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逆耳忠言(1)
周小栀2017-02-27 09:241,649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萧宸景,他闻言,缓缓收了竹笛,温声笑道:“将军不必多礼,却不知,将军为何会在此地与人交手?”

  “说来话长,一群鼠辈,不提也罢。王爷为何也在此?”

  “将军有所不知,本王来此,实是排遣心头郁结。”,他说着,缓缓往隔间移步,“本王虽偏爱栽花种草,却也深谙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近日,确实有烦事兹扰啊。”

  “哦?不知王爷为何事烦忧?”

  “你近日被勒令不许上朝,对朝中形势兴许未能深解,前些日子边疆急报,这西楼兰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南方也不平静,最重要的,上次北狄进犯我大夏朝北部,皇叔虽说久经沙场,毕竟已近天命之年,打起仗来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莫不是北方战事出了问题?”

  “北方战事确实吃紧,断章,说来,你南家几代忠良,皇上此番对你,确实欠妥。”

  “圣上自有他的顾忌,断章身为人臣,不敢有怨言。”

  萧宸景叹了一口气:“罢了,你我虽同朝为官,却难得一聚,今日既巧遇,不如好好大醉一场,本王一直敬你是个英雄,今日这杯酒,本王敬你。”

  “多谢王爷。”

  日升殿内,沉香缭缭。

  微微躬身的老者身着宽袖素服,相貌高古清奇,气度深严,虽已年近花甲,但双目炯然有神,精光沉敛,令人一见之下,顿生肃敬。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皇上的恩师,当今大夏朝的容相,当今皇后的生父,容征贤。

  他是大夏朝辅国重臣,此人数十年来三代为相,为人清正贤明,刚直不阿,在朝野内外可谓德隆望重。

  先帝在时,他便因数度痛陈女色误国之害而开罪当时宠冠六宫的柳贵妃,先帝三十六年,更因力谏反对立当时图谋篡位的四王爷为西南王,与四王爷的生母陈妃势成水火。

  后来因遭奸人所害,又因先帝听信谗言,他一怒之下翌日便一纸奏折告老还乡,回到梓州之后便自此闭门不见,一时间,朝中曾一度佞臣当道,宵小得志。

  及至今上登基,大礼二日萧玄景便自帝京启程不顾风雨亲自前往梓州,容门立雪三日,这才使他重回朝堂。

  然而,因他年事已高,今上特准他不必日日前来上朝,他便常常闲赋府中,种花除草,颐养天年。

  数日之前,萧玄景突秘密修书于他,嘱他这几日密切关注南断章行踪。

  对于南断章之事,他也有所耳闻,大夏朝人人皆知南家与端亲王萧秉之间的瓜葛,然而,却甚少有人知道当初乃他一人力荐先皇起用南断章,而这寥寥无几的人之中,其中一人,便是萧玄景。

  今日方接到消息,他便马不停蹄赶往八仙居,及至后来萧宸景出现,他才匆匆回府,换了朝服便立即进了宫。

  萧玄景生性喜静,身边极少留宫奴随侍。常年跟在身后的,也只有一个蔡康。此时独自负手立于长案之旁,听完身后人的禀告,突然朗声一笑,“看来,是时候去会会朕的大将军了。”

  容征贤却在此时面露难色,心下再三斟酌,终缓缓抬首道:“老臣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萧玄景连忙亲手搀了欲要俯身叩首的容征贤,笑道:“几日不见,师傅倒跟朕这做徒儿的生分了。”

  他语里嗔怪,容征贤被他握住的手微微颤抖,仍坚持叩拜下去:“皇上对老臣之心,老臣未有一日敢忘。”话罢肃容道:“然,我朝自太祖皇帝立国,高祖皇帝承袭大统,国祚延绵百余年,王侯将相,四海臣服。

  但自太宗皇帝之时,先后宠幸佟贵妃、郑贵人,以至朝政荒芜,后高宗皇帝更为那殷后枉兴兵戈,以至乱起中原。

  及至先帝登基,先是迷恋商贾之女,以至祸起宫墙,复又不顾同袍之谊与端亲王为一介女流而大起干戈,使得皇室丑闻跌出,一度成为百姓笑柄。

  皇上乃千古明君,登基三年来一直兢兢业业,勤政爱民,四海之内颇得民心,选秀封妃本为延绵子嗣千秋万代计,然自古红颜祸水,女流之害,皇上岂不亦有切肤之痛?近日却屡屡传出南妃专横跋扈,不司尊卑,目无法纪,长此以往,今后难保她不会恃宠而骄,干涉朝政,成为第二个佟贵妃,第二个殷后!

  更何况,斩草当除根,当年先皇留下端亲王一脉香火已是顾念旧情法外施仁,如今再要专宠南妃,只怕将来后患无穷,老臣,深为皇上忧之!”

  蔡康在旁俯首伺候,此时唇角噙一抹几不可见的冷笑。

继续阅读:第五十八章 逆耳忠言(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