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擅闯金銮殿(1)
周小栀2017-03-05 13:001,276

  重重的一眼,那奴才转身,走得再不迟疑。

  倾歌这一等,就是小半日,直到近午时分,她一颗高高悬起的心这才随着小蚁子的平安回来乍然放下,剩下的,却仍旧是无底无尽的等待。

  朝堂那边依然没有消息,翌日,却意外收到宫外的消息,南断章将要说与她的话写在了那个奴才的背上,再通过小蚁子一番打点,里通外合,这才平安将消息送了进来。

  却说:今日午前,要她设法为南断章求得一个面圣的机会。

  今昨二日,萧玄景一直在与朝臣商量退敌之策,朝臣五更上朝,夜间方得摈退,午前,那便意味着,她要去闯金銮殿。

  自古后宫不得参政,这样大逆不道之事,若她再犯一次,会不会就真的再无出头之日了?

  那人如今正遭外患,她若再要给他制造内忧,或者,他会一怒之下杀了她?

  ……

  种种后果,她粗略地计算,却已没有时候细细思量,前事既已做下,不论为谁,这金銮殿,她怕是必闯无疑了。

  萧玄景,大不了,我用一死,换你此番无忧。

  草草收拾一番,她辞了那些个奴才的追随,孤身一人,去了宣政殿。

  事实总与想象相违,她还来不及闯,就被门口的侍卫拦下了。

  央求无果,势必便要动手,那些个人知道她的身份,不敢真的伤了她,却终究,总也坚守了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就在倾歌要借用事先备在指尖的三七粉时,蔡康出来了。

  一如既往的,依旧那般抱着拂尘垂首侧立,眸里,却泛着些细不可闻的冷冽寒光。

  倾歌无心细探,抢在他之前开了口:“倾歌有急事请奏皇上,劳烦蔡总管通传一声则个。”

  蔡康眸色不变,声音却透着悠悠凉气:“皇上与诸位大臣正在商量国家大事,娘娘还是请回吧。”话到此处,随手一指方才与她动手的侍卫,低声道:“你,你,你们二人送南妃娘娘回宫,记住了,娘娘若有丝毫闪失,你们的人头可就不保了。”

  他说是送,可明眼人都听得出来那是“押送”,倾歌未及说话,身子便教那二人一左一右将手臂扭住了,那些人都是那人的近身侍卫,武功皆属上乘,由而,倾歌使劲挣扎总也徒劳无功。临近那蔡康转身之际,她狠下心,低声沉喝:“若我有退敌之策呢!”

  深严肃穆的大殿,朝臣位列,倾歌一人缓步踏进门槛,紫色的罗裙随她的步履轻缓曳地,渐渐没入幽深的内里。层层微光透过大敞的朱门融入这方宽阔的空间。

  朝臣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人人噤声,温度与光芒收敛于无边的寂静,正午时分一层漂浮的光影,落于她无波的眼角,透露出一抹微澜的清冽。

  无声亦无息,她踏着衬以盘龙织锦的长毯前行,一步步踏过长长的台阶,在众朝臣的屏息中,在文武百官的注视中,在那人微眯的眸光中,于他身边,龙座之侧,悄然停伫,嘴角牵起的那抹浅弧为那张面庞增添了一股迷离与幽凉的美。

  转身,未及开口,不由自主地,却倏地与面前位列朝臣前列的一人眼眸对上,那里面,有怔疑,有猜度,有不解,却最终,都幻化成了无波无澜的神色,勾起了她心底一抹遥远的记忆。

  “皇上有旨,今日早朝到此为止,退朝~”

  耳边一道尖锐的声响,倾歌陡地回眸,却刹那撞进了身旁之人的眸子里,透着微怒,透着低沉,透着警示,突如其来,击得人心头沉沉一痛。

继续阅读:第七十章 擅闯金銮殿(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