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皇上的去向(1)
周小栀2017-03-03 11:581,620

  萧玄景先是温温一笑,继而道:“回禀母后,朕只是这几日听说南妃在自己宫中私藏了宝贝,朕想,朕乃天下之主,还有什么是朕不曾见过的?一时好奇,便忍不住想过来瞧瞧。”他眸光似有若无朝太后面上一瞥,继道:“却不知,母后又是为何而来?”

  随着这一声,他的眸子稍稍往后,在那群宫人面上逡巡了一番,最后在宁疏影面上停顿了片刻,徐徐开口道:“怎么今儿个全都来了,倒是稀事,合着南妃这灵凤宫里还真有甚珍宝不成?”他本语带调笑,话到这里,却又微不可察地沉了声:“行了,都散去罢,纵是有宝物,总是他人所有,你们又何苦觊觎?”

  太后心间本一把怒火烧得正旺,听他如此这般了一番,心知他有意为南妃开脱,又唯恐自己一味坚持最终与他之间母子情分有失,只得缓缓松开了一直咬紧的银牙,缓声道:“既然皇上都如此说了,想必南妃手中那宝贝确实是世间少有,南妃既不愿公诸于人,你我又何苦强人所难呢?散了吧,都散了!”

  “母后,儿子送您回宫。”

  萧玄景说着,健步上前小心翼翼拂过太后,一步步朝着石阶走去。

  容后缓缓看向了院中立着的倾歌,待到倾歌察觉到她的目光时,她便朝她温眸一笑,旋即转身跟了出去。

  韩素素面色复杂地看了倾歌一眼,倾歌未及反应,只感觉到一道不甚友好的目光也在此时朝自己瞥了过来,抬眸,便对上了温嫔嫉恨的眸子。

  无人察觉的一霎,有一个人的目光,却悄无声息地朝院落里毫不起眼的那株仙绛草瞥去一眼。

  “娘哎!”

  哀叹的一声,仿似还夹了劫后余生的庆幸,倾歌堪堪回眸,入眼便是小蚁子软到在地上的模样。

  “你这小蚁子,无端端的,怎地突然叫起娘来了?”

  问话的是秋萤,小蚁子却根本没顾上周围众人的取笑,只是一副未曾缓过魂儿似的直直盯着倾歌道:“主子,奴才听说今儿个皇上早早便去了容相府上。”

  众人一听,越发不解,夏蝉颇为疑惑的打量着他:“主子还没审你呢,怎么方才竟跑得那般丢了魂儿似的?”

  “好姐姐,你可不知,方才奴才本听了娘娘吩咐去御药房送东西,回来的途中撞见宁贵妃的贴身宫女,这才知道太后发了怒,要来寻咱们娘娘坏处!”

  “你说什么?”

  倾歌陡地垂眸看向了他,呼吸都有些不稳,夏蝉连忙上前扶住她的身子,那边厢,一直沉默着的紫娥却在此时缓缓看向了倾歌,声音仿似来自天外。

  “奴婢看皇上和蔡总管初进门那神色,倒真真像特地赶过来似的。”

  倾歌堪堪对上她的眸子,一番怔愣过后,后背秫然冒起了一阵阵冷汗。

  正值晚膳时分,紫竹轩当值的宫婢眼瞧着自家主子面色清白,便一个个都较之常日越发小心翼翼地伺候着,然而,宫婢方为她步好了菜盏,未及摈身耳边只传来一阵碗碟碰撞的刺耳声,好几个菜碟便相继跌落,一时间,只闻得满屋满院交杂的饭菜香。

  “全都给我滚出去!”

  伺候的宫婢本不约而同噤了声,此时却如逢大赦般争先恐后跑来出去。

  及至最后一个宫婢脚步凌乱地走出,大门旋即自内而外合上,兰儿垂眸看着身前颤着手撑在桌前面目狰狞的自家主子,面上渐渐浮出了后怕,又不由自主掺杂了丝丝心疼。

  “娘娘,还是吃些晚膳吧……身子要紧……”

  她知道自己此时开口或者会招来她的责骂,不觉语里游移,谁曾想,温嫔竟转过了神,倏地便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兰儿,皇上最后说的那句话,你都听到了吗?皇上他……分明有心袒护南妃!”

  “娘娘,奴婢明明记得皇上说的是灵凤宫里有稀世珍宝什么的……”

  兰儿答得小心翼翼,却教温嫔陡地撇开了手,只见她原本哀怨的面色越发憎恨。

  “什么稀世珍宝?他那话里,分明意有所指!……他明明是在告诫我们,即使他待南妃再好,咱们也不该吃醋嫉妒……好,好个南妃!好个皇上……”最后那几个字咬牙切齿,却又不由自主夹带着浓浓的悲戚怅怨,泪珠滚落间,只看得人险些断了肠。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低低的叩门声,有些畏惧,又有些急切。

  “娘娘……”

  兰儿不禁用征询的目光看了眸色通红的温嫔一眼,心底确实有些惊疑。

继续阅读:第六十六章 皇上的去向(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