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妾心错付(4)
周小栀2017-03-08 11:331,611

  “娘娘,”她上得前来,喘着粗气,倾歌凝眸。

  那丫头缓过气来,抬眼看向她,低声道:“听说怡春轩里的韩嫔娘娘病倒了。”

  “韩嫔?”倾歌倏地看向她,眸里又惊又疑,夏蝉迎着她的眸子,郑重地点了点头。

  “可说了是为着何事?”

  夏蝉看着她,迟疑了一番方低声道:“今日午时,那个韩尚书在午门被砍头了。”

  “什么?”倾歌惊得乍然后退,她猛地抬眸,“那,怡春轩里……可宣了太医?”

  “她的父亲犯的是死罪,她没被问罪已是大赦,如今怎敢宣太医?”

  倾歌倒吸一口凉气,心知她是因为她父亲忧心所致,这皇宫里面的人情冷暖,这些日子以来她自己亲身经历的还少吗?

  常年长在深宫,遇上这等事,良善些的最多不在后头戳你脊梁骨罢了,大多数的,总还是早已麻木之人,那些人看着你遭难,只怕早已明里暗里偷着乐了。

  “丫头,去怡春轩。”

  “娘娘。”急急开口的是刚刚迎上来的紫娥,她还欲开口,倾歌已率先打断了她。

  “我知你是为我好,可人活一世,即便再遭难,总不至于忘恩负义,你可曾记得自打太后开罪我开始,咱们灵凤宫就如同瘟疫一般,宫中人人唯恐避之不及,便只有她会来。”

  怡春轩。

  韩素素有容色憔悴地躺在床上,满脸只是物是人非的沧桑。

  她初看到倾歌,先是愣了半晌,接着便是话没脱口泪便先落下了。

  “你如今身子不爽,正是需要丫头照看的时候,方才我为你把脉的时候,就觉得你脉息紊乱,虽说只是心病,可你也不能大意,否则将来落下病根,那便划不来了。”

  韩素素闻言,眸子陡然一顿,有些不经意地抽出自己的手,细细咳嗽起来。

  “人生百年,十有八九总是不如意,都会过去的。”倾歌执起勺子将汤药送至她嘴里,细语宽慰道。

  “姐姐……”叫出这一声,那泪人儿早已泣不成声。“你不该来。”

  倾歌笑笑,随意捉住了她的手:“前些日日人人谈起我南妃都避如蛇蝎的时候,你不也去我灵凤宫中了吗?你倒是说说,如今我如何不该来?”

  韩素素闻言微怔,悄无声息转了眸光,在两两不相望的某个瞬间里,莫名冷了言语:“姐姐这话错了,皇上既宠你,那可比任何流言都管用。”

  她眸里暗含的晦涩,语里暗带的怨责,点滴自耳里滑入心间,倾歌面上的笑容乍然怔凝,她盯着面前的女子悲戚自哀的眉眼,几番开口闭口,竟晃似不认识面前的人一般,再说不出一个字。

  日升殿内,萧玄景端起杯盏,却又放下,如此几番,一副心不在焉的神情,尽数落尽了一侧蔡康的眼。

  “蔡康,你说她到底在生什么气,宫里的女人,挑谁谁不是千娇百媚,柔情似水,这些,她有哪一点?为何朕这般待她,她还不知足?”

  萧玄景转身望向窗外,平静相询。

  蔡康躬身立在他身后,知道他语里所说“她”指谁,略微沉眸,进而撑起肩背道,“皇上这话,该和南妃娘娘说才是。”

  萧玄景突地抬眸瞥他一眼,眸里闪过一丝憎恨,一丝晦涩:“朕说过了,给她时间考虑的。”

  蔡康对此自然了然于胸,皇上这模样,就是个为情所困的少年男子。心里虽为甘泉宫那位女子感到不值,却最终,看不得自己跟了这么多年的主子伤神。

  “皇上想见南妃娘娘,那还不简单,眼前就有一个机会。”

  “谁说朕想见她了。”

  明明就想见得不得了,还死鸭子嘴硬!蔡康在心底暗笑,随即悠悠道:“是奴才说错话了。”

  话毕他果真便不再开口了,萧玄景眼见此番,不着痕迹地将手中茶杯放下,幽幽开口道:“朕记得再过些时日便是你宫外养父的寿辰了?”

  蔡康暗暗咬牙,心底暗叹一声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便连忙道:“皇上之前不是说要亲自为南大将军接风洗尘的吗?自打南妃娘娘进了宫,兄妹二人便再没逢过面了,想来,大将军心头铁定挂念着娘娘呢。”

  萧玄景眸色一怔,旋即勾弯了唇角,低笑出声:“此话甚是在理,南大将军为我朝尽忠,朕也该怜惜他兄妹二人聚少离多才是。”话到此处,委委一顿,继而道:“既如此,过些日子你也出宫去探探你那老养父吧。”

  “谢皇上。”

继续阅读:第七十五章 妾心错付(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