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君的心思(1)
周小栀2017-02-20 11:471,638

  灵凤宫,冷夜。一片无底无尽的静默。<p>  点点更漏渐渐连成一片,猛然风起,高悬的水晶宫灯似经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冷风,忽地熄了数盏。<p>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p>  乌云蔽月,夜,越发黑得死寂。<p>  漫长的黑暗,深冷的雨,浇得倾歌整个人从头到脚透彻心扉的冷。<p>  萧玄景刚刚来过,不过,顷刻,又走了。<p>  今日倾歌在御花园为救那宫女背部受了伤是真,可她毕竟是自小习武的身子,强撑着去宝元殿站个一时半会儿,并无不可。<p>  可是,萧宸景的出现,却将她整个人的思绪都搅乱了。<p>  脑里只一片浆糊般浑浊难辨,直到几个丫头战战兢兢问她可想好了应对法子时,她才惊觉,仔细回想,方记起抱着她一路穿过小径时,恍惚,他在她耳边说——好生修养,一切有我。<p>  又是简短的八个字,可是,她心里,却只越发觉得苦。<p>  上次也是这般,简短的八个字,不疑有他,当时的她,便信了。<p>  可是,她安分守己的后果还是进了宫,而他,却连一句解释也吝啬给予。<p>  她心里气苦,却又不得不管自己宫里的奴才丫头,然而,她还没思虑出一个勉强为之的法子时,萧玄景便来了。<p>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她起身迎接的当口,心里想的是无论他如何质问,她一个人揽下所有罪责便是。<p>  他一进来,便要喝茶,紫娥颤着双肩转身之际,却被他呵住了,然后,便让所有人去门外候着。<p>  倾歌眸子一凉,这是要她亲自奉茶了。<p>  那些个丫头太监一个个都紧张畏惧地看向她,那样的忧色,仿似她要上断头台了一般,由而,如此忐忑不安的时刻,她竟生生绽了个笑容出来。<p>  眼见他缓步走至桌前的小榻上坐定,倾歌随后跟上。<p>  倒茶的时候,她心里还在想,幸得小蚁子那奴才心细,知道她后背受了伤,躺着不舒服,所以专门搬来了贵妃椅,又铺了厚厚的两层棉花,所以,她现在不是很疼。<p>  “听说,今儿个爱妃在御花园从高处跌下来,把背给伤了?”<p>  倾歌垂眸,捧茶的指尖微颤,终究小心稳住了。<p>  猜不透他意欲为何,心思百转千回之后,终究轻轻嗯了一声。<p>  然后,伸出手,将茶递给他。<p>  他看了一眼,没接。<p>  方才抬臂的瞬间,已不经意扯了后背的伤口,可是,他要她奉茶的目的,不正是为了惩罚她吗?<p>  “朕的三哥真不愧是贤王,看见你受伤,连身份都给忘了?”<p>  手臂见酸痛,终究,没压过背部火辣辣的疼。<p>  倾歌垂眸,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臣妾是从王爷府出来的,王爷又是臣妾的姐夫,今日会这般忘形,也是看在臣妾姐姐的份上,还望皇上莫怪。”<p>  砰的一声,茶杯应声落地,茶水在地面氤氲了一团热气,缭绕而起。<p>  外面,一众丫头奴才瞬间颤着双腿跪倒在地,三个大丫头和小蚁子悄悄抬头,相望间惊疑不定,天边忽有惊雷滚过,震得人浑身一个激灵。<p>  再留神去听,殿中却半点声息也无,重重宫帷影影绰绰连灯火也幽暗,平添丝丝不安。<p>  蔡康抱着拂尘,暗暗抬眸瞥了一眼那排紧闭的大门。<p>  他用力过猛,乍然起身又突然挥来,倾歌回神的时候,自己手上已经红了好大一片,茶水本是滚烫的热水,宫婢端过来搁置了一会儿,加之她方才端着的时辰,已不是很烫了。<p>  至少,她能受着。<p>  眸子凉凉瞥见了他方才挥袖时濡湿的袖袍,她默默收回手,取出绣帕,走过去,正要为他擦拭,手腕便顷刻被他抓住了。<p>  他眸子看定的那处,有灼热的刺痛传来。<p>  “传过太医了吗?”<p>  他的声音温润,仿佛刚才挥袖将她手里的茶杯摔翻的另有其人。<p>  倾歌咬紧牙关,脑里突然便记起了两人那所谓“良辰吉日”的夜晚,他不知从何处找来了青菜白菜之后对她说“不是饿吗?也能睡得猪一般不省人事”时的神态语气,一时失了反应。<p>  只突地觉得,之所以伴君如伴虎,还因为君的心思,没人猜得透。<p>  她凉凉的眸子似乎什么都不在乎,萧玄景眸心冷光乍现,沁凉的手指紧紧钳着她的手腕,脸上透出冷玉般的寒意。<p>  他骤然发作,逼近倾歌的身前,一字一句道:“别以为朕不知道你心底的人是谁!南倾歌,你当真以为他心里有你吗?他若真有心向朕讨要你,有的是机会!”

继续阅读:第四十七章 君的心思(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