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为他分忧(1)
周小栀2017-03-13 10:221,637

  “是啊,奴婢听说去的是钟太医和闵太医,皇上还说治不好让他们提头来见。”

  倾歌陡地一怔,那二人确实是宫中医术最高明的太医,如今宫里这般光景,他却仍旧派了太医去,是不是就说明,在他底心里,即便怀疑他有谋逆之心,却终究还是顾念这一份骨肉亲情的?

  至于另外一种可能,那便是他此番筹谋未能将萧宸景一举诛灭,既捡了一条命回来,他顾忌着世人悠悠众口,方不得不转了心思出此下策,待此番过后再寻下个时机?

  这样的猜疑令她几近疯狂,倾歌狠狠扯进了衣袖,手心早有冷汗袭来。

  萧玄景这几日日日宿在御书房,起先专管绿头牌的太监还会日日定时定点将绿头牌送进去,这几日也都不再去了,听说温嫔专门炖了补汤送去还被他厉声赶了回来,另外一个去的是宁疏影,那人并不疾言厉色对她,然而,终究也只让她将东西留下便让她回了。

  倾歌知道他是在为朝堂一半之人递奏折请求加封并重新以皇后之礼厚葬柳贵妃而烦忧,最令她揪心的,却是柳贵妃的身份,她可不是别人,而是萧宸景的生母。

  那人本便对贤王生了疑心,更有甚者当年他除承袭大统之时执意不加封柳贵妃也或有这之间种种原因。

  当年他连朝臣诟病他不知感恩都不顾,而今只怕更要将这个平白的罪加诸到萧宸景头上来,最令倾歌担忧的,是他会急怒之下将宫里“闹鬼”之事也归于萧宸景的罪过,可是,他若理智些,总该想得到宫里“闹鬼”之前,萧宸景已离开了京都去往江南的途中,他根本无法分身布局才是。

  转眼却也替他发愁,虽说他是皇上不必听命于人,可朝臣的意见他也不能长期不理,或者这也是他为何一直督促太医院和内务府加紧查办“闹鬼”事件背后猫腻的起因,一旦证明此事与“鬼神”无关,想必那些个朝臣也不敢再妄言了。

  御书房内,萧玄景翦手静立在窗前,有意无意看着栏边笼里的朱雀出神,不知为何,近日这小畜生不再上蹿下跳,神色也蔫了不少,进食也不多,常常对他的逗弄理也不理,倒像是,与他闹了脾气一般!

  他这么想,脑里刹那便浮出了一个女子的面容来,幽暗的眸色不自觉便温润了些许,唇角也不禁勾弯了浅浅的细弧。

  突如其来的叩门声令他的思绪戛然而止,他徐徐看向紧闭的大门,方记起自己本是在等一个消息。

  “进。”

  低沉的一声,随着吱嘎的开门声,一个黑影应声而入。

  “皇上。”

  来人斜眉细眼太监模样,他俯身一拜,抬面时一把拉下了面上的人皮,底下的面容,赫然是成安的模样。

  “怎么样?”

  “奴才装扮成那个谢酉的模样,谁曾想他们竟不止一个暗语,奴才一个不查险些被她识破,她约摸是有了猜疑,顷刻便转了话头,只说她有事会自己找来,其余时候让候着便是。”

  两人的眸光在空中交汇,都知道此番若果真叫对方识破,这好不容易得来的线索必会断了。

  萧玄景沉沉叹了口气,“你先不要有所动作,容朕想想。”

  “是。”

  倾歌本不欲再管关于那人的所有事,却只见不得无辜生命枉死,衡量了一番,便决心去关押那些身染怪病的宫女的地儿去探探。

  没曾想未及踏进院子的门槛,就闻得一声癫狂的疯叫,她与身后的秋萤对视一眼,身子却在此时教一个突来的力量狠狠一撞,倾歌险险后退了好几步方险险站稳脚跟,那边厢,原本在她身旁的秋萤却仰面朝天摔了个四仰八叉。

  “你这小太监好大的胆子,连我们娘娘都敢撞!”

  秋萤挣扎着自地上爬起,几步上前对正蹲在地上手忙脚乱收拾着方被撞翻的玉盏的小太监就是一阵厉语相向。

  那小太监似乎方反应过来,一看是她,方拾在手里的玉盘哐当一声又一次掉落在地,他却早已顾不得,双手铺地连连磕头,带起一地尘土。

  “好端端地,你何苦吓他!”

  倾歌对着一侧的秋萤低责一声,旋即摆手道:“我无事,你快起来。”

  “……谢南妃娘娘,谢南妃娘娘!”

  那奴才千恩万谢地起身,抬面的瞬间,却教倾歌主仆二人乍然一惊。

  他的脸上竟密密麻麻布满了抓痕,一只手的手背上也肿起来很大一个脓包。

  倾歌暗暗合了手掌,扫了一眼地上的残羹,问道:“看你急匆匆的,要去何处?”

继续阅读:第八十二章 为他分忧(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