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赐宴危机(1)
周小栀2017-03-02 21:501,472

  “温嫔……”

  皇后沉声轻斥,温嫔不得已闭了口,那边厢,太后的眸光一瞥,端起的茶杯再度放下。

  “怎么,宫中还有什么事是哀家不知道的?温嫔,你说。”

  温嫔闻言,起身一福,“是,太后,南妃姐姐入宫前身子不好,一直将养闺中的事儿您是知道的,后来封妃第二日臣妾便想去探望,没曾想,臣妾的奴才与南妃姐姐的丫头在御花园里发生了口角,臣妾赶到,本意是教训自个儿奴才几句,谁曾想南妃姐姐知道了,风风火火地赶过来要为自己的丫头出气,言语间甚是难听,臣妾想她毕竟深得皇上喜爱,心想她羞辱臣妾也便罢了,谁曾想她竟……”

  温嫔拂泪,仿似恨铁不成钢一般,再说不下去。

  太后眸光一冷:“说下去。”

  “母后……”

  “有哀家在,你怕什么?她南妃再得宠,还能上天了不成?”

  温嫔堪堪止住漫天委屈,“她说……说……说这后宫之中,皇后娘娘再大也大不过皇上,而皇上却夜夜寝在她的枕盼,还……还威胁臣妾说,她与皇上,常有夜半无人时分的私语……”

  “放肆!”

  随着砰的一声,茶杯应声落地,太后倏地起身,“来人,摆驾灵凤宫!哀家倒要看看,她要怎么横行!”

  “母后!”急急开口的是宁疏影,她在大丫头的搀扶下,也匆匆走过来,几步走过去跪在太后的面前,“母后,您消消气,您回宫那日不也说了南妃新妃入宫吗,加之她一直将养深闺,自是不熟悉宫中礼仪,说话做事难免糊涂些,咱们今后多多教教她便是,再说,臣妾听说那南妃上次一顿板子,昨儿个才勉强下得来床呢,您今儿个前去,还能要了她的命不成?”

  那边,韩素素眼见此情景,也连忙不失时机地跪倒在地。

  “母后既不喜她,咱们不提她便是,何苦因她白白扰了您的兴致?”

  温嫔一看这阵势,也只得假模假样地跪了下来。

  “还请母后开恩。”

  太后脚步顿下,稍稍迟疑。

  恰在此时,皇后起身,也走过去,跪了下来。

  “母后,几位妹妹说的极是,臣妾受点委屈不算什么,您不是常说家和万事兴嘛,咱们也是个小家呀,您明知皇上宠爱南妃,若此番再要开罪与她,只怕于皇上的母子情分有损啊!”

  太后一听,方平息些许的怒气只越发深重:“皇后,哀家知道你贤惠,可是,宫中有那个女人,家还怎么和,万事怎么兴!哀家今日,非得给她点教训不可,让她知道在这后宫之中,到底谁说了算!”

  太后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直直往灵凤宫的方向而去,皇后等人起身,在自己侍婢的搀扶下,也连忙跟上。

  温嫔嘴角泛上一抹阴狠的笑,也匆匆跟了上去。

  宁疏影跟在太后身侧,方走得两步,便陡地顿了下来,她兀地使了些力气捏了一把扶着她的翠珠,低声道:

  “丫头,你去日升殿跑一趟。”

  “娘娘……”

  “快去。”

  灵凤宫。

  从前总是一刻也待不住的性子,现在这般每天养花种草的,都快变成修身养性了。

  秋萤看着那正提裙弯身给花草浇水的身影,转身,有些心事重重地想着。

  自进宫起,她心里便一直藏了一个事,这些日子,一直在游移要不要同倾歌说,及至今日这般,她突然便拿定了主意。

  端过夏蝉手上的汤药,她轻轻朝着那抹紫色身影走去。

  “娘娘。”

  “嗯。”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倾歌依旧看着那株仙绛草出神。

  “药凉了,该喝药了。”

  秋萤循着她的目光,下意识有些紧张。

  “好。”

  她低低一声,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眸子还是凝着那处。

  秋萤暗暗将手轻握成拳,终于咬牙开口道:“有个事,奴婢想与娘娘说。”

  倾歌发现了她声音有些不对,这才终于转过身来。

  秋萤堪堪对上她的眸子,低声开了口。

  她要说的是,城西刘婆子死了。

继续阅读:第六十四章 赐宴危机(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