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擅闯金銮殿(2)
周小栀2017-03-05 13:031,280

  耳边隐约传来朝臣退朝的跪拜,又或不是,转身,大殿早已空空如也,倾歌心底狠狠一抽,方回过神来。

  “怎么,旧情人见面,忍不住了,你方才,是不是恨不能一头扑进他怀里去?”

  倾歌被迫迎上那双眼睛,有种被洞悉心事的惶恐。萧玄景似感觉到指下她细微的颤抖,随着唇角优雅的弧度,眉梢便轻轻一挑,“怕我?”

  突起的声音低沉,怪异,莫名,似乎更添一丝别扭。

  倾歌垂眸看他,未及开口,却叫他一把捏住了下巴。

  “萧玄景?”

  “痛吗?”

  本来不痛,话一出,他却随即加重了力道,倾歌痛得皱紧了眉头,却只听他道:“你说,你有退敌之策?”

  语里冷冽,仿似,即便相询,也一样以一副高傲的姿态俯视。

  倾歌心底,却终究,受不得他这般与她说话。

  使了些力道,约摸,他或者也随之松了力道,她终于得以解脱,下巴很痛,她张嘴,说不出话,只能垂了眸,并不看他,缓了缓,终低声开了口。

  “臣妾有一事相求,还望皇上答允。”

  “你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擅闯金銮殿,只为了求朕答允你一事?”

  低询之声,夹杂了嘲讽,声声入耳。

  倾歌心底,无端浮出些难以言说的隐痛。

  “臣妾的兄长,祈求面圣。”

  “南倾歌,你为了你那个兄长,不惜撒下弥天大谎,把朕的朝堂当儿戏,你果真不怕朕杀了你?”

  突来的戾气,字句冷彻心扉,教人听了阵阵发寒。

  倾歌心里却恨他这般轻贱自己,临开骂之际,终究,咬牙受过了。

  闭上眼睛,似乎并没注意他在说什么,末了,却总也,害怕他的轻贱。

  片刻之后,她断然道:“皇上,退敌之策是否已有,臣妾不知,却有一事,渴盼皇上圣耳一听。”

  日升殿内,萧玄景将手背在身后,并不去管跪在身后的男子,只专心致志自手心拈起桑果为那只朱雀喂食,直至一把桑果喂完,他极为随意地拍拍手掌,方转过身来,却只缓缓向前踱了几步,站定,沉沉盯了仍旧挺直腰板跪在地上的男子半晌,这才沉声开了口:“大将军,朕可还信得过你?”

  云淡风轻的一声低询,却饱含了千军万马的雄浑肃杀之气,南断章不由自主地抬眸,发现立在身前之人面上如笼淡霜,一丝冷然于俊美中勾出硬朗的线条,天宇星光之下竟有摄人的气势笼于周身,令人瞬间感觉到千军对峙时无形的杀气。

  便是常年久经沙场,在他逼视之下,南断章心底也油然而生出一股强烈的压迫,恰在此时,萧玄景却缓缓笑了:“断章可还记得初上战场时,年方几许?”

  南断章抬眸,虽有不解,却仍如实答道:“那年,臣刚行过弱冠之礼。”

  “将军好记性。”语气低沉,难辨喜怒。话到此处,萧玄景挑了挑眉峰,继道:“日前北狄要我大夏朝以三座城池换朕的皇叔庄亲王一事,想必将军也有所耳闻了,依断章看来,这桩买卖,朕是做得,还是做不得?”

  “臣如今自己便是个戴罪之身,此等大事实不敢妄言。”

  “哦,那依将军所言,今日不惜令胞妹犯险也要求见朕,却是何意?”

  南断章闻言,眸里些末情绪浮沉,低声道:“朝堂之事,微臣罪臣之身确实不敢妄议,不过,此事若能想个两全之法,那么,三座城池能保,庄亲王,也或有一线生机。”

  “依言,断章可有什么好法子?”

继续阅读:第七十一章 妾心错付(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