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院中人独坐(2)
周小栀2016-12-13 14:321,810

  “你不说便是了,所以,你为什么还来我的灵凤宫?你若是懂得女子心思,定会明白她此时或者在以泪洗面也说不准,更何谈她如今染病在床?”

  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执意纠结这个问题,明明他方才的一番反应早已表明他不愿与她谈及这个话题,亦或者,只除了那个人,他谁都不愿意提。

  可是,说不清楚因果,就是问了。

  枕边人却依旧不说话,耳畔有他的呼吸声,不甚均匀。

  所以,但凡你掩饰得再好又如何。

  倾歌抬眸瞥着头顶的夜明珠,轻叹一口气,半晌,终究开口道:“从前在王府的时候,王爷告诉臣妾一个人若要是没有弱点,便永远傲立于世,所以,有时候,有牵挂不是个好事,可是,他又说,也正因为如此,更不要轻易为了一些事,辜负了难得的一些人,”话到这里,她轻轻一笑,“萧玄景,有时间,你去看看她吧。”

  “你怎么知道朕没去看她?”

  她说归说,本没有企盼他会答她的,谁料他突然问出声,倒问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倾歌抬眸,扯唇,不语。

  心里,却狠狠暗骂自己无端生事。

  如今都自身难保,到有这闲心思管别人的事。

  夜寂静得很,外头连鸟叫的声音都没有。

  偶有风吹枝颤的声音,树叶的沙沙声,隔了门窗,也听得不甚分明。

  “朕记得爱妃之前问过朕为什么定要你入宫一事,爱妃这般坚持,莫不是,宫外已有了心仪的男子不成?”

  本以为两人便要这般不说话到天明了,没曾想他竟又开头,这话着实叫倾歌吃了一惊,莫不是有什么风声吹到他的耳里去了吗?

  不行,她不能连累王爷,想到这里,她暗暗收了惊疑,便又忍不住试探出声。

  “皇上,如果我有呢,你会放我出宫吗?”

  “你确定希望朕放了你?”

  当然确定!

  几千几百个确定!

  倾歌只差没有脱口大叫出来,心里却觉得他必定是在试探她,便不敢多言。

  世人皆道女子心,海底针,她暗暗觉得,若是如此,那么,帝王心一定是藏在棉里的海底针。

  “你为何害怕天尊?”

  瞧瞧这一来二去都答非所问的,他这么一问,倒像是无话找话。

  倾歌抬眸,“不知道,打小便怕了,这世间之事,似乎都不尽是可以说出来缘由的,不是吗?”

  “爱妃说得在理。”

  倾歌倒没想到他会这般答她,眼见他情绪似乎甚好,便轻轻扯了一下他的衣袍,“皇上,求你个事儿呗……”

  “嗯。”

  “明儿个,不吃小葱拌豆腐了好不好?”

  萧玄景笑,半晌不说话。

  倾歌心里却有些兜不住了,这可关系到她能不能开荤的问题,如今话都说明白了,断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然而,他却只强强将她揽入怀中,便再不说话了。

  起身的时候,下意识地,脑里突然便回响着她刚刚的话,萧玄景,你有时间,去看看她吧。

  萧玄景不自觉朝她的方向看去,借着夜明珠的光,看到了那安静的睡颜,不算精致的容貌,眉宇间却是女子的俏丽和男子的英气并存。

  突然,他伸手,细细抚上了她的眉眼,那动作,好似做了几千年一般顺其自然。

  你这蛮女,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倒还有心思管别的事。

  他想着,耳边传来女子清浅的呼吸声,前两日一直在等她入睡,今日,竟觉得时辰过得飞快。

  萧玄景敛眉,突然想起元夜初遇时她的模样,再比之而今,说不上来有什么不同,却总觉得,确有不同。

  南倾歌,良禽择木而栖,你若安守本分,朕必定遵守与云何的约定。

  如若不然……他的眸子陡然一眯,眼里冒着幽冷的寒气。

  他终于起身,轻轻推开房门又轻轻合上,院子里,蔡康早已等候多时。

  眼见他出来了,连忙迎了上来。

  “皇上。”

  “她歇了没有?”

  “方才小赵子来报,还没。”

  “胡闹!”

  他语里颇有些严厉,蔡康垂首不语。

  萧玄景眸子有些沉,恰在此时,蔡康却再度开了口。

  “皇上,有个事,奴才不知当讲不当讲。”

  萧玄景凉凉瞥他一眼,“打哪儿学来这吞吞吐吐的毛病。”

  蔡康低头,“方才在外头等皇上的时候,奴才在这儿四处走了走,竟发现南妃娘娘院里有这个。”

  他说完,扬手一指。

  萧玄景循着他的方向,看见了那盆在一堆花团锦簇中依旧鹤立鸡群的香雪梅。

  他眉头一皱,嘴角缓缓划出一道弧来,掺杂几丝阴狠。

  “这个温嫔,眼里果真是容不得沙子。”

  “皇上,要不奴才明儿个差人送一盆仙绛草过来?”

  萧玄景扬眉,凝思了片刻,终是摆手,“不必。”

  他说完,黑沉沉的眸子却轻轻自那香雪梅娇艳的花瓣上瞥过,侧眸,脚下便毫不迟疑地朝外走去。

继续阅读:第三十九章 院中人独坐(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