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谁在闹脾气(3)
周小栀2017-03-14 13:562,029

  小蚁子几个对那卢太医毫不知情,秋萤今日虽与那人有过一面之缘,却大大咧咧惯了,并无倾歌这般印象深刻。

  由而,一众奴才都面面相觑看着自家娘娘一步步走过去亲自为那人开了门。

  “深更半夜,你为何事来?”开了门见果真是今日在偏殿里见过的那人,倾歌朝他身后看了一番,忙一把将仍旧呆呆立着之人扯入殿内,转身合上房门,进而不解地看着他。

  “疯病。”

  简单的两个字,却教倾歌陡地沉了眸光。

  “是他?”

  秋萤乍见了那人终于迟迟反应上来,惊疑的一声,却刹那引来了其他几人的目光。

  “姐姐,谁啊?”

  “小蚁子,去门外把着门去。”倾歌阻断了他的问话,复又将目光转向了身后的紫娥:“丫头,你带大家都下去歇息,没我的吩咐,不许进我房来。”

  她说着,率先提裙领着那个卢太医就要踏上石阶进入房间,一个声音却在此时突然传来:“娘娘,夜深了,奴婢给您沏壶茶罢。”

  倾歌闻言,转眸看向了身后自众人中走出的夏蝉,复又看了身后的年轻男子一眼,终究点点头:“去吧。”

  话毕,转身率先踏上了石阶,身后的男子紧随其后随她步入了房门。

  “微臣拜见娘娘,深夜叨扰,望请恕罪。”

  那人说着,便立即俯身一拜,倾歌忙摆摆手,又示意他坐下:“我这里无须那些虚的,你就直接说来,那疯病扰得宫里人人自危,我心里也是烦闷得很。”

  “娘娘,臣今日正是为此事而来,那疯病,或有可解之法。”

  “你说什么?”倾歌倏地抬眸,迎上他眸子的瞬间,眼见他微愣,旋即又有些不自然地撇开了眸子。

  倾歌却并无多想,只仍震惊于他方才的话语,由而便依旧直直凝向他,便听他又道:“微臣从前的家乡在资阳,有一年不知何故闹了瘟疫,也如同宫中一般闹得人心惶惶,当时微臣的父亲是当地的县令,人人都说瘟疫来自邻村一个寡妇身上,后来百姓实在闹得厉害,父亲无法,只能应百姓之声请来道士架起了火将那寡妇活活烧死了。”

  倾歌眸光一凛,陡地握紧了指间袖袍。

  “说来也怪,那场法事之后,村民们的竟一夜之间全都好了,就在众人决定凑出银两和布匹要感谢那个道士时,村里的李二靶子突然暴毙的噩耗竟在此时传来,仵作去查竟还是瘟疫,此事实在玄妙,若说那道士没甚道行,只是个江湖术士,可全村人一夜之间的瘟疫都消失不见了这个事又无法解释,大家去找那个道士,那个道士却仍旧不慌不忙的模样,声称定会给全村人一个满意的交代,然后就问了那李二靶子的家人一个问题。”

  倾歌听得心头寒凉,不知不觉已被他一路引了心神,“是什么?”

  卢太医双手交握,正欲继续开口时,门外却传来了一阵低低的响动。

  卢太医猛地抬头看向了她,倾歌浑身的汗毛也立时尽数竖了起来,“谁!”随着这一声,她已倏地起身,蹑手蹑脚往那盏门一步步移去。

  身后的卢太医心头一震,也连忙起身,疾步跟了上去,就在他即将赶超她的瞬间,一道女声却在此时低低的响起。

  “娘娘。”

  倾歌一口气活脱脱哽住又呼出,她瞬间放下了所有警惕,转身对身后之人道:“没事,是我的丫头。”

  她说着,起身便去打开了房门,果然见夏蝉端着金盏立在门外,里面摆放着茶壶和精致的小杯,那茶壶教茶炉温着,尚还冒着丝丝热气。

  倾歌见她身上只着了浅薄的夏衣,连忙伸手端过了那金盏,轻声道:“夜里凉薄,早些回房歇了吧。”

  “奴婢遵旨。”

  门页合上,倾歌将那金盏端放到小桌,眼见那人还静悄悄如钟鼓一般立在原处,不禁失笑道:“怎么,大晚上都敢来敲我灵凤宫的大门,这会子就吓傻了?”

  “教娘娘笑话了。”那卢太医对她的取笑却也不恼,只随着说话伸手去摸了摸鼻端,这番模样落在倾歌眼底,只越发觉得好笑了去。

  “你且快些过来,喝了这茶,本宫还等着你说故事呢。”

  她说着,一杯茶早已端在手,徐徐朝他递了过来,卢太医眸光一怔,连忙几步上前接过:“微臣不敢当!”

  “什么敢当不敢当,我以为你生性爽直,没曾想也落了这些俗套去。”

  她本有意笑他,谁曾想他竟一杯茶端在手便直直望向了她,倒像她说了什么天理不容的话一般。

  “你这太医,空有一身好本事,却像个呆子。”倾歌扬手在他眼前挥了好几个来回,终于令他回了神,“你再不说,天可就要亮了。”

  “咳咳!微臣鲁莽,该死该死!”他却竟像被她的话激到了一般,一口茶喝到嘴里硬是连番呛了出来,倾歌暗暗吐着呼吸心里默念着再不拿他玩笑同时,连忙掏出绣帕随手递到他面前,那人却又怪物一般直楞楞盯了她好半晌。

  “微臣不敢。”

  他的这番推脱,却是令倾歌当真有些恼了,她将素帕随手往他手里一塞,那卢太医只听耳边一丝轻嗔,身前幽香似水,一把清柔的声音已叮咚入耳:“你再不收起你那套该不该敢不敢,我便不留你了。”

  “是,多谢娘娘!”大概也是怕倾歌果真对他生了恼,他连声应着,急忙放下茶杯握着那素帕去擦嘴角,却在凑至鼻端时教那突来的香气迷了心神,半晌,趁面前的女子不注意的瞬间,将手中轻柔的物事微微一移,悄无声息捏起自己的袖摆代替了那方素帕。

继续阅读:第八十九章 谁在闹脾气(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