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为他分忧(4)
周小栀2017-03-13 10:211,820

  “你什么意思?”秋萤闻言下意识便竖起了浑身的汗毛,难道她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要发生了,皇上这是要处罚娘娘了?

  蔡康一看她那激动的神色就知道她定是想歪了,不禁又在心头一笑,抬眸道:“意思就是,今晚,你家娘娘要在皇上宫里用晚膳了。”

  蔡康说完再不理她,理了拂尘转身,看着面前黑压压跪了一地的众人道:“得了,人都走了就被别都跪着了,皇上那里还等着各位大人的喜讯呢!”

  跪在御书房的小榻上,倾歌有些欲哭无泪。

  她说要他抱她回宫,他就将她抱来了御书房。

  倾歌一圈圈磨着墨,龇牙咧嘴去瞥他批奏章的样子,无端端地竟觉得他这副讨人厌的模样也甚是好看,低眉垂目间,她又想起了那个词:男色。

  毫无预兆地却偏遭他瞧了个正着。

  “要看就大大方方看。”

  低沉的一声,那张绝色的脸竟陡地凑到跟前,倾歌尚沉浸在“男色”中无法自拔,那边厢,他低沉嗓音笑得那般勾人魂魄:“你流哈喇子了。”

  “啊……啊!”倾歌下意识伸手去擦嘴角,却在碰到下颌的瞬间反应上来,她陡地抬眸,却刹那撞进他意味深长的眼眸里,奶奶的,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道吉日,丢脸丢祖宗那儿去了!

  便是平日个再如何大而化之,此时的她也早已烧红了耳根,几乎将脑袋埋进了那浓墨里,倾歌却不禁在心底轻叹一声,谁说这世间食色性的只有男子呢,这么个美人儿就在面前,怕是个太监他也得春心荡漾,更何况,她还是个正常的……女人。

  “皇上,我说的是回宫,回宫!”

  她就是在转移话题。

  谁曾想他竟笑得越发耐人寻味,随着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笑,是他魅惑低沉的嗓音:“爱妃现在不正在宫里了吗?”

  他说着,还煞有介事地朝她挑挑眉。

  倾歌心底瞬间腾起了一股骂娘的冲动,合着他是故意曲解她的话来着!

  “皇上,我说的是回‘宫’,灵凤宫!”

  开口的话一字一句,倾歌将牙口咬得酸胀,本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原则决计此番先不与他计较。

  她以为她这般说,那人便再无法装作无动于衷了,或者会因为她的胡闹而将她撵出去,正好合了她的心意,谁曾想竟半晌也没等来他的反应,倾歌暗觉不妙,转头欲看究竟,这倒好,这一看她心里只越发郁闷了,他竟然一言不发正专心致志看他的奏章,唇角勾起的那抹浅弧却着实教人恼恨。

  倾歌气得够呛,无奈发作不得,只得又一次忍下了心底不平,有些狗腿地凑过去开口道:“皇上,既然墨也磨好了,你误解我的话我也不计较了,就当是你一路抱我的补偿,咱们就算是两清了,你看此番天气也不早了,我宫里的奴才还等着我回去吃晚膳呢,我知道你这几日都不去后宫,要不,我自个儿从后门溜出去?”

  她说毕,也不待他反应起身便要开溜,却在第一脚还没迈出便刹那被人圈住了腰肢,那个坚实的力道卷着她使劲往里一带,倾歌未及反应,人已经好死不死跌回他怀中了。

  倾歌怒气腾腾地抬眸,却瞬间叫他很沉沉压下来的沉潭一般的眸子压得又将那些几欲脱口而出的谩骂硬生生咽了回去。

  心底却不禁哀叹,他和萧宸景果然是一个爹生的,想当年,她也像怕他一般怕着萧宸景来着,毫无缘由的,却连他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也会生畏。

  “今日之事不交待清楚,休想回去。”低沉的一声,经那人的口,却变作了毋庸置疑的口吻。

  “你不都看清楚了吗?”倾歌细声的嘀咕,却字句入了他的耳。

  他却竟又不说话了,只沉沉凝着她,幽邃的眼眸无端教人心头一寒,倾歌斗不过他,只得愤恨地吐出一口气缴械投降,语出的声调却仍旧难掩忿忿不平:“不就是我不懂规矩知法犯法误闯了那偏殿吗?可是我也没做什么啊,乍一看见那屋里的情形我就被吓得魂也飞了,魄也散了,想要冲出去的时候,就正好被某人逮个正着了!”

  倾歌说完,眼见他仍旧老神在在的不为所动的模样,心下也怒了,转身一掌推开他就要起身,却又一次被他拉了回去,这一次两人都有些猝不及防,倾歌因为身子的重量压下来就直接覆在了他的身上,竟生生使得他直直往后倒去,女上男下的姿势,教她心头一动,面上也不自觉晕染了片片红晕。

  她还在这样突来的尴尬中缓不过神儿来,只感觉自己腰间一紧,竟是他抱着她在柔软的榻上滚了个来回,醒过神儿时,倾歌越发欲哭无泪了。

  得,现在变成女下男上了,她睫毛的轻颤都能拂过他的面颊,双双的呼吸在那么小的空间里纠缠得难解难分,倾歌此番终于不淡定了。

  “萧玄景?皇……皇上……”

  完了,她发现自己的开口的声音都打结了,这个妖孽!

  “朕再给你一次机会,你重新说,朕满意了,便放你走。”

继续阅读:第八十五章 为他分忧(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生医妃:萧萧寂夜笙歌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