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1)
周小栀2017-02-21 12:561,634

  翌日,卯时。

  宁寿宫。

  新妃奉茶。

  茶杯滚烫,灼得她的手指火烧火燎的疼,倾歌知道这是太后有意难为,仰面长舒了口气,咬紧牙关生生受着那灼痛,一步步朝着太后凤座走去。

  正要递出的当口,脚下被人伸脚一绊,一片滚烫的热茶瞬间扑上手背,她身子一晃,倒地的瞬间,后背一阵刺痛突然传来,直袭心头,她眉头紧凑,脸上瞬间便失了颜色。

  上首,太后眸色不变,只微沉了少许。

  下首,左右两边首位分坐容后,宁贵妃,容后温眸,宁贵妃绝色中微显病态,二人同时面露微惊。

  再往下,左边绰约坐着温宁心,一双凤眸斜飞如媚,盯着倾歌似笑非笑,右边中规中矩坐着,与温嫔遥遥相对的是韩素素,她看着倾歌,欲扶不敢扶,面露难色。

  倾歌扯唇一笑,正要挣扎起身,头顶突然传来一个女子轻柔的嗔怪,说的是:“你这丫头,还不快扶你们娘娘起来,也不怕皇上知道了,徒添责罚。”

  与倾歌一道的,是紫娥,此时正躬身垂首站在殿外,听见这声音,连忙如遇大赦般几步到了倾歌身旁,矮身将她扶起。

  “母后,所谓碎碎平安,岁岁平安,难为南妃妹妹有心了。”

  温声说话的是容后,话毕,对着倾歌舒眉一笑。

  太后抬眸,面色稍霁,凝着倾歌道:“明明犯了错,却是人人都争着替你开脱,哀家再不松口,只怕要遭你们一个个轮流讨伐了,行了,也别站了,给皇上知道了,怕是会为了你不顾与哀家的母子情分。来人,赐坐。”

  “谢母后。”

  倾歌矮身一福,抬眸,又朝着容后和宁贵妃分别感激一福。

  她的座位设在温嫔与韩素素中间,也足显宫内森严等级。

  方才坐下,太后便开始发问:“一直听说南家三小姐是个养在深闺中的病壳子,哀家回宫这一路上的听闻却颇有出入,人人都道南妃娘娘刁蛮任性,选秀当日还曾公然冒犯皇后,可有此事?”

  倾歌垂眸:“是。”

  “南妃妹妹初来这皇宫,自是不知晓咱们这宫中规矩,我们做姐姐的,也应该多多帮衬才是。”

  出言相帮的是宁贵妃。

  太后眸光一扫,面上已现不悦:“你素来爱护你身边的奴才,听说她还曾当着众人的面将你身边的大丫头打得半死,你怎还肯为她说好话?”

  宁疏影未及回话,温嫔已率先开了口:“母后有所不知,当日南妃姐姐实是为了救治浣衣局里一个病重的宫女,情急之下才发生的误会。”

  太后闻言,陡地看向倾歌,扬眉大怒:“一个宫女也值得你去与公主动武?你好大的胆子!”

  倾歌咬牙,心知今日这温嫔大概是铁了心要新账旧账一起算了,索性封口,心下只想着若是今日横竖逃不过,多说只怕连累了自己宫里那几个丫头。

  “皇上既宠你,哀家也不便多说,只是,别的也便罢了,行叩三清大礼是祖宗留下来的规矩,你怎么也敢不拜?”

  听说昨儿个韩素素已经来宁寿宫敬过茶了,倾歌凝眸,突然便想,萧玄景特准她昨儿个好生休息或者根本就是秉承太后懿旨,否则,她如何一夜之间将她犯下的错一个不落地质问出来。

  正沉思间,只听太后又道:“你如今是皇上的心头肉,哀家不好罚你,可不罚又不足以说服悠悠众口,为免落人口实,哀家决定让你身边的奴才替你受过,你可有何异议?”

  倾歌闻言,有些觉得意料之中,却又不得不立即跪倒下来:“母后,错是我犯下的,一人做事一人当,您要打要罚,臣妾不敢有半句怨言,要我宫里的奴才无端替我受过,倾歌实在于心不忍。”

  她说完,朝着地面一拜,狠狠叩下响亮的一个响头。

  “放肆,你这是指责哀家人老糊涂,冤枉了好人吗?”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倾歌苦笑,不敢多言,现在只怕自己说什么错什么。

  她心里难受,却着实不忍那些个奴才因她无端受苦,无奈之下,只得冒险一试,暗暗看了一眼右首的宁疏影。

  宁疏影会意,转眸看向了上首的太后,然而,方脱口而出母后两个字,就被太后打断了。

  “行了,今儿个你也别枉做好人了,南妃嚣张跋扈,以下犯上,为了整顿宫中风气,责赐灵凤宫奴才各二十大板,立即执行。”

  话刚出口,便有几十个宫奴鱼贯涌入,搬凳子,拿板子,看得倾歌心底一阵心惊。

继续阅读:第五十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