑,转身进了里屋,稍倾便拿了一支碧玉簪子出来,三两下插到了她的头上。

  “嗯,这般,越发好看了。”

  她微笑着打量。

  “小姐,奴婢不敢要。”

  她说着,就要伸手取下来,倾歌恶狠狠横她一眼,生生止住了她的动作。

  那边,夏蝉已压低声气开了口。

  “秋萤姐姐,现在这宫中,没有小姐,也没有丫鬟,只有南妃娘娘,咱们都是宫女。”

  秋萤一愣,待得反应上来,看着倾歌一眼,连忙朝着她福身一拜:“多谢妹妹教诲。”

  倾歌与紫娥相视一笑。

  这夏蝉,年纪虽小,脑袋好在灵光,她突然庆幸自己当初在浣衣局为她强出了那一头,否则,这世间又少了个这般冰玉的丫头。

  午后的阳光不暖人,好在天光明媚。

  灵凤宫一屋子主子奴才聚在院里头烤火炉。

  小蚁子从前在戏班长大,会三两下拳脚功夫,于是在地上时而倒立着走,时而翻个跟斗,逗得大家乐呵呵的。

  偌大的灵凤宫,也因此平添了许多生气。

  皇后正是这时进的灵凤宫。

  只听得外头通报的那一声,倾歌率了一屋子的奴才迎接时,才看清了紧跟她身后的那人。

  温宁心。

  倾歌心底顿时涌上了一股子不好的预感。

继续阅读:第三十五章 诡谲的请罪(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