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无端吃味(1)
周小栀2017-02-28 12:431,329

  离整个灵凤宫遭殃的那日,已经七日了。

  都说患难见真情,就在倾歌还在为自己给他们带来飞来横祸时,灵凤宫里的丫头奴才,却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板子而越发合心了。

  而此时,坐在厅内烤着火炉的一群人的话题,还仍旧丝毫不减半分热情地集中在一件事上。

  原来,当日灵凤宫中的一屋子伤兵被送回来之后,萧玄景便立即吩咐专门在御药房里面当值的太监和医女特来照看,不仅如此,还特地嘱咐太医要用用宫里最好的药材。

  最后一次为所有人把了一遍脉,确认无碍后,倾歌看着正对着大伙说得眉飞色舞手舞足蹈的小蚁子,不禁哑然失笑。

  “……奴才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受人照顾呢,为我把脉的那个医女姐姐可温柔了,小蚁子这辈子也忘不了她的好!”

  秋萤闻言,毫不犹豫白他一眼,直骂他没出息。

  其他众人也被他这般直白的话逗得大笑不已。

  这一刻,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伤痛,只沉浸在那暖融融的气氛里,心心相印,其乐融融。

  倾歌看在眼里,连日来的阴霾不知不觉也消散了不少,尘封已久的心口,竟缓缓腾起了一股久违的暖意,将她满满的包裹着,感动着。

  萧玄景正是这时进的院子,身后步履无声,相随而行的不是别人,正是蔡康。

  此时此刻头顶的月色正隐进了一团薄云里,只依稀辨得出弓形的轮廓,照在地面的光影也是模糊一片,萧玄景立在院中,听着那一阵阵笑闹透过轩窗,穿过庭阶传来,在这寥寥寂夜里,显得格外突兀。

  萧玄景举起折扇,止住了正要通报的蔡康,抬脚,一步步拾阶而上。

  蔡康一愣,连忙小步跟在他身后,一步步上了石阶,再一步步走至那点了灯的房前,站定。

  原本模模糊糊的话越发清晰,仔细一辩,这笑声里男女混杂,可以想象现在里面的情形一定是主子奴才打成一片,还外带男女不分。

  “说来说去还是多亏了咱们娘娘得皇上荣宠,若不其然,咱们今儿个不见得还有命在此好端端说笑呢。”

  “夏蝉姐姐所言甚是。”

  随着这一句,只听内里一片不甘其后的附和声。

  蔡康眸光一变,偷偷瞥了一眼身前的那人,不出意外的,发现他脸上已隐现了一抹厉色。

  萧玄景眸色一凌,正要伸手推门,门口突然忙慌慌跑来一个上气不接下气的太监,抢在他叫出声前,蔡康先做出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待到走到那人跟前,这才低声问道:“何事如此惊慌?”

  “蔡总管,是宁贵妃,宁贵妃她……”

  “她怎么了?”

  一股冷风陡然而至,那太监犹自粗喘着气,却不由自主将身子躬得更低。

  “回皇上,宁贵妃突发心疾,晕……晕倒了。”

  尾音未尽,身后冷风乍然掠过,那小太监尚在震惊后怕之中,蔡康提腿,毫不迟疑跟了上去。

  然,方行至殿外,那道明黄身影却又陡地闪身飞回,朝着那处声音的来源而去,门前落脚也全无稍作停歇便一掌推开那两扇紧闭的大门,不顾内里何种氛围宫奴如何惊措只一眼看定了一人上前抓了她的腕便飞身而出。

  那两道身影却乍然在庭院外一个黑影前顿下,朦胧月色,看不清那人神色,只辨得出大致身形,略见苍老,略显清瘦,开口的声音苍老而略闻尖细:“老奴成鞅恭请皇上圣安。”

  萧玄景眸中凸显一抹难得一见的喜色,旋即沉声道:“成鞅,先去甘泉宫。”

  话音方落,他足尖轻点,倾歌只觉腰间陡然收紧,已被他抱着直朝皇宫正东而去。

继续阅读:第六十章 无端吃味(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