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无端吃味(2)
周小栀2017-02-28 12:481,750

  方在甘泉宫院里落定,正逢太医院院正推门走出,身后跟了个年纪尚轻的医女,还有宁疏影的大婢,翠珠。

  乍见这情景,倾歌心下狐疑骤明,心想,该是这宁贵妃旧疾复发了,难怪那人会这般急里忙慌,全不见寻常颜色。

  底心无端有些吃味,旋即却又忆及那女子那日在宁寿宫中对她屡屡相帮,由而便想自请去为那女子把脉,欲出口的话却叫一个苍老得声音生生止住了。

  “微臣……参见皇上。”

  那老院正徐徐躬身,话里字句,隐见震颤惊惧。

  “她可还好?”

  一声低询,些末急切。

  “回皇上,贵妃娘娘适才乃急火攻心方一口气上不来,老臣已为娘娘施了针,这会子约摸便能醒来。”

  萧玄景眸色在听到他口中“怒火攻心”几个字时,陡地一个暗压,提腿便毫不迟疑往里间走去,临进门之际,又旋即转身,眸子落在那院中正泠泠站立的女子身上,那月色下的面容略微憔悴,感受到他的目光,便缓缓迎了上来,却只无悲无喜。

  些末情绪微澜心间,他不觉沉了声:“蔡康,送南妃娘娘回宫。”

  “不用劳烦蔡总管了,臣妾自回便是。”

  那声音清浅,难探喜悲。

  “蔡康,别让朕说第二遍。”

  倾歌陡地抬眸看向那人,却只见他沉沉盯了她一眼便毫不犹豫转身踏进里间,她暗暗咬牙,心绪难平间,只听身后传来一道尖细的声音。

  “娘娘,请吧。”

  袅袅沉香弥漫,丝丝缭绕男子袖袍之间。

  枕上的女子轻蹙眉端,终于徐徐转醒。

  “好端端的,怎会‘怒火攻心’?”

  床畔的男子沉沉盯着女子,声音喑哑,略见责斥。

  未及女子开口,他轻叹一声,却已缓了语气,难掩关切:“可好些了?”

  说话间,身子教他扶起,再扶靠在软枕上,宁疏影由着他伺候,只一味低垂着眼帘,并不看他。

  “不敢劳烦皇上记挂,臣妾身子无甚大碍。”

  “你便不能与朕好好说话吗?”那道声音轻恼,却终究,不忍太过苛责于她。

  “后宫佳丽三千,多的是的美人时时刻刻为皇上望穿秋水,个个比臣妾温顺,比臣妾能教皇上高兴,皇上又何苦来我这甘泉宫平白受气。”

  “的确如此。”他说着,嘴角已不自觉噙了一抹笑意,眸底阴霾顿消,面上只笑得春风拂面,他突然看向她,不顾她微愠的面色爬上了怎样的着恼,只越发笑得温和。

  “世间竟有你这等女子,任他百媚千红,弱水三千,也能教朕只爱你这一种。”

  “皇上……”

  他抬手止住了她将要说出口的话,只依旧温眸笑道:“影,朕不管你心底到底装着谁,终有一日,朕会让你整个人,从身到心,都属于朕。”

  他的话一向这么霸道,眸底透着毋庸置疑的决心和决绝,教榻上的女子眼帘骤抬,心底却又不可细微流淌过滴滴暖意。

  “今日可有谁来过甘泉宫?”

  清冷的明黄身影被月色清辉拉得修长,萧玄景翦手立在院中,并不看身后躬身静立,低眉垂目的女子。

  “禀皇上,并无。”翠珠低声作答,话到这里却秫然一顿,“只除了……蔡总管。”

  日升殿。

  萧玄景在榻前坐下,接过蔡康递来的碧玉茶盏,缓缓把玩手中,袅袅茶香弥漫,抬眸,淡淡问道:“成鞅,这一刻,朕等很久了。”

  成鞅俯身恭敬答道:“禀皇上,老奴此番,终于不负圣上所托。”

  “哦?”男子眼皮微微一抬,缓缓将茶盏放下。

  “臣带回来一个人,此人比老奴更具说服力。”

  萧玄景撑起身子,“那人现在何处?”

  “阳明山……清梵寺。”

  “清梵寺?”

  “是,那人说那里有他昔日旧友。”

  萧玄景略微沉吟,脑里甚至乍然警觉,总觉得,事情绝不简单。

  “皇上,那人还说……除非他自愿现身,否则……无论是谁,断不医治。”

  半夜,倾歌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只觉得蚀骨的冷风吹得她周身寒凉,露在外面的脑袋更是隐隐作痛,她皱紧眉头,下意识伸手朝最痛的那处摸去,却意外地发现自己发丝凉丝丝的,耳朵也像结了冰一般,冻得她的手背一个哆嗦。

  眉头皱得更深,意识渐渐回笼,恰在此时,屋内竟传来一声不大不小的轻咳,在这寂寥沉黑的夜里,显得格外突兀,更是令人瞬间不寒而栗。

  终于醒了所有意识,倾歌暗暗咬牙,右手下意识去摸索自己平日里藏在枕下的匕首,直到指尖探到那冰凉的玄铁,心口莫名其妙松了一口气,转眸,却发现屋子的轩窗大敞,屋内更是充斥着一股浓重的酒气,而最令她心惊的,是隐隐月色里,那道轩窗下立着的修长黑影。

继续阅读:第六十一章 你,莫不是爱上他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