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妾心错付(3)
周小栀2017-03-07 15:511,680

  倾歌眸色骤变,乍然想起他方才的话,心底瞬时一惊,气恨他的同时,知道自己打马虎眼必定不能蒙混过关,由而,只能半真半假骗他。

  “皇上,宫里闹鬼。”她忐忑迎上他瞥来的眸光,颤声道:“那夜我睡得迷迷糊糊之际,突然听到院中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我吓了一跳,连夜追了出去,隐约见是个黑影,可惜,半路上跟丢了。”

  “是吗?”萧玄景沉沉盯着她:“那你浑身湿透又是怎么回事?”

  倾歌暗暗扯紧衣袖:“当时追到荷花池旁边不小心踩到了石子,跌进去才弄湿的……我差点……差点以为自己就要这样命丧荷花池了……”

  萧玄景凝眸,倾歌暗暗观察他的神色,觉着他约摸是相信自己了,暗里便长长咽了口口水。

  却又听那人道:“还好你会游泳,否则,翌日皇宫里的传闻只怕便是荷花池里漂浮着一具无名女尸了。”

  这话听起来戏谑,倾歌心知他确是相信自己了,却又甚是不乐意他总这般训她,无奈心里气苦,终究却只无话。

  “南倾歌,你可知道朕宫里的侍卫怎么来的?”

  倾歌抬眸。

  只听他道:“那些都是朕的御前侍卫长每年去御林军里面精挑细选来的,你口中的那‘鬼’,既能悄无声息连夜入宫,武功定然更在他们之上,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连朕一个普普通通的侍卫都不一定能打得过,所以,即便追到了又如何,你就不怕白白搭上一条性命?”

  “皇上,你少瞧不起人。”

  “朕可有半句说错?”

  “打不过,还不能使别的法子?”

  “用毒吗?或许管用,不过,如果那人的戒心和玄舞那丫头一样的话。”

  他字字句句,偏生要与她作对一般,倾歌心底本装了满腹心酸,却丝毫发作不得。

  她抬眸打量了一番窗外灯火,已近子时,这人却似乎并没有要走的意思,撵他不是,真要她委顿着这般心境与他共枕,她却又做不来。

  心下迟疑间,却只听他说道:“南倾歌,看在你今日不惜冒着生命危险的份上,朕答允你一个愿望,你可有,想要的物事?”

  倾歌神思一滞,陡地抬眸看向他:“皇上,此话当真?”

  萧玄景沉沉盯了她半晌,不知为何,面上竟隐隐浮出了一丝戾气,却又悄无声息压了下去:“君无戏言。”

  唇角缓缓勾出一弯浅弧,他突然拈指挑起了她的下巴,开口的声音,硌了砂一般,罂粟一般,低沉至极,魅惑至极:“好好想,什么时候想清楚了,便去日升殿内找朕。”他凝进了她的眸子,直到她的眼里装了两个他,“期间,朕不会再来探你。”

  眸色相吻,呼吸相缠,他们之间的距离,自他进宫起,便好像都挺近,却又似乎,自始至终,总是隔着千山万水。

  倾歌沉溺在他黑压压深潭般的眸子里收不回心神,他却能清醒抽身,按部就班,开门关门,走得毫无疑顿,只除了那门页开合的吱嘎声之外,仿似,他今夜根本不曾来!

  七日过去了,那人果真如他所说,再没来过她的寝宫。

  短短数日,却好像,已经过了一千年,隔了阴阳界。

  倾歌心里气苦,闲来无事,不知不觉,便又去了荷花池。

  她没想到,竟是小蚁子无意识的一句话,给了哥哥一个翻身的机会。

  毫无预兆地,竟生生应了当日荷花池边那个神秘人的话,此番,哥哥果真有惊无险。

  哥哥无事,她自然高兴,可是,心底却更因此无端害怕起来。

  当初,她打定主意出宫,最大的原因不过想听萧宸景一句“实话”,直至从秋萤口里得知他手里有遗旨之后,她终于断了肠,死了心。

  当时便想,既如此,那便不出宫了,以后好生待在那人身边,即便他心里已有了最爱的女子,至少,待她总也算得上极好的。

  可是,却连这唯一的一点温暖,竟都是假的。

  从前偷跑去茶馆,总听说书先生说,红尘孽债皆自惹,何必留痕。

  她也一直以为,这世间所谓情缘,她都是看得开不会被牵绊的,一个人寂寞惯了,就觉得什么都看开了,淡漠了,却偏偏又教她遇上萧玄景,一颗心一旦有了期盼,便整日整日地蠢蠢欲动,耐不得片刻冷落。

  却原来,在他心里,她也不过这深宫中可怜的女人之一。

  她也终于明白,女人骨子里其实都一样,平日里也便罢了,一旦真的计较起来,那颗心,当真是比针尖还细还小。

  正黯然思量间,夏蝉那丫头已气喘吁吁寻了过来。

继续阅读:第七十四章 妾心错付(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