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浮沉心事(4)
周小栀2017-02-23 12:221,358

  意识飘飘零落,突然便忆起了脑里那一抹沉淀了千年的记忆。

  甘泉宫中一片死寂,天边残阳,无力地沉入了巍峨宫墙,只余一片血色猩红。

  幽暗的屋子,乱糟糟的摆设,榻上,形如枯槁,病入膏肓,只剩了一口气的孩子。

  宫里的皇子,和宫里的女人一样,一旦不得宠,便是人间最惨痛的悲剧。

  他的母妃遭人陷害,被打入了冷宫,他空有身份,母妃不得宠,便连婢子奴才都可以任意羞辱欺负。

  他染了风寒,人人都道是会传染的恶疾,因而,身边原本照顾他衣食起居的奴才全都借故离开了。

  去请过,也求过了,御医不肯来。

  后来,燕窝鱼翅变成了青菜白菜,一日三餐变作了一日一餐。

  却比猪狗的吃食还不如。

  末了,身边唯一剩下的,只剩那个大丫头了。

  他赶她走,她却不走。

  眼看他快熬不过那晚,她偷偷去了御膳房,翌日清晨却被御膳房里的人发现。

  那些人差点将她活活打死,被拖回来的时候,已经同他一样,只剩最后一口气了。

  再后来,他们学乖了,每样拿一点,从此,就没有人发现。

  身份低微的皇子,誓死相随的宫婢,就在宫人隔三差五的羞辱中,在成年累月的饥寒交迫中,相互扶持,相依为命。

  “从前,有个小宫女为了救她的小主子,因为来御膳房偷吃,差点被活活打死。”

  寒夜潇潇,光影迷蒙,近在咫尺的男子侧颜轮廓分明,微笑底下冷冷的嘲讽,漠然之中凉凉的寒意,当他看向你,那目光阴寒得会令人心悸。

  “那个小主子是你?”

  萧玄景微一侧首,幽静的眸心隐见一丝黯然,转瞬泯灭。

  “那个小宫女呢,现在还在宫中吗?”

  萧玄景再不答她。

  稍倾,却抬眸问道:“一个小宫女,值得吗?”

  倾歌微愣,待到反应过来他话里所指时,扯唇一笑。

  “那你呢?”

  萧玄景抬眸瞥她一眼。

  倾歌扯唇:“当初那个大宫女,你怎么不问,她那样做,值不值得?”

  猛一抬眸,萧玄景眼底倏地闪过怒意,但只一瞬,唇角却又微微挑起,一抹难言的孤独浸入那清冷笑容,沉淀进幽深的底处:“吃饱了就走。”

  过了许久,倾歌的声音才再次自这寥寥寂夜中响起:“萧玄景,明天,你再赐我豆腐白菜吧。”

  萧玄景目光一凌,夜色下女子的容颜掩映在风华月色下,低眉垂目自成风流,那眉间眼底,一颦一笑,浓眉淡目,浅浅梨涡,无一不是一番别样的韵致,没有美到极处,却几乎叫人看去便移不开眼。

  料峭轻寒,扑面而来,萧玄景站在石阶尽头,举目处,天光淡淡,三千宫殿绵似海,广袤天宇浩无垠。

  “臣,参见皇上。”

  问安之人一袭白衣,立于高阔的石阶,有风拂过,风流欲仙。

  “云何,朕让你寻访之事,可有着落了?”

  “皇上所托,臣不敢忘,臣此番,确实去了昆仑山。”

  “哦?”萧玄景眸光一抬,“可见着那位世外高人了?”

  高云何摇头道:“他常年云游四海,行踪十分隐秘,我多番打听,也只知他月前方下了山,至于其他,一无所知。”

  萧玄景应了一声,负手缓缓踱步,似陷入了沉思。

  “皇上放心,臣答允皇上之事,定不辱命。”话到此处,微微一顿,继而道:“可是,皇上答应臣的,却与当初承诺相去甚违。”

  萧玄景眸光微微一凝,旋即不可细微地自他身上扫过,他似有若无眺望天边一团重云,眸色轻黯,话音乍冷,隐隐透着一股凉气。

  “云何,你与她,到底是何关系?”

继续阅读:第五十五章 神秘人之邀(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