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妾心错付(2)
周小栀2017-03-06 09:501,702

  “甘泉宫,那里,他日日都去!”

  难怪,难怪初封妃那几日她每夜一沾床便沉沉睡去,日上三竿才醒,原来,竟是他在她饭菜里下了药,只为了偷偷去甘泉宫陪那个女子?

  萧玄景,你为了她,竟能做到如斯地步!

  入夜,万籁寂静,偶有虫鸣鸟叫的声音,宫墙深处,一道黑色身影出了日升殿,运起轻功,徐徐往皇宫西南方向飞去。

  一阵风起风灭,那道身影已稳稳落在灵凤宫的院子里。

  庭院深处,一盏宫灯氤氲,隔着朱门轩窗,似是这漫漫长夜恢复了应有的宁静与安然。

  凤鸟鸾纹的宫砖之上洒落点点幽亮,摇曳着男子沉寂的光影。

  “我说了不吃,出去!”

  随着这沉沉的一声低呵,屋内突然传来一阵杯盘碰撞的突兀声,几个奴才相继被赶了出来,方转身之际,却乍然看见院内的萧玄景,秋萤几人互看一眼,面上的泪珠儿裹挟着悲戚,来不及遮掩,便惊慌失措接而连三跪倒在地。

  “皇皇……皇上!”

  萧玄景正要摆手叫她们起身,屋内一人的身影影影绰绰,随着一声吱嘎声,房门自内而外打开,徐徐走出之人,正是倾歌。

  萧玄景隐隐有些期许的目光,顷刻间便随着她面上的冰霜而凝固在脸上。

  两人遥遥相望,一个立在院内,一个孑立门口,却只,默默无言。

  “下去吧。”

  女子低低的一声,隐见沙哑,她面上的憔悴苍白,却引得萧玄景心头阒然一疼。

  秋萤几人见状,连忙起身,躬身退了出去。

  夜里寒凉,倾歌素手捧热茶,默默无声地递到那人手里。

  萧玄景接过,示意她坐下,轻轻将茶杯凑到鼻间一闻,微一皱眉,便将茶杯往桌上一放。

  倾歌看在眼里,斜瞥了他一眼,并不说话。

  那人却在此时幽幽开了口:“羌城从前是北狄的故土,后来先帝时期一场大战,作为诚意,由当时的老狄王亲自送给大夏,那里地处要塞,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及至此番再次被北狄占去,当年,南老将军风雨无阻驻守羌城,才换来边疆一带几十年的和平,这些时日朕一直在想,如若此番没有良策,百年之后,朕该如何对朕的父皇,大夏朝的列祖列宗交待。”

  倾歌不知道他为何深夜来此,更不明白他缘何会与她提及此事,然而,本无波澜的心间,却因着他语里那句“百年之后”而隐隐刺痛。

  谁曾想,毫无预兆地,他竟又将退敌之策字字句句说与她听。

  倾歌这才知道哥哥此番果真按她信里所说,专门去羌城查证过了。

  “不战而屈人之兵,战之上也。恭喜皇上。”

  低低的一声,辨不出喜悲。

  萧玄景皱眉:“这便是你今日想要同朕说的话?”

  倾歌凉凉侧身,躲过他投来的眸子:“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皇上这般睿智,是我大夏朝的福分。”

  “如此说来,朕也该为大夏朝的子民感激爱妃了?”

  倾歌垂眸:“臣妾不敢居功。”

  字字句句像打在棉花上一般,萧玄景面上渐渐隐现出来一丝不耐烦,“南倾歌,在你心里,朕到底是什么位置?”

  心口因这句话隐隐作痛,倾歌暗暗掐紧手心,突然想起这些时日以来的一直被她忽略掉的一事,被抓的那夜,她本以为会被当做擅闯皇宫的歹人而被乱刀砍死,没曾想,后来蔡康竟连夜赶来,证明了她是南妃,这才险险救了她一命。

  事后她本真心诚意谢他,却引来他不痛不痒的一句:“奴才只是奉皇上之命,娘娘不必介怀。”

  之后便是从他的口中,她知道那夜萧玄景本陪着宁疏影,心里莫名失落传来。

  真话最不好听,真相,最不好看。

  从前自己常恨女子心眼浅,现在想想,顿觉如今的自己是多么可笑,那些宫人说得没错,温宁心,想必也没有骗她,在他心里,始终,总还是那个女子,她呢,又在奢求什么?

  “皇上屡次救倾歌于水火,于倾歌而言,自然是救命恩人。”

  萧玄景猛地一把擒住了她的下巴,冷了声气:“你定要这般同朕说话吗?”

  倾歌咬紧唇角,心底却想,聪明的女子或者晓得在适当的一刻装笨,可惜,她终究不够聪明,至少在明知他心里无她之后还要假装无知,她做不到。

  “南倾歌,你有事情瞒着朕。”

  倾歌不着痕迹将他的手甩开,低声道:“臣妾不敢。”

  “是吗?”萧玄景沉沉盯着她,“那你敢将那夜落水实情说与朕听吗?朕要你用你心里最重要的那人的生命起誓,若是有半字假话,他生生世世,不得好死。”

继续阅读:第七十三章 妾心错付(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