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为他分忧(5)
周小栀2017-03-13 10:451,655

  暖热的气息随着他的开口一遍遍打在她的颊上熨烫着她的肌肤,那低沉的声音喑哑又魅惑,激得倾歌浑身不由自主都在起鸡皮,心神都荡漾起了暖暖的涟漪。

  “说……说什么?”

  萧玄景鼻间充斥着她口里的香气,他咽了咽口水,生生忍住了那阵想要低下头一亲芳泽的冲动,只伸出指尖缓缓点上她的鼻端,又在她的脸颊下巴细细徘徊,开口的声音越发魅惑低沉,存心要将她完全蛊惑:“难道不是听说钟太医二人自贤王府回来了,你方跑去探听关于消息的吗?”

  倾歌心头一个激灵,整个人终于从方才的迷梦中清醒过来,她脸色一变,眸色凉凉迎上了头顶与她几乎没有空隙的男子,几番开口闭口,竟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去答他。

  半晌,才勉强平息了气息,幽幽开口道:“萧玄景,设身处地,你那日去我寝宫说的话,你觉得,我该不该信你?”

  萧玄景眸色因她的话一怔,手下的力道却不自觉加重了,倾歌痛得轻哼了一声,等不来他的回答,不觉又凉凉一笑:“我信,可笑吧?我自小长在那人身边,得他疼宠呵护,却毫不犹豫便信了你,你却不信我,真可笑!”

  萧玄景心头无端一凌,不自觉便想起了那日她嘶声力竭吼出来的那些话,她说,她之所以变了主意,不过她南倾歌心里,有一个他罢了。可是,他还没来得高兴,她又有说,有,又没有了,所以,他便以为她的心底,必定还是装了萧宸景的。

  他想到此处,心口竟因她方才的话有些隐隐作痛,抬眸便要开口,却教她先一步抢去了话头。

  “萧玄景,将心比心,你宫里那么多女人,心里更装了个谁也替代不了的女子,我又何曾怨过你半句?”

  “南倾歌,你这妒妇!”他沉沉怒骂,眸色却较先前缓和了不少,话毕又朝着外面低喝了一声:“蔡康,吩咐御膳房多加一副碗筷。”

  倾歌抬眸瞥她,面上尽是不解。

  萧玄景眉梢一挑,语出冷冷一哼:“某人留某人吃晚膳,免得某人哪天不小心在醋缸里淹死。”

  倾歌狠狠擂他一拳:“某人才不稀罕,留某人自个儿理亏去吧。”她说着便要起身,却教他紧紧勒住了腰身。

  “去哪儿,蹬鼻子上脸了还是怎地?”

  他话里语气倒像是在斥责一个干了坏事的孩子,倾歌正想骂回去,挣扎间却不小心碰到了袖间的锦囊,她心口一窒,不觉又有些低了眉端。

  “在想什么?”

  “……想你啊。”方才挣扎的时候那个物事险些便掉出来了,倾歌暗暗将它往里塞了些许,不免有些心虚,由而便随口捡了个谎话来答他。

  没曾想到,这句随口拈来的话,却使得他顿下了手上的狼毫,揽着她腰身的手臂箍的越发紧了。

  “想我什么?”

  喑哑的声音,他说的是“我”,而没有用“朕”,这一点,是倾歌没料到的,心头却因此无端一喜,相处这么些时日以来,她也有些摸清楚了这人的脾气,只要顺着他的意思,他也会极好的待你。思及此处,她旋即抬眸看着他道:“我只是在想,一个我托付终身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看清楚了吗?”他挑眉细问,唇角浅浅细弧。

  倾歌眨眼:“看清楚了,是一个有勇有谋,心负天下,敢作敢当……”这话听起来狗腿,倾歌却并没有说谎,然而,话到此处却刹那一转,存心与他过不去:“老奸巨猾,狼心狗肺,恶贯满盈的妖孽!”

  “多谢夫人荣赞。”

  萧玄景却被她哄得很是愉悦,倾歌一把打开他拱手作揖的手,嫌恶地开骂:“真不害臊!”

  然而,他高兴归高兴,对她要回宫之事,还是不置可否。

  倾歌心底,却是有一套想法的,自己今日先是强闯了那个“禁宫”,之后再是大庭广众之下全然不顾身份扑进他的怀里,紧接着又被他抱着回了御书房,这一路上也是众目睽睽,宫里人多嘴杂,此番传到宁寿宫里怕也是迟早的事,到时候太后若是再风风火火找来,她只怕又要成为众矢之的!

  回宫就不一样了,到时候即便太后闻风寻来,便是将她说得再难听,于她总也是远在天边,所谓眼不见心不烦,被那老巫婆指着鼻子骂却只能忍气吞声不能还口这般窝囊事,她再不想经历第二遍了!

  然而,这个世道却总是这样,你越怕什么他就越来什么,就在倾歌已做好了与萧玄景翻脸准备离开之时,门口就传了一声响亮的通传,正是:“太后娘娘驾到!”

继续阅读:第八十六章 谁在闹脾气(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