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元夜谜团
周小栀2016-12-09 12:081,734

  倾歌看着面前的一众巴巴盯着她的奴才,嘴角凝出了一抹笑来:“大家相聚一堂便是缘分,我早前也同夏蝉紫娥说过了,在我这儿没有那么多规矩,只要出了我这灵凤宫的门你们不犯错就行。”

  “既然来了灵凤宫,你们娘娘我没有别的要求,只记住一句话,一荣俱荣,一辱俱辱,可是听明白了?”

  几个太监和丫头的面上都露出了笑容,闻言郑重忙慌的点头。

  倾歌会心一笑,将手里的荷包扬了扬:“这里面都是些碎银子,我也想不出有什么送与你们的,这些,权当我给大家的见面礼了。”

  她说完,将荷包一个个交到他们手上。

  刚发完,身后就传来一阵掩嘴偷笑的声音。

  倾歌抬眸,就瞧见两个太监拿着她刚刚给他们的荷包对比着,嘴里小声嘀咕着。

  她自然知道他们在犯的什么嘀咕,那两个荷包,一个细针密缝精致小巧,一个断针残线歪歪扭扭,那个歪歪扭扭的,正是出自她的手。

  倾歌暗暗咬牙,那边厢,三个大丫头已毫不掩饰地笑了出来。

  倾歌怒,“这什么女红啥的……我反正是一窍不通……不过,话说回来了,便是看在娘娘我昨儿个花了一整个小下午的时间在这事儿上,你们也不能嫌弃了去……再者说了,小蚁子,你一只小虫子,有个运粮食的物件便行了,要个绣花枕头作甚?”

  她话刚说完,面上却仍旧止不住有些挂不住。

  一众丫头太监却因着她这一席话笑得越发欢脱了去。

  倾歌横了笑得最欢的三个大丫头一眼,就见夏蝉走出来道:“你们可别小瞧了那荷包,虽然看着不怎地,可总是咱们主子一针一线缝出来的,便是这份心意,也足够咱们从今以后好生服侍娘娘了。”

  几个丫头太监面面相觑,顷刻间,却又颇为默契般扑通通跪在她面前:“奴婢(奴才)从今以后,原为娘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倾歌笑,连忙弯腰将他们扶起:“该打,我刚刚说什么,在我这灵凤宫没有那么多规矩,瞧瞧你们一个个的,存心要气死你们娘娘!”

  将其他诸事交待完,倾歌独留了三个大丫头,就让其他人下去了。

  她示意秋萤去看着门风,转眼,将那两个大丫头的手执起握在掌心,语里郑重真诚,“两个丫头,别个也便罢了,在这宫中,你们是我最信得过的人,我接下来说的话,要你们做的事,今后便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不能对外说一个字,可是做得到?”

  “娘娘尽管吩咐便是,奴婢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倾歌忙将她俩扶起来,依旧将她二人的手紧紧握住。

  “有两个事,第一个事,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万万不可有丝毫隐瞒。”她看着两人的眼睛,语气凝重,“元夜那晚,宫里可有什么庆贺的节目?”

  “这个有,元夜那晚皇上在御花园设了小宴,宫里好生热闹,听说节目一直安排到了深夜才结束呢!”

  倾歌看着夏蝉,“你不是在浣衣局当差吗?浣衣局里的人也去看了?”

  “那夜皇上心情好得很,邀请了所有的皇亲国戚,奴婢当时在郁芳轩当差,御芳轩的姑姑不知从何处得了好处,给我们送了好多瓜果点心!”

  说话的是紫娥。

  倾歌大震。

  所以,昨儿个夜里她臆测的没错,元夜那晚,竟有两个皇帝!

  而事实是,假皇上在宫里,真皇上出了宫?!!

  这个认知突如其来,她脚下一个趔趄,幸得秋萤及时将她扶住了。

  倾歌重重喘出一口气,陡地瘫坐在床。

  如此看来,元夜那晚的御花园小宴,明显是个幌子,可是,宫外有甚大事,竟要他这般花心思去布置?

  两日相处下来,那人给她的印象只一味深不可测,断不会仅仅是为了偷偷出宫去“与民同乐”。

  那么,唯一的可能,那晚,宫外一定有他不得不出宫的缘由,而这个缘由,明显是不能为外人道的……

  那,当日他们一行人秘密出宫却被她偶然撞破,如今她入了宫,他为了守住那个秘密,会不会将她杀人灭口?!!

  毕竟,只有死人不会说话……

  越想心底越是寒瘆得慌,倾歌揪紧帷帐,浑身绷得紧紧。

  “娘娘,您怎么了?主子?”

  倾歌回神,一把抓住了夏蝉的手,“丫头,记住了,今日我问你们之事,千万不可向任何人提起,否则……”

  两个丫头眼见她神色凝重,都不约而同紧紧地盯着她。

  倾歌咬牙,“否则,你们主子今后的日子,怕是会不好过了。”

  两个丫头闻言,对看一眼,忙跌声应道:“奴婢遵旨!”

  “娘娘,你方才说,有两个事?”

  半晌,紫娥方试探着问出声。

继续阅读:第三十四章 诡谲的请罪(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