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君的心思(2)
周小栀2017-02-20 11:501,716

  玉阶如洗,檐雨如注。

  夜,沉如水,冷如冰。

  萧玄景负手立于寝殿之前,静静望着王宫正东方,雨湿衣襟,犹自未觉。

  蔡康站在他身后一步之遥,抬头沿着他的目光看去,越过重阁飞檐,一座宫殿隐约出现在视线尽头。

  那是甘泉宫。

  蔡康垂首静立,心里,暗暗有些纷繁复杂。

  这么些年,他能爬到如今这个人人艳羡的位置,也是一步步摸爬滚打千辛万苦走过来的,甚至曾经更是一度身陷囹圄。

  如若没有那人……

  所以,他自恃自己有几分识人的敏锐,上到高高在上身份尊贵的大臣,下到身边隔三差五对他吹嘘拍马的小太监,便是平日里心思百转千回的后宫嫔妃,他觉得自己也能对她们的心思看透一二。

  唯独一人,这天下,唯独自己眼前这人,他几乎打小便跟在他身边了,多年来却从没读懂过他的心思。

  就像现在,蔡康抬头,看向了萧玄景。

  殿外铺天盖地的雨丝不时飘落在他的脸上,他驻足于殿阶尽头,眸深如夜。

  今儿个在宝元殿,皇上对太后说了谎。

  而在去灵凤宫之前,他见了三贤王。

  准确说来,是三贤王求见他的。

  而三贤王此行目的,意在为南妃求情。

  三贤王前脚一走,不过半刻,他便去了灵凤宫。

  不像那一宫惊慌失措的宫奴,他以为,南妃今夜一定相安无事。

  自打这南妃进了宫,他便觉得自己越发看不清自己这主子了,可是,有一点他却是暗明于心的,那便是,皇上不是真的宠爱南妃。

  因为,那日自己提出挪一株仙绛草去灵凤宫时,他否决了。

  那就表明,南妃之于他,与这后宫之中其他妃子无异。

  毕竟,整个后宫,也只有一个宫里面有仙绛草,而那个宫里,住着他此生最爱的女子。

  在蔡康心里,天底下也只有那唯一一个女子能够与他并肩。

  今儿个在宝元殿,自己明明已经将御花园里发生的事告知于他,他却仍旧那般对太后说,明显有意为南妃开脱,他当时便想,皇上心里既对南妃存有利用之心,如此也无不可。

  那么,依照皇上的性子,灵凤宫此行,应以安抚为目的——毕竟,南妃受了伤。

  可是,刚才在灵凤宫,皇上竟对南妃发了脾气。

  随风飘散的雨丝将他的脸激得冰凉一片,蔡康抬手拂了一把,突然记起了另外一件事来。

  去灵凤宫的第三夜,皇上在回甘泉宫的途中,曾吩咐过他去查南妃饭菜里的药是否于身体有害,当时他尤不敢置信,现在,却不敢回头细想了……

  “今儿个灵凤宫可曾宣过御医?”

  突如其来的话将犹自心悸的蔡康陡地拉回,他站直身子,躬身答道:“并无。”

  “摆驾灵凤宫。”

  “喳。”

  “你先回去。”

  蔡康的脚步生生止住,忽然间,眼前一道闪电横劈而过,如最锋利的刀剑,将天地瞬间一分为二,回神时,一闪而逝的黑玄色身影已随着这刹那的明亮消失在夜幕尽头。

  寅时,灵凤宫。

  雨乍歇,云初散,点点晓光自雨雾重云的背后悄然露出,穿透轩窗,落于室中一个女子身上。

  秋萤为倾歌轻轻掩好被衾,终于像被抽干了所有力气一般,乏力地跪在榻前。

  那样近地看着寝帐后女子沉睡的容颜,轻锁的眉头。

  无论是梦里,还是醒着,她极少会这样皱眉,大多时候,她都是一副微笑的模样——轻灵的笑,调皮的笑,狡猾的笑,淡漠的笑,高傲的笑……

  在秋萤的记忆里,她似乎极少哭,遇上再复杂难解的困难,她都总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即便最后输了,也一样骄傲坦荡,永远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而那极少的次数,源于在王爷那里受了委屈的时候,说是委屈,那人其实从来不会给谁气受,对她更是纵容,只是女儿家的心事他不明白,日积月累,倾歌心里自然累积了诸多苦楚。

  那些苦楚难以言说,便只有自个儿关起门来找气受,话虽如此,此类境况,终究只在少数,如若不是知悉她心仪王爷,秋萤甚至常常觉得自己整天整天叫着小姐的人,其实是个地地道道的男儿身。

  “水,水……”

  倾歌仰面靠在玉枕上,悠悠转醒之际,未及睁眼,忽然间,手背上落了一丝凉意,沿着他的指间悄然滑落。她拧紧眉心,有些吃力地抬眼,终于看见了面前的正悬着泪的秋萤:“傻丫头,哭什么?”

  她的声音虚弱,低得几乎听不清晰。秋萤只轻唤了一声“小姐”,却什么也说不出,拭了泪痕,默默起身倒水,转身,床上竟已空空如也。

继续阅读:第四十八章 君的心思(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