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诡谲的请罪(3)
周小栀2016-12-12 14:081,883

  “南妃,既是如此,你便收下吧,也好教温嫔心底那块石子落个踏实。”

  容后却在此时开了口,倾歌自知推不脱,只得压下心中不快,勉勉一笑:“如此,妹妹有心了。”

  送这二人走之后不久,紫竹轩果然就来人了。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花竟是温嫔亲自送过来的。

  明明可以差人送过来,她这般小心翼翼,加之今日她与容后二人来她灵凤宫本便蹊跷,倒教倾歌心里不得不防。

  然而,初看那花却果是娇艳得很,她仔细闻了味道,也无甚异样,那泥土与其他泥土也无异。

  倾歌皱眉,她自小习医理,鼻子较之旁人也多灵了几分,所以,便是再如何刁钻的药材,凡是经她鼻子闻过的,便没有她不知道名称用途的。

  微不可闻地轻叹一声,她身后的秋萤眼见自家主子这般,心有不忍,便开口道:“娘娘既不喜欢,奴婢扔了便是,何苦闹心。”

  “你既如此说,那我问你,咱们主子明明对那御赐的早膳食不下咽,为何今昨二日都吃下了?”

  说话的是紫娥,这话明显将秋萤这丫头问着了,倾歌眼见她几次三番欲言又止,心里觉着好笑,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夏蝉却在这时答了她:“秋萤姐姐你初来这宫中,有许多事儿不明白,今儿个若咱们娘娘将这花扔了,指不定便被人寻了把柄,岂不正着了坏人的道?”

  “啊?”

  眼见那丫头还是抓耳挠腮不明就里,倾歌看在眼里,笑里的欢快便一点点消散了下去。

  这些伎俩她现在还能应付得来,将来呢,如若有朝一日她一个不留心果真入了别人的套,那么……

  她不自觉看向身后正笑闹着你推我攘的三个丫头,如若真有那么一天,这些人,都是她的牵挂,她若不能自保,她们该怎么安身?

  御花园。

  温宁心行至一处开得正艳的腊梅花前,突然站定,抬手,轻轻摘了一朵捻在手心细细赏玩,看起来心情甚好。

  兰儿是她的贴身伺婢,自小跟在她身边伺候,别个不说,自家主子什么脾性,她是知道的,昨儿个发生了那样的事,主子心里只怕早已对那南倾歌恨之入骨。

  果然,今儿个一大早,主子便早早地带着他们前去皇后的寝宫,然而,主子打算的却是要去灵凤宫同那南倾歌请罪,她便又以为,主子心里,必定是有所筹谋的,谁曾想……

  “娘娘,奴婢实在不明白,那南倾歌如此嚣张,公然与娘娘作对,娘娘今日缘何还这般对她,竟连太后亲赐的那个宝贝也舍得摘下来给她?”

  温嫔闻言,拈花的动作一顿,嘴角一勾,继而单指拨弄着腕上的碧玉镯子,只越发笑得风姿绰约,“你道本宫今儿个真是去给那贱人赔罪的吗?至于这镯子,莫说本宫本便没这打算,便是有这心思,也得她南倾歌敢要才行。”

  兰儿的眼前一亮,“娘娘的意思是?”

  温嫔美眸一扬,继而瞧着午后暖阳下的灵凤宫的方向,狠狠压下眸光。

  “我要的,就是她的推脱!”

  随着她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句,手中娇艳的花被她狠狠捻成鄢败状,红色的花汁自她手心缓缓流淌下来。

  女子陡地将手心摊开,里面的花瓣早已辨不清模样,那原本姣好的面容隐在阴影里,竟因那怒目含恨的模样而扭曲异常。

  “南倾歌,终有一日,我要你人同此花!”

  她说完,将手心朝上狠狠一抛,头也不回地往紫竹轩的方向走去。

  身后,只留了残花一地,一阵风拂过,那光景,越发凄凄零落。

  一个绿衣宫女模样的女子自假山背后缓缓走出,她收回一直追寻着眼前那对主仆的背影,转眸,复又朝身后的灵凤宫深深看了一眼,嘴角细细划出来一个弧度,她眼眸微眯,转身离去。

  如水凉夜。

  日间天光甚好,夜里却没有明月,夜空里只零落挂了几颗星子,也是时明时暗地,隐隐约约看不真切。

  子时将近,那人今晚,总不会再来了吧。

  倾歌咬牙,有些着恼地甩去这莫名其妙的思绪。

  他来与不来,与她何干?

  她放下揉捏眼角的手,轻叹了口气。

  自温宁心走之后,她的眼角就一直跳,到现在还一直未停歇。

  因着这个睡不着,索性起身,本欲来院子里看看月色,谁知,老天也像是跟她作对一般。月色全无。

  “丫头们,民间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左眼跳财还是灾来着?”

  站在她身后的三个大丫头,正是夏蝉,秋萤和紫娥。

  几个丫头闻言,相顾一眼,秋萤正要开口答她,抬眸的瞬间,却正巧看见了正踏着大门走进来的一行人,为首的人一身明黄,黑色镶金边朝靴。

  她一惊,手上的动作有些大,碰到了一左一右的二人,夏蝉秋萤不明所以,转眸正要朝她看来,目光却先被大门正往里走的一行人吸住。

  三个丫头身子一颤,连忙退身便要行礼,恰在此时,萧玄景墨眸朝她们轻轻一瞥,摆摆手示意她们不要出声。

  三个丫头会意,连忙弯着身子往后连连后退了好几步,站在一旁,头不敢抬,大气不敢出。

继续阅读:第三十七章 院中人独坐(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