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君的心思(3)
周小栀2017-02-20 11:531,644

  此时窗外已微见了一抹光亮,四周仿佛悄无一人,她着实吃了一惊,迅速起身掀帘而出,却见倾歌不知何时已然起身,正自庭前回首看来。

  有风拂过,轻寒隐隐,秋萤急忙起身,取了外袍替她披上,倾歌便随意伸手任她打理,端过她手里的热水喝了一口,温眉拂过手上缠绕的布帛,那里,还有些隐隐的痛,她漠漠道:“丫头,这是什么时辰了?”

  这熟悉的声音喑哑,隐约带了一丝低沉的倦意,牵得人心头一痛。

  秋萤匆匆抹了一把泪,轻声道:“快四更天了。”

  “四更……”她低喃,心底突然蹿起一个念头:那个人,似乎是四更天上朝。

  “我背上,谁上的药?”

  “药?”

  秋萤一愣,面带不解,倾歌心底,却明白了。

  “丫头,你先下去。”

  “小姐……”

  “下去吧。”

  一夜的雨,现在玉石地上仍旧湿意斑驳,雨水浸湿的祥兽瑞纹洇出暗碧的色泽,如一泓深潭幽浓,探不见底处的幽暗,望不到光亮的寂静。

  ——像那个人!

  他来过,秋萤不知道。

  他狠心将她推倒在地,不顾大雨摔门离去,留她一个人在地上痛得死去活来。

  稍稍恢复了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是几个丫头将她扶到床上的。

  不止秋萤那丫头,从她说出不准去请御医时,灵凤宫里的奴才便开始对她又是哭又是求,倾歌铁了心,最后他们全都跪下了也没辙。

  及至萧玄景来了这么一遭,他虽然直到临走都没说一句开罪她的话,可是,她知道他们一直高高悬起的心还没有放下。

  在此之前,她心里本来还没那么紧张,本想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的话,却让她开始着急了。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一直纠着她心里的人不放,可是,如果他真的知道了那人就是萧宸景,他会不会有危险?

  她有意为萧宸景开脱是真,萧宸景是因为姐姐的关系才对她多几分照顾也是真,那么,她怎么可以因此陷他于不义!

  倾歌躺在床上,心底百般复杂,那一众奴才却仍旧跪在她榻前,好像在与她比谁更有耐心一般。

  倾歌终于被打败,心知请御医万万不可,只得吩咐了秋萤去打了水来,再怎么样,也得先将后背擦拭干净才能对伤处进行处理。

  没曾想,秋萤这一去,便再没有回来,而倾歌,也陡然陷入了昏迷。

  梦里,有道熟悉而陌生的声音,像萧玄景,又不像他。

  梦里,随着那道喑哑的声音,有人一步步为她擦拭着后背,处理着伤口,迷蒙之中,她甚至隐隐约约闻到了一股悠悠的药香。

  他说了好多话,许多都是些前不着村后不着调的话,因而,她便只记得唯一一句。

  ——你这蛮女,脾气再不收敛,迟早要吃苦头。

  她当时便想,这人铁定是萧玄景无疑了。

  因为,他是这世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称她为“蛮女”的人,第一次,他说的是:你这蛮女,人不大,脾气倒不小。

  她知道自己脾气不好,可是,缘着憎恨他的前后不一,心里陡然便生出一股与他对峙的强烈欲望,启唇,却发现自己魔怔了一般,浑身使不出丁点力气。

  她的心底开始恐慌,恰在此时,后背传来尖锐的疼痛,似乎有人在为她擦药,她闷哼一声,瞬间皱紧了眉头。

  后肩突然教人揽过,浑浑噩噩中,她感觉唇尖处落下了一片柔软,那柔软落下便开始辗转,不过片刻,唇齿间便充斥了他的气息,弥久不散。

  “娘娘。”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倾歌回神,看见紫娥立在身后,再远些,蔡康抱着拂尘站在殿外,身后三四步的距离,躬身立着一个端着玉盏的小太监,那玉盏里,有一个小盅,一个倒立的精致小杯。

  倾歌一愣,才惊觉自己身上还仍旧罩着那件外袍,而里面,只着了里衣。

  即使是内臣,宫妃这样,也是不合礼数的。

  所以,蔡康才会远远站在殿外。

  在紫娥的服侍下简单梳洗之后,倾歌一步步自内而外走出,入目,蔡康已进到院内。

  “蔡总管久等了。”

  “娘娘,此乃皇上专门吩咐太医为您熬的药,特嘱奴才亲自送来。”

  “烦劳蔡总管了。”

  倾歌说着,夏蝉已上前接过那太监手中的玉盏,抬眼,蔡康还一丝不动立在原地。

  “娘娘,皇上有旨,让娘娘今日好生将养,明日卯时去宁寿宫向太后请安。”

继续阅读:第四十九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